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座位的规矩
座位的规矩

座位的规矩



  「噹噹噹~」

  上课钟响,教我们历史的男老师进到教室,我们私底下都叫他老吴,他同时也是我们的导师,戴着厚框眼镜,满严肃的一个人。

  「各位同学,今天朝会要跟大家宣布一个重大消息,议会已经通过『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教育部宣佈由这学期开始施行。等一下讲完新规定,会开始抽籤决定你们的椅伴,并且开始搬椅子换座位,下一节课开始就依新规定的座位上课」,老吴这么说着。

  「老师,我可不可以跟惠娟坐一起」,阿豪举手说. 他跟惠娟是公开的一对班对,天天在教室放闪.

  「不行!规定就是规定,每学期都要重新抽籤决定椅伴,不能指定跟谁坐,不依规定者经老师检举记一次警告,三次记小过,以此类推。

  抽到的男女同学为本学期的椅伴,两个人共用一个桌椅,依规定每堂课开始,女生都要坐在男同学也就是你的椅伴的腿上,两人要共用课本及笔记,并且每天课后要共同修习一小时,互相讨论教学内容,并补齐另一人没写的笔记部分…「,老吴说

  「啥,还要一起自修一小时喔,这什么鸟规定」,同学的抱怨声四起。
  「不要吵!这是教育部的新政策,不服者依规定处罚. 另外,如果班上男生多出一人,最后一女要轮流跟两男坐,以此类推,反之亦然。

  还有,体育课外,通识课程,在别的教室上课的,可於每堂课前自行找好其他的椅伴共座。最后,只有考试时才可两人肩并肩地并排坐同张椅子,不得偷看对方试卷,其他课堂时间,依规定就是要女同学坐在男同学腿上。以上规定,有没有问题?「老吴严肃地说完规定。

  大家默不作声,而我也死心了,连班上公认的班对都不能坐一起,这到底是什么烂规定,现在只能求老天帮我跟妍萱抽到一对了,虽然只有二十几分之一的机会抽到她,但我相信缘分会把我们绑在一起的,我坚定地看了女友一眼,她也正在用哀怜的眼光看着我。

  「好,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开始抽籤」,紧张的一刻来了,老吴拿起籤筒念到。

  「林玮傑,你跟廖雅欣一组. 念到名字的组合,男同学开始把你原来那张多的桌椅搬到楼下储藏室放,女同学负责把两人的东西整到你的抽屉内,马上开始动作」,第一组椅伴产生了。

  「何戎豪,你跟……」,哗声四起,没想到班对这么快被拆散了,听到这边我不禁担心起来。老吴不停念着一组一组的名单,我的心也跟着碰碰跳。

  「陈忠良,你跟王韵淳一组…」。

  「干(台北情色网757H)!」,阿良虽然用气音骂出来,但周围的人也都听到了。阿良是我麻吉,没想到他抽到了三大恐龙之一,成为了第一号龙骑士,真为他感到悲哀。

  但是再几号就轮到我了,也没空替他担心。

  「许建文」,老师叫到我的名字,空气瞬间凝结. 「你跟吴暐榕一组. 」
  没听到女友的名字跟我连在一起,突然感到心揪在一团,好难受,这代表她要坐在别的男同学怀里整整一学期了。担心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头低低的,脸色好难看,好像快哭出来似的。

  接下来,老吴陆续念好了几组,「何宇民,你跟吕妍萱一起,……」 .
  该来的还是要来,女友的椅伴也抽出来了,何宇民,是个书呆子,成绩在全班前五,也算宅男挂的,戴的眼镜镜片很厚,还会反光那种,斯斯文文不太讲话,在班上也没什么朋友。这人虽不讨喜,但也不让人讨厌,也许女友分到这椅伴已经是最好的选项了,至少他看起来满无害的,不像那些癡汉型的宅男或者是痞痞的小混混。希望他会安分点,否则就给他好看,我心里这么盘算着。

  「最后,吴永兴、林政成、应孟真,剩你们三个,依规定就凑成一组. 应孟真,你要轮流跟两位男同学坐,次序你们自己协调」。孟真红着眼眶不知所措的握着她好友妍萱的手。她是我女友的好朋友,也是个清新单纯的正妹,没想被分到『癡汉』吴永兴和他们那挂的林政成一组,成为全班唯一『一妻侍二夫』的组合,后来大家都在背后这么说他们。

