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小母老虎
我的小母老虎

我的小母老虎

中考越来越近了,那些平时不怎么努力的学生都开始加油了,倒是一些成绩向来很出色的学生却还和以前一样,没有因为考试压力而更加努力——好比我!

  「嘉欣,你怎么了?」

  看到同桌的女生今天一直低着头,不时还抬头看我,当我要去迎视她时,她就会慌忙地避开我的视线,我自然一肚子疑惑。

  「浩林……放学后你有时间吗?」

  嘉欣看着我,很是期待地看着我。

  「唉……好像没时间!」

  我不加思索惋惜地回答到,看到嘉欣落寞的表情,我语气一转,调侃道:「不过如果美人有事,小子自当竭尽全力!」「哼!」

  嘉欣对我嘟嘟嘴,把头扭了过去,不过她嘴角的笑意表现出她内心的欢喜。

  「小女人!」

  我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嘉欣转过头,怒目看着我,腮帮子鼓着,十足一个小母老虎。

  「没……没什么……我是说这才是我同桌的模样,刚才那个期期艾艾的人怎么看也不像你!」我可不想得罪嘉欣。

  别的同学见到我和嘉欣的言行举止也都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他们眼中我和嘉欣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只是不清楚他们要是知道眼中品学兼优的学生早已经同床共枕了会是怎样一个想法。

  我之所以不敢得罪嘉欣,是因为嘉欣作为校花,她身后的男人只要每个人吐我一口口水,都能把我淹死。更何况嘉欣还是很有背景的,全班也就只有我知道。

  我一直都很纳闷嘉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真实的身世告诉我,后来我有了一个总结,那就是这小妮子早对我怀春了。我也不想得罪嘉欣,嘉欣现在虽然还是处女,可是她身上每一块肌肤都被我亲吻过,就连她那白晰的处女膜,我都用舌头和手指碰触了几次。

  旅馆的某一房间里,两个十五六岁性别迥异的学生赤身裸体相互拥抱着,彼此亲吻着。

  我坐在床上,搂着嘉欣光溜溜的上身;嘉欣坐在我的大腿上,两手搂着我的背部,头上仰着。

  我用头顶着嘉欣的脖子,嘴唇从她的脖子上游走到她胸前的那团乳肉的顶尖处。

  我把舌头伸到空中,拨弄着嘉欣葡萄般大小的乳头,不时还整个含在嘴里——嘉欣的两个奶头我没有厚此薄彼,都尽情舔玩着。

  「哥哥……浩林哥哥……咱们是不是相处了快三年了吧?」嘉欣感受着胸部的骚痒,耸动起自己的屁股,用她那刚有阴毛的屄肉来撞击我的肚子。

  「是啊,都三年了!」

  我和嘉欣是在初一新生报名的时候认识的,现在都要初中毕业了,自然是三年了,「那个时候的嘉欣还是一个青涩的小女孩子,奶子刚刚发育一点点,屄毛一点都没有,现在的嘉欣已经是校花了,要奶子有奶子,要屁股有屁股。」我把手移到嘉欣的屁股瓣上,来回摩挲着,「好有手感的臀部啊!」「那是因为哥哥……要不是……要不是哥哥三年来给妹妹的奶子做按摩……妹妹的奶子是不可能如现在这样匀称和挺拔的……要不是哥哥不时用舌头在妹妹的……妹妹的屄里帮妹妹的屄做运动……妹妹的屄现在不会这般丰满……大……大阴唇不会这般肥厚的……哥哥好讨厌……有时候居然在课上把手伸进妹妹的内裤……还用手……用手拨弄妹妹屄心的相思豆……」嘉欣回忆着三年来的种种,她断续地说着。

  「还不是你太诱人了!」

  我啃咬着嘉欣的乳肉,「你不是很享受吗?要不你怎么会每次都和我同桌呢?」「好哥哥,今天就让妹妹成为你的女人吧!」

  嘉欣吻着我的耳根,在我耳边私语道。

  我一愣,抬起头,看着嘉欣,冷静地问道:「嘉欣,怎么了?你以前不是一直不让我捅破你的处女膜,怎么现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嘉欣看着我,在我眼中看到了急切,她的双眼湿润了。

