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和前男友的重逢
和前男友的重逢

和前男友的重逢

如约而至的最后一个寒假终于到来了。

  情绪依然低落,不过既然回到家里,总要摆出一张笑脸应付老爸老妈,谈到找工作的事情,老爸问我打算回家还是留在那个远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学校所在的城市,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他:“回家。”

  听到我这么说,老妈显然高兴得过了头:“那你打算找个什么工作?”

  我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具体的想法,尤其在和王彬分手之后,根本没有心思考虑这些,现在老妈问起来,我随口就道:“找个清闲的吧。”

  “懒丫头!”老妈笑了起来,对老爸说,“前些天看见老吴的时候他不是说想找个助理,要不你跟他说说?”

  老爸点了点头,老妈嘴里的老吴我很熟悉,是老爸多年的朋友,我一直叫他吴叔叔,是个当律师的,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律师事务所。

  老爸听老妈说起这个话头,抄起电话,没拨号码,反过来问我:“你的司考成绩下来了吗?”

  我一愣,我确实报了名,也去参加了考试,可我一没有信心通过,二是赶上跟王彬闹分手,压根就没想起来查成绩,现在老爸这么问,我赶紧回到自己房里拨通了声讯电话。

  通过,这可能是对我的一种安慰?我走出房间把这个结果告诉爸妈的时候,他们一个劲儿地笑。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老爸给吴叔叔打了电话,吴叔叔说只要我想去,他就一定要,所以我的工作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定了下来,第二天我就跟老爸去了吴叔叔的律师楼,直接把聘用合同拿了回来——我需要这份合同回学校办理相应的手续。

  转眼到了春节,初一那天晚上,王彬给我打来了电话。

  在这之前他曾在网上找过我几次,想着缓和我们的关系,我无一例外地拒绝了,他这次打来电话没有再提出复合的请求,只是简单问了问我的近况,我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告诉他我一切都好,不用惦记。

  王彬最后在电话里说:“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我用手掩着嘴挡住自己的抽泣:“是的,我们还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过得很快,每个人都忙着为毕业后的事情奔忙,我还是每天窝在宿舍里,直到论文答辩之后,才恍惚有一种末世的感觉。

  走在校园里,看着学弟学妹们叁叁两两的走过,那些我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景物在刺眼的夏日阳光照射下反射出的光芒,晃得我眼睛发酸。

  六月二十六号,我想我会一直记得这个日子,王彬打来电话说想再见我一次,这一回我没有拒绝他。

  到了约好的时间,我收拾好自己的妆容,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偏襟上衣和一条碎花长裙,那是认识王彬那天穿的衣裳,看到我穿着这身衣服从楼里走出来,等在外面的王彬笑了。

  他的笑容很复杂,有一丝欣喜,但是更多的是无奈,我看到他今天穿得很整洁,没错,这就是我一直爱着的那个男人。

  我们坐在学校的湖边,聊起这段时间的事情,两个人都在小心地避开那些敏感的话题,到了天色黑下来的时候,我对王彬说:“我陪你喝点酒吧?”

  王彬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们在学校里面的食杂店买了六瓶啤酒,我拎着两瓶,王彬提了四瓶,在校园里走过的时候,我看到好多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我没有跟王彬回去那个宿舍,穿过教学楼之间的小路,我们从侧门进了体育场,坐到一个锁紧的铁门前面,两边是水泥垒起来的高墙,我靠在墙上,喝了这辈子的第一口酒,很苦。

  我本来以为自己会哭,可是我没有,就在我用很淡然的目光看着王彬的时候,我看到了他脸上的泪水。

  喝酒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说话,直到六个酒瓶七扭八歪地滚落在一边的地上,王彬忽然把我紧紧抱住,我闭起眼睛,享受着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给我的拥抱。

  然后他的嘴就压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早知道会是这样,我今天肯来见他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当他伸手来解我的衣服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的反抗或者拒绝,但令我诧异的是,王彬今天手抖得特别厉害,甚至比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更加无措。

