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时的性爱开始
大学时的性爱开始

大学时的性爱开始

那年的冬天,一个在图书馆上晚自习的女生被民工强 奸了。我对图书馆没什么好感,这个建筑的根五行八卦阵似的图书馆转不好就迷路了。强 奸的消息出来人心惶惶,图书馆也以最快的速度把大厅和二层上所有能上自习的课桌椅撤了──如今,走在这个图书馆里面,你看到的是空空的大厅和人满为患的的阅览室。学校的老学生都还记得那些可以在大厅中上自习的日子,每人一张大桌子,椅子甚至是用铁链锁在桌子上的。桌面宽阔的甚至可趴在上面好好的睡个午觉。学生情侣们则可以利用桌子的宽大挡住人们的视线,亲亲我我的打闹。阿紫自然也是胆战心惊,因为她还经常去图书馆借书看,结果她每次去图书馆都叫着我,一上厕所就嘱咐我说5 分钟不出来就大喊她的名字。有天上午她去借书,照例叫着我,她借的书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关于文学我是一窍不通,她给我一个书名,让我帮她找找。由于大家是集中在小说区,纯粹的文学书区就我们两个。开始还没有什么,后来阿紫在我眼前窜来窜去,屁股时不时会蹭到我的鸡巴,我竟然被蹭的勃起了。看看四下没有人,我一把抱住了阿紫,两只手抓她的胸。「啊呀,」阿紫吃了一惊,「什么地方啊你也不看看,松手!」我坏笑:「谁会和你似的看这种古董书?没有人,来让我摸摸,」说着我就把手往下来,隔着裤子摸她的下面。

「啊,讨厌了啊,」阿紫脸红了:「出去好不好啊。」「不,我突然来兴趣了,就这里面吧。」不由分说我把她推到一个角落里,强行拉开了她裤子的拉链。阿紫那天穿的是粉红色秋裤,颜色的暧昧让我发狂,我突然很想在这里和阿紫亲热一会,确定没人(其实上午人的多时候是在九点半以后了,我们八点半就去了,根本没有几个人)我就吻了阿紫,左右两只手分工明确,一主上,一主下。阿紫呼气声连连,头顶住我的胸口。我甚至闻到了阿紫下体的那种气味,淡淡的,却勾人魂魄!阿紫喘着粗气,拉开了我的裤子,把手伸了进去。她的手很凉,把我的鸡巴差点冰成冷冻肠。「嘻嘻,好暖和。」阿紫调皮的一笑,「好啊。」我的手已经摸到了阿紫下面的突起,用中指轻轻的揉着,很快,湿润了。正当我们忘情的有些过火的时候,脚步声传来了。吓得我们停止了动作,装模做样的看着书架。不料我这一看书架,竟然找到了那本书。「走啦走啦。」阿紫拖着我就走。脚步声走近,一女生和我们打了个对面,她看了我一眼就脸红了,我不解,顺她的眼光一看,我裤子的拉链没拉上……

阿紫在回去的路上不停的笑:「我的失误啊,工作没做到家,哈哈……」,我老羞却不成怒,挠阿紫的胳肢窝,阿紫笑着逃跑了,「追的上我我就嫁给你……」「你说的啊!」我拔脚狂奔,校园的人奇怪的看着我们,很诧异还有这么疯的学生,看样子还不像是大一的新生啊。海滨城市的冬天不是很冷,下雪的次数也很少,印象中只有2001年和2002年的时候下过大雪。那天天很凉,却不是很冷,我和阿紫坐着11路回学校。学校的西院,靠近学校正门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这个地方,也是学生情侣的最爱,尤其到了夏天,绿色葱葱,是天然的避人场所,这片树林很大,加之人工的或天然的石凳、土坡,在这里你见到最多的就是成双成对的男女学生。不过,也是安全系数比较低的一个地方,据说抢劫、强肏的案子时有发生,我隔壁宿舍的一个哥们就曾经在那边被四五个人围着抢走了手机。

至于强 肏案,传的都是有鼻子有眼,但经过公安机关确认的没有一件,换句话说,就是有女孩子被糟蹋了,也没有报案的。但是这片树林一到了晚上,一点灯光都透不进来,漆黑的一片,让人浮想联翩,强肏案我想也并非是空穴来风-–注意,到了冬天,树叶落尽,这片树林也是很少能看见光,你可以像想一下,这树林有多密。这个时候不太晚,我和阿紫就抄树林的近路回宿舍。走在我们前面也有一对情侣,不过年龄看起来要大我们很多,我当时大三,心里想这俩不是研三了吧,怎么这么苍老,说话的声音也明显的成熟。开始我们走在他们后面,不过这两人放慢了脚步,让我们走在了前面。就在一个转弯口,我无意间一回头,发现这一对居然很快速的拐弯,没有选择走出树林的路,而是向树林的深处快步走去…我心里突然一动:他们去那里面干什么,莫非……

