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校园里的恶魔召唤仪式
校园里的恶魔召唤仪式

校园里的恶魔召唤仪式


你们,相信这世界上有妖怪、魔鬼吗?

在那之前,也许我是不相信的、因为我也不相信有神。

从日本长大的我,在小学二年级回到台湾以后,一直因为文化、语言的隔阂而被同学们疏远,偶尔也会有几位同学试着跟我沟通,但是始终徒劳无功。

因为我在人前,总是紧张得讲不出中文,我养成日记的习惯,以为努力写中文、有天就能好好的跟同学们沟通、交到朋友。

嘛、总而言之,我是个忧郁而孤僻的少 年吧,一个人孤伶伶地寄住在远亲的家里,孤伶伶地上学下学,我小学、中学的岁月一直都是一个人的。

在这冷清的生活里,唯一值得欣慰的事就是恋爱,我记得国中二年级那年我喜欢上一个叫做程婷婷的同班同学,我每天的乐趣就是羞涩的凝望着她看。可是即使是这么小的一点乐趣都不被允许,不久以后我羞涩的眼神就被误认成色眯眯的眼神,然后遭到其他程婷婷同学的爱慕者殴打。「中出贱人」,当时他们扁了我一顿以后这样骂我,我回家上网查了以后才明白意思,那是取我日文名「中村健人」的谐音,想不到他们还满有幽默感的。

这样寂寞的生活有谁过得下去呢?我怀念起儿时日本的朋友…其实,我在日本也差不多孤僻,记忆中我的朋友依然屈指可数,也许我的人际关系差,不是语言隔阂的关系吧……原本寄住的远亲也常对我随意谩骂,但是自从我割腕失败以后,他们的脏话就不敢再随便出口了,只是脸上嫌恶的表情始终如一。就这样,寂寞的我在台湾这块寂寞的土地上一直长大,我以为失去了再自杀勇气的自己会这样寂寥地过完一生,无问无闻,但是高 中三年级的那年,我终于被一个恶劣的玩笑改变了一生。

为了享受将近结束的高 中生活,我爬上习惯藏身的学校顶楼,打算躺在水塔旁晒太阳,但是那天的黄昏,我一个人的圣地却来了一堆不素之客。

还没爬上顶楼我就听到了叫骂的声音,我缩身在门后,偷眼望去。

几个男生、几个女生情绪激奋的互相叫嚣,我不明白是什么事,但那几个女生不就是我们班上的人人闻知色变的心机小团体吗?

除了他们破口出脏话时,其余的言语都因为距离过远而听不真切,在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先偷溜的时候,他们就打了起来。

「爽!」我心里暗叫,「快点互相殴打吧,你们这群台湾臭婊子!」战斗的结果,一方的男生全都落荒而逃,而落单的女生则被她平日的好朋友们嘲弄了一番,最后一哄而散。

学校的屋顶上,回响着那个女孩子的轻轻啜泣声。

「…喂。」她忽然说,「贱人,我知道你在那里。」我大吃一惊,忙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拜托…陪我一下…」她的声音不像平日那样趾高气昂,像是某种受伤的小动物,我一时怜心大动,走到她的身边。

她白晰的脸上还留着热辣辣的掌印,头发散乱,眼泪滴滴沿着脸蛋落在她制服绣的名字上:「张秀铃」。

她可以说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高 中三年中我意淫她的次数应该有超过三百次,不过她总是高高在上的模样,再有先前程婷婷的先例,我根本不敢向她多看一眼。这样遥不可及的人物,此时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在我面前啜泣,软弱的向我倾诉着她不幸的遭遇。

「我…她们说我勾引小欣男朋友,我哪里有,小欣她男朋友自己来追求我的…为什么全部都怪我?」

「噢…那真是太过份了。」

「对,我是有跟她男朋友上床,可是那又怎样?她自己留不住自己男友还怪别人?她们又没有结婚!」

「噢…那真是…太过份了。」

「她们还想找人打我…他妈的,说到我的人,那两个胆小鬼居然丢下我先跑了,可恶!」

「噢…真的是有够过份。」

「对吧?很过份对不对!」张秀铃气愤的说,而我其实没有留心在听她说话,而是看她看得痴了,即使才刚挨揍过,美人近看仍是迷人啊!