  我看着王彬的脸,由着他把我的衣服,胸罩,裙子和内裤一件一件脱下来,当我赤条条躺在自己裙子上的时候,看见满天星斗。

  一切就跟我们以前相爱的时候一样,他伏在我身上,缓缓进入我的身体,把头埋在我的乳房间轻轻亲吻着,我用双臂环绕着王彬,用手指在他的背上划动。

  我想那一刻我可能像个处女。

  阴道里王彬的阴茎来回慢慢地抽插,好像一根炽热的铁条,我反复地吸着气,一次次收缩自己的身体,让下身尽量变得紧致,用阴道壁死死箍住那根曾经无数次带给我快乐的肉棒。

  也许是我的反应超出了他的意料,王彬撑起身子,看着我的脸,接着腾出一只手开始抚摸我的面颊,我在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只是“我爱你”这叁个字始终没有从我的嘴里说出来。

  我用乳房在王彬的身体上蹭着,盘起双腿环绕在他腰上,压着他的屁股让他的阴茎在我的身体里进入得更深,龟头顶在子宫口上,那种直达身体中心的碰触让我战栗不已。

  王彬停下抽插的动作,静静抱着我的身子,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我吮吸着王彬的舌尖,如同孩子体味着最喜爱的糖果,下体却越来越痒,恨不得让他马上把我整个人扯碎撕烂。

  我没有等太久,片刻的温存过后,王彬终于爆发了,他直起身把我的双腿几乎拉成一字形,阴茎迅速开始在我的身体里狠命地冲刺,似乎想把我穿透,我忍着大腿根部的酸痛迎合着他的撞击,阴阜逐渐开始麻木之外是阴道深处强烈的酥麻。

  接着就是“啪”的一声,王彬的手掌扇在我赤裸的乳房上,借着星光,我看到王彬的手反复落在我的身上,他一定很恨我吧?我把乳房又向上挺了挺,只要他能够发泄出来就好,我一边这么想一边忍受着他的抽打,疼痛从乳房上传来,带着些许变态的快感。

  我知道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小腹也开始一阵阵痉挛,就在我从紧闭的牙缝里挤出一个“啊”字的时候,王彬一下子扑倒在我身上,紧紧搂着我的身子,顶在我阴道尽头的阴茎剧烈收缩起来,一股热流喷进我的身体,与此同时,我感到身体中的某个地方像攥紧又张开的拳头一样抛出一汩汩热乎乎的液体,随着王彬抽离我的身体,瞬间染湿了屁股下面的裙子。

  我就这样一直躺着,看王彬坐起来靠在我旁边,他盯着我的身子,看了很久很久,然后轻轻拉过旁边的衣裳盖在我的身上。

  我推开王彬的手,把刚盖上来的衣裳又扔在一旁,合上自己的双腿,像一个死掉的人一动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我爬起来开始穿衣服,这时王彬已经穿好了衣服,我扣好纽扣,坐在他身旁,我们两个就这样一直傻傻坐到天亮,其间一句话也没有说。

  等到天边冒出一丝光亮,我才拢了拢头发,站起身对王彬说道:“我走了。”

  王彬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拉住我的手,我轻轻甩开王彬,叹了口气,这次我没有再停步,径直走出了体育场,我想如果第一次见面时我就不理他只留给王彬跟现在一样的背影,也许我们都会快乐得多,但是那一天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回到宿舍,我拿了一面小镜子躲进厕所,解开衣服看见乳房上红红的手印,有些刺眼,抬手摸去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心里面却似乎轻松了很多,原来对王彬满满的欠疚好像一瞬间少了不少。

  接下来的几天里,姐妹们纷纷踏上了回家的火车,我没敢最后走,因为不想经历太多的离别。 我走的那天这个城市下起了小雨,二姐抱着我的头在火车车厢门口大声地哭,看她的架势仿佛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我了一样。

  火车开动的时候,我一直望着窗外,也许是想看到某个人的身影吧,然而直到火车离开站台,我什么都没找到,如此,也好。

  到家之后是最后一个暑假,其实假期此刻已经不再重要,只是早上几天班和晚上几天班的分别,尽管如此,我还是打算多休息一些时候。

  第二天,我换了一个电话号码,把新号码群发给了所有的朋友,除了王彬,我觉得他已经不再需要这个,或者说我希望他不再需要我的电话了。

  到家之后的第叁天晚上,我接到了馨儿的电话,约我明天出去逛街。馨儿大名叫叫何馨,是我的闺蜜,高中的同学,高考的时候成绩不好只上了一所师范中专,所以比我早一年毕业,现在在一家中学当老师。

