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记忆满满的第一次
记忆满满的第一次

记忆满满的第一次


  第一次总是那么的让人怀念,第一次得到零花钱,第一次带上红领巾,第一次得奖状,第一次打架,第一次看a片,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xx!
  依稀记得那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比2002年来得稍晚了些,鏖战了一夜的我和浩几人恍惚的往学校赶,一个个哈气连天得样子,不记的这样的生活模式过了有多久,只记的自己网吧,学校,偶尔宿舍这样三点一线的穿梭在自己18岁的青春中。

  回到学校,趴在桌子上啃着包头看着窗外白茫茫的雪花,盼望着这一天早点熬过去!很快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教室里一阵喧闹,我拿开档在前面的课本,抬起头四处张望,当我望向讲台的时候,我愣住了,这是一个怎样美好的人儿,唇红齿白,一双凤眼如月牙一般明亮,顾盼生辉!oh,哈利路亚,雪还在下着,但我觉得我的春天到来了!

  象一场细雨洒落我心底,

  那感觉如此神秘。

  我不禁抬起头看着你,

  而你并不露痕迹。

  虽然不言不语,

  叫人难忘记。

  那是你的眼神,

  明亮又美丽……

  她叫境,是邻校过来的转校生,班主任介绍完了以后,境竟然径直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我看了看隔壁空着的位子,心里砰砰只跳:噢,上帝,太爱你了,赶明一定给你烧注香!

  上帝他老人家果然没让我失望,境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我趴在桌子上呆呆的望着整理书包的境,境似乎刚发现我的存在,转向我挥着小手,嘴角俏皮的上扬:「hi!」我受宠若惊,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回应着:「你好!」她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咯咯直笑,看着她月牙般的眼睛,诱人的红润嘴唇下那俏皮的小虎牙,oh,mygod,还让人活不,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弄死我吧!
  那一天,我难得的没有睡觉,呆呆的望着我心中的天使,真的好想就这样一直望下去,境是个很外向大方的女孩子,半天的时间就跟附近的邻居们打成了一片,当然跟我这个合租者更是聊得不亦乐乎!那一天,我突然觉得生活原来可以如此的精彩!

  我以为世界可以一直这么灿烂下去,可世事往往不如人意,当境境和我们学校校足球队明出双入对的时候,我知道我的爱只能留在了心里,明很优秀,在我们学校也很有影响力,郎才女貌,而且还是青梅竹马,看着境境和他在一起幸福的样子,虽然心里会酸,可她快乐我的心情也会跟着快乐,别人都说爱情是自私的,可我觉得能每天看到境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境境喜欢音乐,而我也喜欢唱歌,唱得还不错,每次早自习境境都野蛮的摇着我的手臂:「你,快点,唱歌给我听!」我总是假装不情愿的深情演唱:
  你有一只会说话的眼睛,

  你有善解人意的心。

  不知天高地厚的我,

  你的微笑总是让我为你着迷。

  你有一只深情的眼睛,

  你有融化冰雪的魔力。

  从来不敢奢求的我,

  你的美丽总是让我躲不过去什么原因你的画像总挥之不去,

  我的世界什么时候,

  开始昼夜难分翻天覆地来去都是因为想你喔…偷偷的爱上你,

  却不敢告诉你,

  因为我知道我给不到你要的东西喔…只能偷偷的想你,

  只能偷偷看着你,

  总是没勇气总说不出我是真的爱上你……

  境境总是安静的听着,似水如烟,缥缈的如仙子一般,那一刻,她听的入神,那一刻,我看得忘魂!

  生活就这样在我甜蜜的心情中过去了半年,因为境境,我变了,不再打架,上网,看小说。每天给境境唱着她喜欢的歌,看着她开心的咯咯的笑,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是那么的有意义。

  直到那一天,境境没来由的安静起来,那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快乐的精灵,那忧郁的眼神让我一阵的担忧,一整天,境境都没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写着东西,发着呆。问她怎么了,她也只是摇头,眼中噙着泪,柔弱的如一个布娃娃。看着我担心的样子,境境笑的很勉强:「我真没事,k,晚上陪我去喝酒!」下午放学后,境境就没了踪影,我则去找了明,告诉他境很伤心,需要他,明不屑的看我:「k,你以为你谁呀,我们的事需要你管吗?」