  我双手扶着嘉欣的手臂,急迫地说道:「嘉欣,到底怎么了?」「浩林!」

  嘉欣一下扑到我怀里,把脸枕在我肩上,很是不甘地说道:「妈妈要我的高中去市里的女子中学读,嘉欣以后就不能做哥哥的同学了。」「你没有表达自己的意见吗?」

  我知道嘉欣的情况后,心里很是失落,开口问道。

  嘉欣摇摇头,无奈地说道:「没用的,妈妈的想法得到了外婆的认可,而且我大姨和小姨也赞成。」「你爸爸呢,你可以去求你爸爸啊?」

  我为嘉欣建议道。

  「没用的,爸爸还不都是听妈妈的。」

  嘉欣很沮丧地回应着我。

  「没事的!」

  我让嘉欣面对着,用手擦着她脸庞的泪水,「嘉欣还是在这座城市,虽然你不能成为我的同桌,但是你依然是我的好妹妹,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出来的。要知道你已经被我睡了三年了,我不但要你的初中三年任我睡,你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我也要睡你,哪怕你以后大学毕业了,我还要睡你,我要睡你一生一世,我要睡你生生世世。」「哥哥……」

  嘉欣激动地看着我。

  我吻住嘉欣,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嘉欣热情地回吻着我。

  「哥哥,要了我吧?」

  嘉欣侧身看着我,「嘉欣初中三年被哥哥睡过的次数虽然不计其数,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被哥哥看过、玩过,但是嘉欣到现在还是处女,还不是哥哥真正的女人。」我侧躺在嘉欣身前,用手理了理嘉欣额前的乱发,微笑地说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啊,你的高中不也是在这座城市?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妹妹就是迫不及待!」

  嘉欣不满我和她打马虎眼,「以后妹妹不在哥哥身边,哥哥身边一定会有其她女人,所以妹妹现在就要成为哥哥的女人,让哥哥永远只记得妹妹的好,那样即便别的女人也成为哥哥床上的女人,妹妹也不会有危机感的。」「怎么,你以为我是花花公子,到处留情啊!」我用手刮了刮嘉欣坚挺的俏鼻,打趣道:「原来有危机感了啊!」「你以为自己不是啊?」

  嘉欣白了我一眼,「人家初一刚进校门没几天,就被你拐上了床,人家青涩的身体就被你摸了透。到了高中,你面对着一个个身材发育的美丽女生,还不把她们一个个都给骗上床才怪!」嘉欣的话语中没有一点生气,她看着我,轻轻说道:「哥哥,妹妹知道你不是那种玩过就算的人,所以你玩女人妹妹不会怪你的,但是你绝对不能玩那些下三烂的女人。」「放心吧,只有你这样的女人哥哥才会看上眼的。」我点点头,应承下嘉欣这个不苛刻的要求。

  「哥哥,既然这样你就要了妹妹吧!」

  嘉欣再次向我发出请求。

  「好妹妹,这……你不是说过,你大姨是警察局的副局长,你妈妈是大律师,你小姨是医院的院长,我要是给你开苞了,她们准能看出来,到那个时候你小姨取证、你妈妈起诉、你大姨抓捕,我可就完了!」我很是为难起来,这也是我到目前还没有给嘉欣开苞的原因,试想嘉欣是不是处女她三个见多识广的亲人肯定能一眼洞悉,「那个时候我就是跑到国外也没有用,要知道你外婆可是……」「怎么,怕了?」

  嘉欣笑瞇瞇地看着我。

  「当然怕了,要是你现在十六岁了,我还可以一鼓作气,但是你现在才十五啊……要不再等……嘉欣,你去哪里啊……」看到嘉欣起身,我立刻拉住她的手。

  「为了不让难堪,我先随便找一个男人,让那个男人搞破我的处女膜,;要不,我用手指先把自己的处女膜捅破,只要过一段时间,妈妈她们已经处理好这件事后,你在和我做爱,你就没事了!」嘉欣笑瞇瞇地看着我,存心想气死我。

  「休想!」

  我一把将嘉欣拉倒在床铺上,起身一个跨步,坐在她身上,迎视着她戏谑的目光,恶狠狠地说道:「你居然如此说,看哥哥怎么惩罚你。」「啊……妹妹错了……哥哥……哥哥你别拔啊……」嘉欣下体的疼痛让她立刻开始哀求我。

