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牛哥哥
我的牛哥哥

我的牛哥哥

落日的余晖让露天温泉泳池一片浮光跃金。茵茵扭动着水蛇样起伏着的腰肢,在不会水憨憨站在池中间的牛娃身边环绕,不时用飘动的长发和柔柔的臂膀去撩拨他,溅起的水花如手指般不断扣打着牛娃的心魂。

  牛娃被眼前的这一切激动着。他一把抱起了茵茵,眼里充满炽热与渴望,双唇紧紧地贴向她。茵茵感觉到有一样硬硬的东西在腰间轻轻颤动,令她呼吸有些急促,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在腹腔中翻涌。牛娃已有些难以自持,几乎想在这池中就来一场真正的鱼水之欢……

  回到房间,茵茵反而有了一羞涩。女人就是这样,可以在众目睽睽下穿着比基尼走来走去,却往往不好意思在一个男人面前穿内衣。走到酒柜子前,牛娃斟了两杯红酒,递过一杯给茵茵。

  茵茵轻摇着杯中酒,忽然有些伤感:「一杯佳酿情万千,终于望回旧时燕,但我们的缘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长不了啊。等到天亮,美梦就会醒来……」牛娃憨憨一笑:「别愁绪啦,以后你就是我的永远,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天亮了,那也是我们新的开始啊!」两杯酒下肚,平时一斤白酒都放不倒的茵茵,居然已有了丝丝醉意,这也许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牛娃关切地说:「宝贝,累了吧?我帮你按摩!」说着手就抚上了茵茵白嫩的双肩,一边揉捏着,一边慢慢褪去茵茵身上的睡衣,羊脂般的肌肤顿时袒露无遗。牛娃看到有红晕在她的耳根和脖子淡淡泛起,他的手又摸到了文胸的搭扣。

  茵茵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牛娃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不……不要啊!」茵茵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无力。

  牛娃把脸贴到茵茵的背上,有些粗重的鼻息使她感觉一阵燥热。「你忘了小时候牛哥还经常在山涧里帮你洗澡呢,什么没见过啊!」极富磁性的声音充满了情感与诱惑。

  茵茵满脸绯红:「讨厌,咱们现在都是大人了啊!」牛娃解掉了挡在茵茵胸前那一个现在已经有些多余的罩罩,丰满挺拔的双乳雪白柔润,鲜红的两颗乳头更是娇艳欲滴。此刻,茵茵身上只剩下仅有的遮羞物T裤了,但他并不急于走入最后一步,他要让这一杯忘情水慢慢加温,慢慢沸腾。

  牛娃的手继续着揉捏按摩,舌头却开始在茵茵的玉颈轻舔。茵茵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牛娃轻轻捧起双乳,舌尖在乳头上滑动。茵茵想推开他,手却无力举起,男人舌尖热热的感觉令刺激一波一波地从乳房传来。牛娃听到茵茵的心脏砰砰跳动,乳头变得坚硬,他的舌头开始顺着茵茵的胸腹下滑,在腹股沟和大腿内侧来回舔弄。茵茵连呼吸都感到了困难,全身热得滚烫。

  牛娃想脱掉她身上仅有的一点点多余之物,可茵茵用手拽着小裤头道:「不……不可以的啊……」

  牛娃没有理会,此刻他也已经被激动完全占据,用力地去扯开她的手。茵茵放弃了抵抗,浑身有些松软。牛娃轻柔地让茵茵赤裸裸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终于见到那一片绿草地,见到了海天一线的小肉穴。牛娃一边用手握弄她的乳房,一边又将舌头探向了那梦寐以求的芳草地。

  当牛娃舔到茵茵那从没被男人触碰过的阴核时,酥酥麻麻的感觉电流样传遍全身,她几乎快要窒息,双腿微微打颤。这种感觉从没有过,嘴里发出了有些语无伦次的呻吟:「啊……牛哥哥……好痒……啊……」这时牛娃才看清楚,那还没被男人开启过的桃花园,鲜嫩嫩的桃花红,晶莹地挂着从茵茵体内渗出的纯天然欲液,那股女孩才有的原味,牛娃为之陶醉--好多年没见过这真正的处子之地了啊!

  牛娃忽然有些不忍,不忍去破坏那份纯美,但他又更不愿意把这份纯美让别人去占有。茵茵心里像有很多猫在挠心一般,双手抱紧了牛娃,气喘虚虚地喊着:「牛哥哥呀……不要……不要再舔了,我……我受不了……啊……好难受啊……」

  牛娃不再犹豫,他已无法再控制自己,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那么的倾心融合。牛娃扯下裤子,将已硬得比钢枪还硬的肉棒,对准了茵茵那小小的湿漉漉井口……

  「啊!」茵茵突然一把撑住了牛娃,「痛……不……不要动啊!」看着有泪水从眼眶流出,牛娃感到心疼,更紧地抱住茵茵:「宝贝,第一次都会痛的,慢慢就好了啊!」而肉棒则继续着缓缓的抽查。

  茵茵已是满脸梨花带雨:「牛哥哥啊,我真的好痛,你等……等会好吗?」牛娃知道此刻不能半途而废,看着茵茵胸前的乳波在荡漾,他更是性起,反而稍稍加快了一点推进的频率。茵茵的叫声渐渐被急促的娇喘所代替,两个激情的肉体开始在同一个节奏上碰撞,舌头疯狂地搅拌在一起,手与手彼此拥抱抚摸……茵茵的身体里面充满了热力,牛娃感到自己就要攀上从未到达过的巅峰……当他将自己的肉棒慢慢从茵茵身体里抽出时,白白的粘液渗透着丝丝的红色,如琥珀一样晶莹。牛娃搂着茵茵,手指梳理着她的长发,茵茵象幼时那样依偎在牛哥哥的怀里,脸上泪水夹杂着汗水,有幸福在泛起。

  此时,淡淡的霞光影射进来,远处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犹如花开时节西山坡上的点点繁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