  就在老吴宣佈完所有组合后,男同学陆续把自己的桌椅往楼下搬,其他班级也是一样,整个走廊都是轰隆隆的搬东西的声音。我无力的拖着桌椅,半路遇上阿良。

  「马的,要我给那只恐龙坐,一定没一节课腿就废了,我宁可被记警告到集满三大过,到时候大不了不读了,老子转学!」,阿良怒道。

  「别傻了,别的学校也一样执行吧,你就乖乖就范啦」,我这样回答。看到遭遇比我惨的阿良,顿时心情好了些。

  「对了,你跟谁分一组啊?」阿良问。

  我跟谁,刚一时都忘了去想,「好像是吴暐榕吧。」

  「靠!暐榕满正的唉。马的,这么爽你还一脸屎脸是在不满足什么,不然我跟你换」,阿良不平的说.

  能换我还真想换,威迫利诱也要跟何宇民那傢伙换回我的可爱女友。

  不过经他这么提醒,我才想起将来这半年我的椅伴——吴暐榕。我跟她之前完全没有交集,顶多说过两三句话,譬如借过、谢谢之类的。她就像个小大姐头,身旁总围着几个女同学像跟班一样。大概是因为她个性很直,常为她姊妹们仗义执言。但在男生眼里,她就是个恰北北的女生。

  虽然她不生气的样子,确实是满可爱的,留着一头及肩的中短发,笑起来很甜,但真的凶起来………哀~算了,我不敢再想下去,之后看着办吧。

  回到教室后,也刚好下课了,老师说:

  「下一节课开始,大家要依规定跟自己的椅伴坐好,我会严格执行」。
  语毕,下课钟声也响起,我赶紧找女友妍萱去我们顶楼的秘密小基地。
  ******************************

  「萱,你还好吗?不要怕,要是他敢欺负你,我一定找他算帐」。

  「还好啦,宇民看起来满乖的,应该不会欺负我。」

  挖哩,都还没坐一起,就已经叫那么亲密,突然觉得酸酸的。

  「没关系,每堂课就这么五十分钟,撑一下就过去了,你就当他是椅子不要管他就好了,反正坐久了脚也是我们男生在酸,你们女生也不吃亏。」

  妍萱听了我的安抚嘻嘻的笑,她的眼睛笑起来真的很可爱,弯弯的两个月亮。我忍不住把她往怀里一揽,轻轻地抱着她。轻抚她的长发,一股清新的玫瑰香味扑鼻而来,在早晨的屋顶,抱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特别温暖。而这原本属於我的身体,今后就要被别的男生佔有了,想到这边,不安的情绪一直涌现,只能抱着她,直到上课钟响。

  「好吧,我们也该下去了,至少我们可以期待明天的通识课,到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抱着坐在一起上课啦」,听我这么说,妍萱又回给我一个让人融化的微笑。

  ******************************

  为不让人发现,我们先后回到了教室,一到新座位上就看到我的新椅伴,怒狠狠的瞪着我。

  「许建文,你跑到哪里去了,都上课了才进来,害我一直罚站不敢坐唉。」,暐榕高声斥道。

  没想到这学期第一次说话,这小妮子就给我下马威,想必是想日(台北情色网757H)后骑到我头上来吧。看她瞪大了双眼,我只能唯唯诺诺的道了歉,然后坐上~属於我们俩的座位。不过接下来,换她要紧张了,夏季女生裙子很短,只能遮到大腿的一半,我用余光瞄了一眼她白皙透红的大腿、小腿和白色中筒袜,突然开始觉得这好像是个德政。

  「我警告你不要乱动喔!」,暐榕犹豫了半响,才慢慢抬起一只脚,紧张兮兮地用手压着裙摆,跨过我已坐在椅子上的双腿,然后慢慢的坐到我的大腿上。这一刻彷彿有一小时那么久,都忘了现在正要上课,忘了我可爱的女友就坐在斜前方不远处。

  就在她双臀贴到我腿上的同时,世界彷彿静止了。一股温热的感觉传来,已经够让我刺激了,她接着为了把双脚并拢,努力的把双腿挤进已经够窄的桌椅间距中,屁屁因此不停在我腿上摩擦着,我彷彿感觉的到,她的裙摆内,穿着的是点点碎花的小内裤,或是横纹的款式,也许上面有个小蝴蝶结,应该是粉红色的。想到这边,我感觉我下面已经有点反应了。