  我松开抓着嘉欣阴毛的手,移到身前,看着手掌上留有的几根黑色阴毛,把手移到嘉欣嘴边。嘉欣很是乖巧地吐出舌头,把阴毛从我手掌上卷走,含在嘴里。

  我微笑用手指夹着嘉欣嘴唇上露出一截的阴毛,把它丢到一边。

  「妹妹,你还记得以前吗?」

  我看着嘉欣,看着她的长发,想到了以前。

  嘉欣对我露出两个小酒窝,「以前哥哥要惩罚妹妹,都是用手紧紧拉着妹妹的头发,甩妹妹的头;自从妹妹下面长毛后,每次妹妹不听话惹哥哥生气了,哥哥都是抓着妹妹的阴毛。」「疼吗?」

  「当然很疼了,不过哥哥的惩罚,妹妹愿意无条件接受。」嘉欣用很绝对的口吻对我说。

  「开苞会更疼的。」

  我提醒道。

  「哥哥,你刚才抓妹妹的阴毛都没有顾忌妹妹的疼痛,现在就不要再假惺惺的了,尽管上吧!」嘉欣笑看着我,随后深情款款地说道:「我妹妹终于要成为哥哥的女人了。」嘉欣不愧是和我睡了三年的女人已经从我的一句话推断我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谁说漂亮女人都是猪脑袋,我要鄙视一下这种人。

  我已经把丑话说在前头了,接下来就是行动了。

  我跪在嘉欣的腿间,看着她阴户上萋萋阴毛,拿起身旁的枕头,「来,嘉欣,把屁股抬起来!」嘉欣很是配合我,乖巧把屁股向上弓起,我把枕头放在了她屁股下面,落回去的嘉欣现在屁股被垫得高高的,胯间的桃源洞对我视觉的冲击一下达到了新的高度。

  「哥哥……你似乎很有经验啊?」

  嘉欣对我眨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并没有因为嘉欣的话而使得动作有些略显迟疑。我用手掌在嘉欣突兀出来的阴户上轻轻拍打了起来,「啪、啪……」,看着那稀疏的阴毛,阴毛随着嫩肉来回摇曳,不禁说了一句:「要是嘉欣是白虎就好了?」「白虎?」

  嘉欣不解地看着我。

  「就是女人成熟后阴户上依然光秃秃的,没有一根阴毛。」我向嘉欣解释道,「这样的女人很少有。哥哥玩过的女人不少,到现在还没有碰到一个白虎呢!」「那……妹妹以后把下面的阴毛剃掉,哥哥觉得怎样?」嘉欣看着我遗憾的表情,很是心疼的安慰我。

  「不用了,哥哥喜欢自然的嘉欣。再说,嘉欣没了阴毛,以后犯了错误,哥哥都没办法惩罚你了!」我感激地看了一眼嘉欣。

  「哥哥……」

  嘉欣略显激动的叫了我一声,用手环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拉到她身前,她仰起头,轻轻在我耳边说道:「妹妹知道一个女人是白虎,哥哥是不是努力一下,把她也骗上床。」我身体向后一退,看着嘉欣。

  「哥哥放心吧,这个女人虽然已经有丈夫了,但是在家绝对是贤妻良母,从未红杏出墙。」嘉欣对我描述起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身体和相貌绝对是这个的。」看着嘉欣对我竖起的大拇指,我喃喃自语道:「是极品良家?」「良家?」

  「良家妇女的意思!」

  我解释了一下。

  「绝对是不折不扣的良家,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虎,只是哥哥要收服这样一个良家似乎有点难度啊?」嘉欣故意挑逗道,并用眼神挑衅地看着我。

  本来我还在考虑是不是要去收服这个白虎的,现在好了,被嘉欣用话语这么一激,我自然豪气满怀地说道:「好妹妹,你就瞧好吧,我会让你嘴里的良家彻底被我征服的。对了,你说的那个良家到底是谁,你怎么认识的?」「再告诉哥哥一个小秘密,那个良家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嘉欣还神秘兮兮地补充了一句。

