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那时年纪小
大学那时年纪小

大学那时年纪小

我的第一次已经在大二时被同乡的师兄轻易地拿下。

在相识一周后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师兄托起我轻如鸿毛的身体放在教研室柔软的长沙发上,深邃得无边无际的黑暗遮挡不 住师兄的双手,他似乎熟悉我的每一寸肌肤,熟悉我肉体和精神每一个渴求。

他的双手像熨斗一样抚平我因焦灼而微微颤动的身体,师兄坚硬、灼热的男根刺穿了我的童贞,彻底释放出我内心压抑的冲 动,兴奋冲淡了疼痛,快感驱散了羞涩,男根在体内进出、搏动、喷射的力量震撼着我,在初夜我竟然勇敢地捧起了他累累垂垂 的囊袋,轻启朱唇含住了他粗壮的男根!

帅气的师兄从此成了我的亲密男友,也曾一度羡煞了同宿舍的女伴们,而与师兄男友交往的过程中,性爱几乎是固定的主题 ,两人的宿舍、校园的拐角处、图书馆后的大树下、熄灯后的教室里、深夜的操场看台边都曾见证过我们几乎无所顾忌的爱。

然而奇怪的是,在每次性爱中,我更像一个看客,看着英俊的男友痴迷地享受我的身体,感受着他火热坚硬的肉根在我身体 里发疯一般进进出出,等待着他颤抖着、呻吟着、软瘫在我的身上。

那时候师兄总喜欢用黑色的避孕套,他说黑色能唤起女人的激情,而我,似乎更钟爱红色;即使在某些安全的时候,师兄也 会戴上避孕套,他说爱我就必须让我百分百的安心。尽管我很爱他,在性爱上,我似乎更享受奉献的快乐,而非性爱本身,性爱 对我而言,完全是至真至美的爱情的附属品!

直到师兄毕业留校前,忽然传出他和某某校领导的千金相好并因此留校的消息,我们的关系骤然间陷入冰封,那时我读大三 ,我没有撒泼耍混,微笑着昂起头转身离去,任凭泪水模糊了双眼,我就这样挥别燃烧了不足一年的爱情,那是我的初恋!爱已 不再,恨有何益!

在所有人的面前,失恋的我并没有颓废,我依然谈笑风生,依然是班里的优等生,而我的内心时常抑制不住地隐隐作痛,摆 脱不了郁闷时我也曾溜出去和网友发生过一、夜情,用淫荡的性惩戒自己的天真。

而正是在与某位整比我大20岁的老男人ONS时我体会到了成为女人后的第一次高潮!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她们分属 于不同的男人,也教会了我不同的性爱秘诀。

毕业前的一个夜晚,我开了房约曾经的男友共度良宵,那一、夜,犹如性爱女神阿弗洛狄忒附身,我一次次近乎完美的性爱 表现折服了曾经自认为对我驾轻就熟的帅哥。

他的眼神从兴奋变成恐惧和悔恨,从自命不凡的骑乘,变成在我身下无助地呻吟,从喷薄而出到无精可射,曾经的师兄男友 终于在凌晨3点抱头痛哭,落荒而逃,而我没有泪水,没有哭泣,被一种由心底升起的释然所包围,睡得格外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