  还好老吴这时进来,检视了同学们座位的安排后,第一堂课就开始了。本来让人昏昏欲睡的历史课,因为前面就在我腿上的这个女体,而让人异常的亢奋.开始上课后,根本无心老师在讲什么,我环顾四周,这诡异的情景,女同学一个个坐在男同学腿上上课,有的是女生抄着笔记,男生探头在后面看;有的女生把课本立起来让后面的人看的到。而我女友呢,她也正坐在男同学的腿上,两人身体距离不到五公分,更不用说下面贴在一起的部分。

  刚好看到何宇民轻轻点了妍萱的肩膀,在她耳边细细地说了几句,妍萱默默的点头. 然后就看女友微微靠右继续的抄着她的笔记,她也算是班上用功的好学生。而何宇民把头往妍萱的左肩靠,用左手在抄写他自己的笔记,原来这傢伙是个左撇子。由我的方向看过去,两人就像是脸贴脸在一起用功的情侣,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但是光气也不能做什么,只好把注意力拉回到我前面这位小姐。她似乎完全不顾虑我的感受,也没打算让我看课本。算了,反正历史无聊透了,不看也罢.我无聊的发慌,双手只能垂着也不敢碰到她。这时才感觉到,跟她的距离真的好近,近到我可以透过薄薄的白制服,仔细的看到她胸罩扣带的花纹,它还是淡淡的粉红色,内裤我想应该也是吧,想到这不禁又有了反应。

  她的及肩短发,不断飘来了茉莉香,这是另一个女生的味道,

  属於我的「椅伴」。

  想到这里,心理平衡了点. 由她的脖子看到,她的皮肤真的好白,好想摸摸她的大腿,搂着她的小蛮腰,也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呢喃,偷亲一口她白皙的脖子。想到着边,感觉到我下面真的硬到不行,感觉隔着裙子,好像顶到了她的软绵绵的屁股缝了。

  突然发现她的皮肤泛起一阵粉红色底,该不会她也感觉到了吧。惨了,要是等下这小妮子当众骂我变态怎么办,她是那么直接的人。

  就在这么尴尬的气氛中,第一堂课漫长的进行着。我感觉腿已经麻到不行,只好小声在她耳边说:

  「可以动一下吗,你的腿?我的脚麻到不行了啦。」

  我从侧面瞄到她的脸,虽然很可爱,但气呼呼的嘟着嘴唇,很不甘愿的稍微移动了下身子,把腿稍微悬空抬起来。

  「这样可以吗?」,她小声地问。

  「在往后一点」,「再往左边一点」,就在我请她变换姿势的同时,感觉到她的屁股肉不断地在摩擦我那根,虽然隔着裤子裙子,也够舒服的了,这是之前和女友都没达到的境界。

  「到底好了没!」她不耐的问。

  「好了!就这样,可以坐下来了」,乔好角度后让她坐下来后,没想到这样的姿势,让我们下面更加贴合,而且因为桌椅间距真的很窄,我们的大腿紧紧贴在一起。她这次做得更后面些,她的后背都贴到我的腹部了,而我水平翘起的那根,由她的股沟下面穿过,卡在双腿缝间,龟头上面顶到一片软绵绵的东西,该不会是她的耻丘吧。

  想到这边,感觉它又更往上扬了。我由侧面瞄到她的脖子整个通红. 我想她一定感觉到了,等下下课惨了。

  课堂缓慢地进行,虽然我一动也不敢动,但随着两人呼吸的起伏,我感觉到龟头与那片顶到的软绵绵,不断的跟着身体的律动细微的摩擦着,真的好舒服,这就是男女间最私密的部位,最亲密的接触了吧。跟着高涨的情绪,感觉再这样下去没多久它就会爆发. 我开始享受起这一切,突然不想这堂课就这样结束。
  但事与愿违,「噹噹噹~」下课钟响!

  结束了亲密的第一次接触,结束了这学期全新的一堂课. 女生们纷纷站起身来,远离自己紧贴一堂课的椅伴,小团体们聚集在一起,轻声讨论刚刚那令人尴尬的一堂课.

  伴着胀痛的下面,和麻痺无感的双腿,我知道,我的高中生活,由这个高二上开始,将会有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