  「嘿嘿……那我就让她们母女和我来个大被同眠、同床共欢!」我手握着鸡巴,让龟头抵在嘉欣的肉缝上,相信先前我们彼此的爱无抚已经让嘉欣屄洞里有了足够的淫水来润滑了,「告诉哥哥,那个良家是谁,我要尽快收服她!」我咆哮起来,似乎现在躺在我身下的就是嘉欣所说的「良家」,再也忍不住了,屁股一顶,鸡巴用力刺了下去。低下头,我看到鸡巴撑开肉缝,插进了嘉欣的嫩屄之中,只见阵阵的处女鲜血从嘉欣的嫩屄中流了出来,染红了嘉欣下的枕头。

  嘉欣一阵尖叫,我怕房间外的人注意到,连忙用嘴将她的嘴封住。

  嘉欣虽然清楚地感觉到我的大鸡巴抵她嫩屄的肉缝外,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我猛力地插入还是让她感到一阵撕裂的痛感,和一种腰骨快被夹断的感觉,便不由诞生叫了出来,却被我及时一口吻住,她也只能伸出舌头回吻着。

  嘉欣感觉到下身的嫩屄被一个又大又热的生命体充斥着,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眼睛也开始湿润,自言自语道:「妹妹是哥哥的人了……三年了,妹妹终于是哥哥的人了!」我看到嘉欣嫩屄中流出来的淫水越来越多,感觉到她嫩屄开始不断的紧缩。

  我的大鸡巴也因为收缩的刺激,爽得又涨大了一圈。这样,我和嘉欣两个人的下体接合得更紧密了。

  「痛吗?」

  我微笑地看着身下的嘉欣,这是一个十二岁就让我恣意玩弄身体的女孩,是一个十五岁就让我开苞肏屄的纯情少女。

  「痛——但是嘉欣快乐着!」

  嘉欣对我说道。

  我用手在嘉欣的胸前摸着、捏着、搓着,「以后嘉欣的乳房更加趋于完美的。」「哥哥……妹妹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你可以动了!」嘉欣显然知道我在等她适应过来,她刚感觉好了一点,就对我说道。

  「好的!」

  我开始慢慢的小幅度挺自己的屁股。

  「嗯……嗯……」

  嘉欣轻咬下唇,尽量不发出痛快的呻吟。

  我挺动着屁股,并用手把玩着嘉欣胸前的乳房,很快嘉欣就苦尽甘来,爽快地呻吟起来:「嗯……哎哟……啊……啊……」「对了,嘉欣,你还没告诉哥哥那个良家是谁,怎么联系呢?」我一边挺动屁股,让鸡巴在嘉欣的嫩屄里抽插,一边开口询问。

  「啊……啊……哥哥……哥哥正在……正在玩那个……良家的女儿啊……啊……」嘉欣言语断续,喘息着回答我。

  我顿住了,看着身下的嘉欣。

  「别……哥哥别停啊……妹妹……妹妹的屄里好痒……好……好难受啊……哥哥……啊……啊……」嘉欣声色凄凉地哀求着。

  我笑了笑,卖力地抽插起来——嘉欣还不一般地惹人怜爱,真可谓是可爱至极!

  我心里有点不安,根本没有心情去听讲台上的老师在讲什么,瞥了一眼身旁的空桌,自言自语道:「不会真的有那么厉害吧?」我和嘉欣同床共枕快三年了,但是每次我要给嘉欣开苞她都会极力劝阻我。

  用嘉欣的话说,她是真心爱我的,但是如果现在把身体就给了我,她的家人一定会发现,那个时候她就不能和我在一起了。为此我一直忍了三年,昨天要不是嘉欣知道自己以后也很难和我待在一起,她也不会……唉,难道警察、律师以及医生的眼神真的那么犀利吗?

  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放学的时间总算到了。

  我推着自行车在路上慢慢步行,很是懊悔自己虽然跟嘉欣相处了快三年,但是连和她联系的方式只有手机,现在她的手机关机我要联系她,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也是三年来我第一次碰到嘉欣手机关机。

  「唉,昨天我就应该克制一下的。」

  我自责起来,「三年都忍下了,为什么不能再忍一段时间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前我的确是克制了,但是嘉欣每次都给我分析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可是昨天……昨天嘉欣除了给我加油打劲,好像没有劝阻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