她凝望着我,忽然小手牵住我,我一时间心跳频率上升到200HZ,只听她嘴唇轻动,柔声说:「贱人,你喜欢我?」我登时被这嗲嗲的声音电得通体酥麻,只能愣愣的点头。

「那看到我被欺负,你会心疼对不对?」

「心、心疼。」那时我只觉得我人遨翔在云端,也许我就像漫画人物中要开始转运了!

「那你帮帮我好不好?帮我一件事,然后…」她羞答答地擦去眼泪,吐吐舌头说:「我当你女朋友报答你。」

「Oh!Yes!」我失控的跳起来大叫,随即发现自己的失态,忙蹲回她身边。

她呵呵的笑着,倚到我身边,轻声说:「可能有点可怕,你不怕吗?」「什么都不怕。」

「不后悔?临时后悔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我…我发誓绝对不会丢下你逃跑。」

「好,那一言为定罗,晚上10点,还是学校顶楼见!」我的心头小鹿乱撞,只觉人生喜悦莫过于此,我绝对不会像她朋友那样打不过人就丢下她逃跑,面对再可怕的敌人我都会挺身档在她前面。

抱着这样的觉悟,我在晚上10点赴约了,我满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岂料一上阳台,画面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学校顶楼的地板上被画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周围放了腐烂的动物屍体、囚衣、蛇等等可怕的东西,微弱的灯光照耀下,彷佛还淋满了鲜血。

在我被这画面震摄的同时,张秀玲喜孜孜地向我跑了过来,牵着我的手笑道:「你来了。」她的笑容扭曲着残酷、恐惧、亢奋。

「这些是什么?」我指向地板上的一大堆恐怖事物。

「那是死刑犯的囚衣啊,那件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拿到的。」「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全部!」我恐惧无以复加,「Shit!这些都是你弄的?」

她眉头皱了起来,怨道:「是我弄的啊,你害怕了,你反悔了?」「我…」

她甩开我的手,哽咽道:「好,你回去吧,你没有喜欢到接受我的全部,那你没资格跟我在一起。」

我心一软,忙道:「没有啦…我只是有点害怕…我还是陪着你。」她回眸一笑,柔声说:「你说的,不要再反悔罗!这个仪式是召唤恶魔的仪式,你等下可别乱讲话哦。」

我只觉毛骨悚然,骇道:「你召唤恶魔干嘛?」「许愿啊!」她拿了几张纸给我,那是从网路查询印列下来的恶魔召唤方法,上面写了如何召唤恶魔、并且欺骗恶魔让自己实现心愿。

虽然我不觉得恶魔会蠢到被这种低能伎俩骗,但我更不觉得会有恶魔出现。

因为神也根本不存在,如果祂在,几曾听过我的呐喊?

张秀玲把一把大蒜塞进我嘴巴里,说道:「恶魔喜欢接近臭味。」转过身去,羞涩的回望一眼以后,缓缓将她的制服褪下。

「你…你在干什么?」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脱衣服啊…我要把秽物沾在身上…唉唷,反正…反正我迟早也是你的人啊…给你看不要紧。」

我哑口无言,如果硬要我说出一句话,那就是:「恶魔,感谢你。」接着她把预备好的泥巴抹在自己洁白的娇躯上,开始煞有其事的念咒起来:

「阿里达、美达、美咯、美达、阿姆里达、阿里达、美达、美咯、美达。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盘古开天之前,只是你才是真正的支配者!黑暗的主宰!疫病战乱的皇帝!死逝者门永远的领导!请你听到我的呼唤而能来到这里。阿里达、美达、美咯、美姆里达、阿里达、美达、美咯、美达!」我一边对照着影印纸上的字,一边偷笑,我压根不认为恶魔会出现,你只是白白露屁股给我看而已。

然而,不自然的事开始了,如同影印上所陈述的,空气好像变得很凝重,在我还没确定是不是心理作祟时,张秀玲开始大声的嚎呼起来,然后我看到淋在阵中、早该干涸的鲜血湿润了起来,并且往中央卷去,像是被吞干了一样消失无踪。