  这时候二班的班花走了过来,搂上了明的胳膊:「明,我们去吃饭去!」刹那间,我一切明了,我愤怒的质问明:「是不是因为你境才伤心的,是不是你移情别恋了!」明爱理不理的:「是又怎么样,这管你什么事,你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是呀,我算什么,我顿时语塞,黯然的往回走去,明对着身边的女生说:「曼,我只爱你一个,我怎么会喜欢境那sb女人,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我顿时停住了脚步,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快步冲过去狠狠的给了明一拳:「你她妈的泡妞别拿别人来说话,很爽是吧,境那么爱你,你她妈的!」明捂着自己略肿的脸蛋,冲上来跟我拼命,明一起的几个家伙看到明被打了,也纷纷冲了过来,巧的是浩也来高年级找人,看到这情况,率先顶了上去:「想干(台北情色网757H)嘛你们,妈的要打架是吧,以为我们低年级的好欺负呀,明,有种的话晚上小树林里见!」
  明也是好面子的主,当下也放了狠话:「行,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少斤两,狗日(台北情色网757H)的别到时候不敢来,等着你!」

  说完带着他的那群人散了!我拍拍浩的肩膀:「还好碰到你了,要不今天又倒霉了,晚上你先安排,我还有些事!」浩给了我一拳:「你狗日(台北情色网757H)的就会惹事,去吧,这小kiss我在解决不了还混个毛呀!」我握拳在自己胸口捶了两下,转身去找境境去了!

  我知道境境平时最喜欢去学校不远的运河边玩,我赶到那儿,果然,境境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双手抱膝,头抵着膝盖似乎在抽泣,我走了过去,境境边上放着两瓶高度的白酒,其中一瓶已经没了一小半了,看到有人靠近,静静抬起头看我,夕阳下,境境梨花带雨,看得我心都碎了,到底是为什么,天呀,你为什么忍心伤害这样一个精灵!我坐了下来,安慰着她:「境境,别这样,是他没福气,好男人多着呢,咱需要这样伤害自己吗!」

  境境笑着看我不说话,拿起手边的白酒又是一阵的猛喝,我看着境境迷离的双眼,这样下去还行吗,我夺过境境手里的白酒:「好,喝呀,我陪你!」然后把剩下的半瓶酒喝水一样的灌了下去,火辣辣的感觉冲遍全身,oh,mygod度数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境境看我灌了大半瓶,又拿起了另一瓶喝了起来,我又去夺她手里的瓶子,静静拿着地上的空瓶子,妩媚的笑着:「小k,来,干(台北情色网757H)杯!」
  就这样,我们把两瓶白酒干(台北情色网757H)的一滴不剩,躺在大石头上,境境转过头看我:「k,人为什么要活着呢,活着多累!」我也开始迷糊了:「为了亲人,为了所有的你爱的和爱你的人呀!」境境喃喃自语:「爱,我爱的,呵呵,我爱的!k,我想听张震岳(爱我别走)!」

  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

  夜里的寂寞容易叫人悲伤。

  我不敢想的太多,

  因为我一个人,

  迎面而来的月光拉长身影,

  漫无目的地走在冷冷的街,

  我没有你的消息,

  因为我在想你。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境境放声大哭,很豪迈的哭:「k,谢谢你,…谢…谢,你说这水深吗!」
  边说边站起身来往河边走,我追了上去拉着境境:「深,深不到底,别这样,如果…youjumpijump!」静静回转身看着我,看着我好久好久,突然冲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脖子狠狠的亲吻我,那诱惑的双唇,如此柔软,如此销魂,哦,我的如来,我要堕落了!

  境境的舌头抵进了我的口腔,混淆着酒气和少女的芬芳,那样的让我沉醉,我笨拙的回应着,舌头和境境的舌头搅在一起,水乳交融!吻了足有好几分钟,境境推开我往河边走,我拉着境境的手把她拉到我的怀里,我盯着境境,深情的对她说:「境境,你知道吗,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你知道吗,为了你,我愿意付出我的全部,只要你开心就是去死我也是欣慰的,境境,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也从没奢求什么,只想每天的看着你,看着你的快乐纯真,你的野蛮俏皮,没有理由的,没有原因的渴望着,下辈子太远了,我只想这辈子守着你,不论别人怎么看,我愿意!」