关于树林的故事我听了很多,也知道有的人在里面利用黑暗做爱,教学楼里尚且如此,何况这片天然的屏障?我和阿紫也钻过几次树林,只是无论我兴致多么高昂,阿紫也没有和我「野合」过。此时我有了一个想法:去看看他们到底干什么!(这是典型的偷窥心理吧,汗~~~~)和阿紫一说,阿紫的脸通红:「没羞没臊!干什么啊,看人家干什么!变态!」我可不是什么圣人,心里阴暗的思想唆使我坚持自己的想法,阿紫无奈:「要去你自己去,我去前面等你。」于是我用比狗仔队还敬业的精神,跟踪这一对去了。哪想这树林密集复杂,我跟踪的目标不见了。转悠了几个地方没有发现踪影,失望之余正要走开,无意间发现远处一片青松动了几动。我的精神又来了,蹑手蹑脚的往前摸索,当我的视力适应了这个黑暗的环境时,我发现他们已经开始结合到了一处了。在一颗青松树下,女的跪在地上,双手撑地,裤子脱到了脚脖子,白白的臀部在黑暗中却是十分的明显,男的正在顶着女子的臀部-这个姿势大家不陌生吧。显然他们是要求的速战速决,彼此都没有什么话,说了几句也就是「我爱你」之类的,我有点纳闷:这么冷的天,你们开个房间不好吗?那女子的PP 不冻着了吗?正当我还在思考人的情慾可以战胜严寒的时候,手机响了。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树林中声音显得格外的大!那一对听到铃声后顿时乱了手脚,慌忙分开穿衣服,男的还大声的咳嗽,那女的显然比男的要慌张的多,一步没有站稳竟然一个四脚朝天摔倒了,我转身就跑,刚才的声音也吓了我一跳!不过那个可怜的 MM,PP上会不会被地上的青松针扎坏了啊?

一口气跑到树林面,藉着路灯老远就看到阿紫笑弯了腰,这个鬼丫头!我想,这样的日子就这样继续过下去,我和阿紫就这样相爱、毕业、结婚……所有的想法都是美好的,直到它破碎的一塌糊涂。2004年的春天,是我大三的下学期的开始。经历了寒假的相思,开学的前一天我和阿紫去了旅馆。一个月没有碰她了,手哆哆嗦嗦的解开厚厚的衣服,最后她的胸罩我怎么也解不开了,黑暗中我摸索着那个挂扣:「帮帮我啊阿紫……」「嘻嘻,小色狼业务不熟练了……」阿紫轻轻的解开扣子,我把头埋到她的乳房上,用力吮吸,手却不停揉动阿紫的阴户。湿润……我喜欢的感觉……我弯下身子亲吻她的阴户,舔着。阿紫轻轻的发出呻吟一般的声音,我知道我们该开始了。

刚刚进入的时候阿紫轻轻「啊」了一声,好似有些疼痛,我停下来:「弄疼你了吗?」「有点,怎么觉得它好大啊。」我咬着阿紫的耳朵:「不一直这个样子吗?」「感觉比以前大了……」快速的推动,阿紫不再矜持,喊声越来越大,直到我彻底的释放,躺在她的怀里。「累吗?」阿紫摸着我的头,「有点。」我嘴里吮着阿紫的乳头,含糊不清的回答。阿紫用力抱着我:「我也累了,唉,真的做够了火车了……」「睡吧,喜欢我抱着你吗?」「喜欢……」很快阿紫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我一时没有睡着,抱着阿紫看电视。此时墙板传来了「砰砰」的声音,夹杂着一个女人有些夸张的浪叫,给我的感觉是比武藤兰还要过分,心说:大妹子,你的男人那么厉害啊,还是你的嗓音甜美还是你特别容易满足?你可以去日本发展了!!拜托你不要打扰我们睡觉好不好啊?

看看手机,凌晨1点多了,想想该睡了,我轻轻把阿紫放下,她呓语了几句,接着睡了。我拿起牙膏牙刷去了洗手间。走廊上灯光闪耀,透过每个房间的窗口可以想到那里面还有连夜奋战的男男女女,女孩子的叫床声此起彼伏,压抑了一个寒假的性爱在这个周末彻底的释放开来。刷着牙的时候,(注:这个旅馆的水龙头和洗刷槽是在走廊的尽头)我听了身后的脚步声,很轻,是个女孩子。我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以为她要洗手。女孩子一转身却去了洗刷槽的那一边,上厕所去了。我眼光转移,为她行注目礼,然后呆住:我看到了一年前的那片火红色,那片在西一走廊上看到的火红色,那片在梦里欢快过的火红色。淅淅沥沥的撒尿声音响起,我刷牙的速度减慢。已经想不起上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这一年来她的男朋友走马灯似的换,课也很少上。她有了很多的外号,全是AV女优的名字,评价也是越来越差。

她走了出来,我抬头,和她打了个照面。她认出了我,愣了一下,笑了笑:」还没睡啊?」「哦,这就要睡了。」我发现她只是外面披了一件红色羽绒服,里面是秋衣秋裤。胸部两个点竟还是突起的,很明显她没有穿胸罩。她的胸比一年前大了很多,很饱满的样子,可是-有些下垂。肚皮上居然有褶了,胖了。她说:「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转身走了,我目送她离去。她在刚才发出武藤兰般叫床声的房间门口停住,开门,进去。我的心里一沉,想到了一年前的冬天,想到了躺在走廊上的红色。叫床声再次传来,这次夹杂着她的笑声,我听的很清楚了。原来在我的隔壁的是她。我回到房间,抱着阿紫睡了。那是我和阿紫的最后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