  既然是闺蜜的邀请,我自然满口答应下来,这些年在外面上学,我们也只有放假的时候才有机会见面,现在我既然回了家,总要跟老朋友多亲近亲近。

  北方的夏天同样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我第二天出了门就有些后悔,我穿的实在有点儿多,一件麻布的连衣裙,不过话说回来,再少也没法少了。

  馨儿在一家台式茶餐厅等我,她知道我最喜欢那里的冰沙,我到的时候,馨儿已经点好了一大杯花生冰沙,我把背包放在一边坐到馨儿对面,盯着满满的杯子:“你今天怎么没偷吃我的?”

  “我可不敢吃了!”馨儿笑着捏了捏肚子。

  我看到那里隆起一堆肥肉,马上笑了起来:“这半年没见,你怎么胖成这个样子?”

  馨儿哭丧着脸:“别提了,本来我就比你胖,上了班之后就更完蛋了,哪像你怎么吃都没事,羡慕嫉妒恨啊。”

  我没理她,盛了一勺冰沙放在嘴里,清凉的感觉很快从喉咙延伸到身体的每个毛孔:“今天想逛哪里?买什么?鞋?衣服?”

  “没想好,先坐坐。”馨儿看着我,“你下个月二号没事吧?”

  我想了想:“没事,干嘛?”

  “那就去给我当伴娘。”馨儿接着说道。

  我一愣:“你要结婚了?”馨儿点了点头。

  “这么快!”我张着嘴,“你着什么急啊?前些天不是还说最早也要明年开春之后吗?”

  听我这么问,馨儿叹了口气:“唉,我能等,他不能等。”说出这句的时候,馨儿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你有了?”我大叫起来。

  “小点儿声!”馨儿制止住我,“你明白了,下月二号,你当我的伴娘。”

  她的口气不容置疑。

  我点了点头:“可是……伴娘不是都要处女的?”

  “你不是?”馨儿皱起眉头看着我。

  我又含了一口冰沙:“你当我真的没人喜欢没人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起了王彬,心头一阵发疼。

  “管他呢。”馨儿呲着牙对我坏笑,“又没人扒着看你的处女膜,你当就是了。”

  “恶心!”我把嘴里的冰沙咽下去,对馨儿做了一个粗鲁的手势,“好吧,我当你的伴娘,不过你可别让那些宾客欺负我。”

  “放心吧,绣绣。 ”馨儿叫着我的小名,“谁敢欺负你,老娘我剁了他的狗爪子!”

  “好,你说的。”我看了看馨儿表情夸张的脸,又瞄了一眼她的肚子,嗤嗤笑了起来。

  和馨儿聊完天之后,我们在附近的商场随便逛了逛,逛街的时候馨儿未来的老公打来电话,邀请我吃晚饭,没有拒绝的理由,六点一刻,我和馨儿到了约好的地方,看到徐飞和一个年轻男人正在街边等着我们。

  徐飞就是馨儿的男朋友,未来的老公,我之前见过几次,是个老实人,不过说实话,我对徐飞的印象并不好,理由很简单,我喜欢有学问有教养的男人,可徐飞只是个中专毕业生,虽然现在在一家国企工作,但我每次看到他都觉得他是个没有内涵的无趣的家伙。

  跟徐飞在一起的男人叫周一帆,徐飞给我介绍的时候说是他的好朋友和同事,也是他和馨儿结婚时的伴郎。我礼貌性地对周一帆笑了笑,事实上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刚刚认识的人交流,也许是性格的原因,也因为这样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个不太好接近的女生。

  随便找了一家饭店,就座的时候我又仔细打量了周一帆几眼,平心而论,这个男人长得不算难看,在发现我观察他的时候脸上还会露出腼腆的表情,看来徐飞的朋友也跟他一样是个老实坯子。