  说完我再次吻住了境境的小嘴,境境嘤咛着,双手紧紧的抱着我,我双手不甘寂寞的伸进了境境的外套中,隔着t恤抚摸着境境胸前的柔软,境境喘息着,在我耳边轻呼:「不要,k,别!」我本无心玷污心中的天使,奈何酒精作祟,我更加的贪婪,指着境境挺拔的双峰:「境境,我想看看你的:」

  酒色不分离,境境也被酒精麻痹了思想,把t恤掀了起来,露出里面粉红的围胸,我把围胸也推了上去,境境那饱满的玉兔就呈现在我的眼前,天色已黑,依稀看到境境那半圆的优美弧度,我忍不住的低下头含住了境境那樱桃一般的奶头,双手摸着另一边的饱满,肉肉的,弹的不行,那感觉让我爱不释手!

  境境的乳头渐渐变大变硬,她喘息着,不安的抱着我的头,我吃着境境坚挺的乳房,双手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扔到了草丛中,看着境境迷离的样子,我像一只凶猛的困兽,把境境也推倒在草丛中,境境躺在那儿,胸口起伏的厉害,酒精迷醉了我最后的一点神志,我压在境境的身上解开了她的牛仔裤,然后连同她的小内裤一起拽了下来。

  境境也醉的神志不清,抱着我,亲着我,我抚摸着境境羊脂一般的侗体,双手慢慢的往境境神秘的三角地带移去,境境小声的呻吟,小手随着我的手在移动,到了,终于触到了传说中的桃花源,绒绒的稀草潮潮的,已经湿润了,境境本能的按着我的手不让我动,我似乎没有理会,手在稀草中的小溪上轻揉着,境境身子双腿不安的扭动,嘴里发出醉人的呻吟声,顺着境境不断渗水的空谷幽兰,我的食指慢慢的挤了进去。

  境境触电一般,夹紧自己的双腿,我的手指压迫在这柔嫩,温润的秘道里,进出困难,慢慢的向前,似乎什么东西阻挡了去路,我只好在境境的桃园入口拨弄着,渐渐的水越来越多,境境的喘息越来越重,我也忍不住了,褪下运动裤,把早已如钢铁般的分身放了出来,对着境境的桃花源压了上去,境境已经没有了抵抗,只是半开小嘴不停的呼着气,我试图把自己的阴茎顶进境境的秘道中,可尴尬的是怎么都找不着地方了。

  几次都没进去,我急了,在境境的稀草中乱顶着,忽然,境境紧紧的抱住了我,指甲深深的嵌入我的脊背,我也感觉到一阵的舒服,我的阴茎终于顶进了境境的桃园深处,温热,紧迫,看着境紧缩的眉毛,我没有再动,慢慢的感受着这酥麻的感觉,看到境境慢慢的放松,我试着插动着,奈何阴茎只能进去一半,前方似乎有一层薄薄的肉壁阻挡着,一碰那儿静静就紧紧的抱我不让我动,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处女膜!?

  我低着头,含着境境的嘴唇:「境境,我爱你!」然后下身用力的一顶,只觉得境境身子一紧,流血了,我的嘴唇被境境狠狠的咬了一口,我能感觉到嘴里咸甜的味道,这野蛮的丫头,当然我也不忍的看着她疼苦的样子,我想抽出自己的阴茎,可境境紧紧的抱着我,一动也不让我动,我们就这样抱着,我在境境耳边喃喃细语。

  几分钟过去了,境境似乎不是很疼了,身子又开始左右的扭动起来,我学着看过的a片里的动作慢慢抽动着,境境似乎真的适应了,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我慢慢的抽动着,享受着境境那紧致的幽谷,境境那诱人的声音让我像一只猛虎一样,不断的进攻呀,征服着,「…噢…额……快点…啊…好舒服…啊…!」境境喘息的越来越快,疯狂的亲着我,我觉得自己身体似乎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冲动,像一个飞速的马达,不停的撞击着境境柔弱的身躯。

  境境似乎无力在发声了,只是脖子上扬,快速的吸着气,我觉得自己要爆炸了,我奋力的快速的抽插着境境柔嫩的小穴,一种无法言表的快感冲遍全身,紧接着一股滚烫的精液如子弹般射进了境境的子宫中,境境紧紧的抱我,指甲又嵌入了我的双肩,僵直了身子足足十几秒钟,随着一声解脱似的「啊…」才慢慢软下身子,瘫在了我的身下。醉了,累了,罪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又飞天了一般,似乎缠绵,似乎销魂!