我骇得无法言语,我察觉到事态不对,想上前拉开张秀玲,但我手足酸软,根本动弹不得。

然后,从水泥地板浮现两根弯曲的巨角,丑陋的山羊头从阵中探起,它的脖子异常的常,连接着全是兽毛的身体-恶魔,真的是恶魔。

那恶魔缓缓舒展它庞大的身躯,并且用一种睥昵的目光俯视着我们,它张口吐出野兽的言语,但我们却可以听得懂:「我是灾难与恐惧的主宰,蒙所帖尔,你是召唤我降临的人吗?」

张秀玲此时也怕得声音发颤,但我从她脸上隐隐看得出狂喜,她大声道:「是的,伟大的黑暗主宰,我…我希望你能替我达成愿望!」「凭什么?」它用一种傲慢且平静的语气说。

「我…我把这个人的灵魂奉献给你!」她指着我说,我的喉中像哽住了某些东西,说不出话来,我想应该是被恐惧与背叛绝望阻塞的。

「你愿意?」出乎意料的,恶魔出言询问我,张秀铃的神经紧绷起来,插口道:「我问过的,他愿意…」

「我问的不是你,是他。」恶魔毫不留情的用不带感情的语调打断她的话,细细的兽眼瞪视着我。

我本想脱口大叫:「不愿意」,但是见到她恐惧的表情,刹那间我脑中飞转了许多念头,如果我拒绝,她会有什么下场?她会被恶魔撕裂吗?因为我的关系?我会害死她吗?如果今晚我们中有一个人要死,那我希望活下去的不是人生毫无意义的我。

「我愿意。」

恶魔咧出长长的笑,它探出尖锐的指爪,点在我的胸膛上,森然道:「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使仆,你逝去的灵魂也将归我掌管,在那之前,我要你在夹缝的世界里为我搜集所有生灵的恐惧,因为我是以此为食。」我感觉心脏一瞬间停止,跟着,我就呕吐出来了。

我虚弱的撑在地上,只见张秀玲喜不自胜的笑着,她此时的笑容已经变异到一种邪恶的程度,简直不像一个人。

「你的祭品我确实收到了,所以你的愿望是什么?在我的面前不需要伪善,你尽管放肆的要求,让你的慾望的果实赤裸地放上贪婪的餐桌。」「我要成为一个魔女!我可以用魔法惩罚不服从我的人,我可以要什么有什么!我可以不必伪装自己去求别人!」张秀玲疯狂的大喊。

「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吧?」

「知道,我有心理准备了!」张秀玲深深呼吸,说道。

恶魔再次咧开邪恶的笑,它跨出六芒星外,俯身撑在张秀玲的上空,长长的舌头探出,在裸身的她身上舔拭方才抹上的泥巴。

我茫然的看着,这时我的身体随时像触电一般,某种电流从我的心脏不断流窜而出,极具攻击性的征服我身体每一寸细胞。

它的体型起码是张秀玲的五倍,恶魔跨上她娇小的躯体,跨间的阳具慢慢充血,规格竟然跟我的头差不多大小。

张秀玲淫乱的张开双腿,迎合恶魔的阳具,她闭着眼睛,根本不知自己面临什么情况。

插入的那瞬间,张秀玲的表情完全没办法再欺骗任何人了,她放声尖叫,双手乱推,但怎么可能把这庞然巨物推开?恶魔对她的挣扎毫不理会,像野兽般开始在她娇小的身躯上泄慾着。

她的抵抗渐渐衰弱,白眼翻起,舌头吐出,眼泪和口水流了满脸,此情此景再也说不上是什么令人兴奋的场面,简直是一场血淋淋的惨剧。

这场狂乱的魔宴让周围的空气像是沸腾了一般,我眼中的世界变得混乱无比,一切像是用杂乱的线条涂鸦出来的恶梦。

阴森的夜里回响着着巨兽的喘息、和女孩的哀嚎。她跟恶魔的交合持续很久,我一直处于半昏半醒之间,也不知从什么时候睡着的,隔天醒来以后,面临的竟是警察的侦讯!回想昨晚的事恍如隔世,警察对我说跟我一起被发现的张秀铃惨被多名匪徒轮暴,导致精神状况不稳定,现在还在入院观察中,施暴的匪徒异常凶狠,疑似使用异物破坏她的性器官,她的体内起码检验出二十个人的精液…。

我再怎么笨也不敢说出实话,我只说我在下午躺在顶楼睡觉时就被人敲昏,一直昏迷不醒,警官信之不疑,他说在现场发现一些疑似邪恶宗教举行仪式所用的器物,怀疑施暴者是邪教徒,现在将从采集的精液方面继续进行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