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同学到同事的优越感
同学到同事的优越感

同学到同事的优越感

「喂,你在发什么呆,还不快把资料整理好!」她不屑地瞪了我一眼,脚下的尖头高跟鞋狠狠踢了下我的小腿。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打开电脑文件。

  这是第几次了,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我的轻蔑……虽然我不懂为什么,但我还是很清楚的知道:她很厌恶我。

  我之于她,犹如腐败的食物或者散发着恶臭的垃圾一般。

  从大学开始同系同社团,毕业以后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她沿袭了从前的习惯使唤我。

  其实她这么骄傲也是无可厚非的,每年都当选校花,公司里的小开或者主管都对她表现出兴趣,而她自己本身也是家境殷实的大小姐,这种建构于优越基础上的骄傲不仅是与生俱来,而且在面对比自己低下的人时自然会变本加厉。

  「学姐,资料我传到你信箱了。」

  「哼,太慢了。」

  她打开电脑,检查了一遍档案。

  「还不快点,要迟到了。」

  我叫了计程车,跟她一起去了聚会场所,那是大学社团的聚会,去的都是熟人,我喝了不少酒,学姐有事,一如惯例,喝醉的她被大家推给我。

  其中一个学长调侃道:『因为你是她的仆人嘛……哈哈哈!』哈什么哈,可恶。

  学姐她醉了虽然很安静,也不说话,但毕竟是大美女,那种魄力还是让人很难放松啊!

  我把她送回家,才正要离开时,躺在沙发上的她醒了。

  「喂!你过来。」

  她命令道。

  我回头望着她。

  「叫你过来,笨蛋!」

  我没动。

  「快点过来,你听不懂人话吗!」

  她醉得失去理智,反倒过来拉我。

  我被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只好无奈地问:「又怎么了,学姐?」「刚刚在计程车上,你摸了我的胸部吧,变态。」……我没有。

  话说回来,是你往我身上靠的啊,小姐。

  「哼,变态就是变态,色狼,下流!」

  彷佛感受到我无言的否认,她得意洋洋地骂道,甚至抬起一只脚,用高跟鞋踩住我的裤裆,用力蹭了几下,「连这个肮脏的地方也有反应了啊。」「我是性功能健全的男人。」她哼哼笑了几声,脱下高跟鞋,用脚踩着我的下体,我自然有了反应,却不全是因为被踩,而是看到因为她抬起腿后窄裙间隐约露出的那个地方。

  很快地,我完全勃起了。

  西装裤里的阴茎胀得发痛。

  她收回脚,表情娇憨天真:「啊,好大。」

  我沉默地望着她。

  过了半晌,她似乎生气了:「你到底在搞什么啊!是不是男人!这种时候,旁边有这样一个美女,不是应该早就扑过来了吗!」……这女人真的是醉了。

  「我不跟你做。」

  我说。

  「为什么?」

  她很震惊,「你知不知道我蝉联四届校花!」

  我没再说话,但是表现出的是明白的拒绝。

  她好像有点急了,匆匆道:「那,那我帮你乳交嘛……」「……」「……用舔的也可以,我会吞下去……」

  她羞得面红耳赤。

  「……」

  「那……让你射在里面,这样总行了?」

  「学姐。」

  我开口道:「我就在这里,你要做什么我不会干涉,也不会配合。」「什么意思……」她呆呆地道。

  「我什么都不会做,如果你主动,那就是你强奸我。

  我对你兴趣不是很大,如果你想要,请自己来。」「你明明都这么这样了还嘴硬!」她恼怒地道。

  「那里是生殖器官,就算是被狗舔也会有反应,何况你只是踩了几下。」她犹豫了很久,终于跪下来,解开我的裤头,含住我的阴茎。

  看得出来她经验丰富,每次都含得极深,用喉咙的嫩肉细细磨蹭,舌尖舔着前端的小孔,双手揉着下方的阴囊。

  确实很舒服,就在我快射出来的时候,她起身,脱下丝袜,全身还衣着整齐,手伸到裙子里拉下小内裤,绕过两腿褪下,随手扔到一旁。

  她的内裤早已湿了,那一大片水渍不太可能是短时间造成的。

  或许,在聚会中喝酒的时候,她就已经兴奋了。

  因为身体内部空虚得不得了,又湿成那个样子,想必慾火焚身甚至顾不得我是她仆人般的学弟,急切地要我满足她。

  好下贱,只要是男人、只要有能填满她的阴茎,就能上她吗?