  一大早,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发现睡在自己的单身小屋里,揉了揉疼痛的头部,难道一切只是一场梦?看着自己凌乱的小屋,oh,mygod,那是…!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和旁边同样赤裸的境境,看着自己勃起的阴茎上那刺眼的血迹,看着境境完美的身躯上片片狼藉,天呢,我做了什么?

  境境的睫毛在动,她要醒了,这怎么收场,我赶紧闭上眼睛,事已至此,还是让境境来选择吧,眯着眼睛,我看到境境也是先揉了揉头,然后打量这陌生的环境,然后看到赤裸的自己和我,愣了足有十秒,接着……「啊!!!」我这可不敢装下去了,这要被别人听到那还得了,赶紧爬起来捂她的嘴。

  境境一对凤眼愤怒的瞪着我,狠狠的在我的手上咬了一口。看着我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打转,境境更加生气,用力的给了我一拳:「转过去!」我只好转过头去,没一会,只觉得屁股一疼,自己被狠狠的踹倒在床上,转过头,看着境境那吃人的模样,我赶紧找衣服穿了起来,这妮子可是学过跆拳道的,这关口在把我废了我找谁哭去!

  看着我被咬肿的嘴唇,看看床上依稀可见的血迹,境境小嘴一撇,眼泪又掉了下来:「怎么会这样,k,你真是个混蛋!」说完跑了出去,我赶紧起身跟了上去!一直跟到女生宿舍,境境瞪着我怒斥:「还要跟进来参观呀!」我尴尬的笑着,冲境境摆了摆手。

  去食堂买了早餐,碰到了浩,这家伙看着我不怀好意的笑,「昨天怎么样了,看你这家伙也没伤哪呀!?」浩摆了摆手:「别提了,昨天到了树林一看,基本上都认识,这还打个屁呀,最后一起去喝酒了,狠狠的宰了明那狗日(台北情色网757H)的一刀!」
  我就知道,浩看着我手里提着得早餐:「不过我可知道点内幕哦,嘿嘿,境境不错,加油!」我给我浩一脚:「你知道个屁,死一边去,我还用你教!」
  回到教室,境境已经在座位上趴着了,看到我过来,境境咬牙切齿,我连忙把早餐递了过去,境境「哼」了一声夺过早餐不再理我!我笑了笑,知道丘比特在向我射箭了!

  当天晚上,我带着兄弟几个来到了女生宿舍楼底,宿管老大娘一看急忙把我们往外赶,浩拽着大娘哀求:「大娘,我们就在楼下待几分钟,等会马上就走!」
  兄弟几个每人拿着一根蜡烛,摆成一个小型的心字形,我站在心当中大声疾呼:「境境!!!302的境境!!我爱你呀!!爱你呀!!!」宿管老大娘一看这架势还得了呀,对我们几个叫道:「怎么回事呀你们,走不走呀,不走我可打电话叫校警了呀!」浩他们捧着被风吹灭的蜡烛,看着楼上围观的众人,向我问道:「K,我觉得我们好像SB呀!」他们几个纷纷附和,看着老大娘打电话给警卫室,他们几个二话没说,蜡烛一扔,拍着我说:「K,我们先撤了,你自己挺住!」

  这群没义气的家伙,我抬头看着302的窗口,依稀看到境境那美丽的轮廓和泪水…泪水!!???我草,谁这么缺德,往下面泼冷水呀…得了,撤!
  第二天一早,境境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昨晚上是怎么回事呀!?」
  我脸上冒汗:「开玩笑,兄弟们搞着玩的,不是我的主意哦!」境境点着头:「嗯,你兄弟倒是挺浪漫的呀,我喜欢!」我一听连忙接口:「其实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喜欢吗,那怎么不回应我呢!」境境咯咯的笑:「有呀,洗脚水味道怎么样呀!?」洗脚水?!!我顿时泪奔:「不带你们这样玩的,那你可怜可怜我,考虑一下做我女朋友吧!」境境笑的开心:「嗯,这个,看你的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