  她把腿分开,跨坐上来,毫不羞耻地用手揉自己的阴部,手指翻开花瓣似的地方,伸进了深处,一边进出摩擦一边撒娇道:「你摸我嘛……快点……」「学姐,你真淫荡。」我说。

  「来啊,我让你摸……怎么碰都可以!」

  「不。」

  我依然拒绝。

  她急得彷佛要哭了,手指揉得越来越重,终于放弃地抽出手指,扶着我的阴茎,主动让我进入。

  我完全没配合,两手放在一旁,只听见她低低的哭声:「不行了,呜……好大……好烫……」「学姐,才进去一半呢。」

  我嘲笑道。

  「可是,真的不行……」

  她浑身发软地哼道,两腿一松懈,整个人登时坐到最底,发出了高亢的呻吟,容纳着我的地方也瞬间溢出一片热潮。

  「你弄脏我的裤子了。」

  我说。

  她晶莹剔透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沾得我的裤子都流下了痕迹。

  「你少罗唆。」

  她不敢动弹,软软地靠在我胸前,体内满足地一阵收缩。

  「浪货。」

  她气得脸上发红,突然开始伸手解开衣服,露出性感的蕾丝胸罩,解开后扣,抓着我的手去摸她那对雪白柔软的乳房,嘲道:「你别搞错了,跟这样的我发生关系是你一生的荣耀。」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艰难地挪动身体,那软嫩潮热的内部包裹着我,反覆套弄,耳边则是她几近浪荡的喘息,突然不知摩擦到哪里,她发出尖叫,体内一阵痉挛。

  「这么快……?」

  「我忍好久了。」

  她埋怨地道,「刚刚聚会你跟学妹在厕所里胡搞,还插个不停,真的好过份!也不想想有人要上厕所!」「你都听到了?」

  「厕所外面的门又没锁,人家又很急,只好偷偷尿在……」她突然停下,没继续说下去,脸也因为羞耻而涨红。

  我有些意外:「尿在哪里?」

  她死都不肯说。

  「不说?那至少让我看看吧。」

  我说。

  「谁要给你看!」

  她很凶地骂道。

  「让我看,我就主动跟你做。」

  我顿了下,又说:「你也听到了吧,刚才学妹可是被我干到哭出来,腿软得甚至走不出厕所喔……?」她一脸为难犹豫,半晌后才勉强道:「好啦。」「那你先让我看。」她一怔,又羞又怒地抽身离开。

  我们转换阵地到浴室内,她蹲在地上,闭着双眼,酝酿着什么似的,没多久,她说:「我想尿尿了。」「嗯。」

  「真的一定要……?」

  我点头。

  她又羞又气,似乎想要骂我,又不知道该骂什么。

  我只好从善如流抱着她,强迫她背对我采取跪趴的姿势,毫无徵兆地把阴茎插进那个还很湿润的地方,说道:「那好吧,我们做完之后你再来。」她浑身簌簌发抖,哭着道:「我刚刚就说想尿了!你怎么还……」我在她耳边笑着说:「没关系的,你现在也可以尿。」「可是你还插在里面!」她生气了。

  「反正尿道跟阴道又不在同一个地方。」

  我咬了她的耳尖,下身狠狠顶入;「不知道……你会先失禁还是高潮?」她呻吟出来,浪得跟几百年没被干过一样。

  二十分钟后,她就像条被干得无力反抗的母狗一样,体内含满精液,爽得夹紧腿而失禁。

  字节数:577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