  吃饭的时候我们先说了说关于馨儿和徐飞婚礼的事情,我对徐飞说担心有恶搞伴娘的情形发生,徐飞一再保证不会,之后闲谈的时候馨儿说起我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我看到周一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神色。

  第二天上午,我还没起床就又接到了馨儿的电话,她开口就问:“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馨儿接着说:“昨天晚上周一帆给徐飞打电话,他对你挺有感觉的,想让我帮忙撮合,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还好啦。” 我回答馨儿,“可我现在不想找男朋友。” “我跟你说啊,周一帆人还不错,虽说只是个普通大学毕业的,不过已经上了两年班,在单位挺受领导重视的,人也挺本分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馨儿的八婆潜质这一刻表露得格外透彻。

  “别啦……没兴趣,没感觉。” 我拿着手机连连摇头。

  馨儿就跟没听到我说话一样:“第一次见面,没感觉也不奇怪,要不你们多见几次?明天怎么样?我做东,你想吃什么?鱼火锅怎么样?” “行行行……”我真是受不了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随口应承了下来。

  见谁都无所谓,除了王彬,其他的男人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分别,就当是多结识一个朋友吧。

  再次见到周一帆的时候,我看得出他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从穿着到说话都开始谨慎起来,虽然整个过程我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笑容,但能够感觉出周一帆真的很高兴。

  之后在馨儿的安排下我们又见了几次面,也逐渐熟悉起来,不过我还是私下对馨儿表示周一帆并不适合我,馨儿也总是对我说先接触着看看,时间长了没准就会有感觉了。

  八月一号晚上,我依约到了馨儿的家里,明早就是她的婚礼,我这晚是一定要陪在她这里了。

  其实馨儿不该让我当她的伴娘的,我比她高,比她白,还比她苗条,而且我自认也比馨儿更漂亮一点儿,这是她的好日子,主角应该是她而不是我,我不想抢馨儿的风头,所以只穿了一双鞋跟很低的高跟鞋,礼服是馨儿给我准备的,一件白色低胸的旗袍裙,幸好还不是太短,站直了足以盖住半个膝盖。

  为了保险,我在里面穿了一件很紧的塑身内衣,紧得就算我自己要脱下来也要费尽力气。

  事后证明我的准备是多余的,婚礼的全部过程很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事情发生,唯一的难点就是帮馨儿挡酒,这对极少饮酒的我来说恐怕比死还要痛苦。

  这个时候周一帆帮了我的大忙,但凡有宾客举杯,他总是抢在我前面把酒喝掉,虽说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喝下几杯,那种辣辣的液体冲进胃里,伴着刺鼻的味道,我没有当场吐出来真称得上是个奇迹。

  大部分宾客散去之后,我和周一帆还有部分跟馨儿和徐飞关系比较好的客人把新郎新娘送到了洞房——那是馨儿夫妇在酒店租用的一间豪华客房,男宾客嚷着要闹洞房的时候,我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他们给馨儿关上了门。

  接着就是一阵推搡,我当时身子软绵绵的,根本无力抵挡那些精力旺盛的男人,其间不知道是谁的手还摸到了我裸露的肩膀,这时周一帆用胳膊架在了我头上,可能是用力过猛,他的手在门框上撞出了血。

  看到伴郎受了伤,宾客们才不再闹腾,周一帆捂着手和我将他们一一送走,然后敲开门跟馨儿和徐飞说了一声,我就和周一帆出了酒店,坐上馨儿给我们准备好的车。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再加上喝了酒,我跟司机说了我家的小区名字之后就在车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房间的沙发上,身上盖了条毯子,周一帆坐在我对面,手上贴着好几块创可贴,见我睁开眼睛,他开口道:“醒了?”我点点头,感到头还是有些晕,而且很疼,我捂着自己的头:“这是哪里?” “我家。” 周一帆笑了笑,“你没说你家的门牌号,我看你睡得那么香,没忍心叫你,所以就……” 我有点儿不好意思:“那我是怎么上来的?难道?” 周一帆点了点头:“我抱你上来的,还好你不重。”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把毯子放在一边:“谢谢你,我该回家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迈步往门的方向走,没想到伸出的腿没有一丝力气,还没来得及调整我就向一边的茶几摔了过去。

  但我并没有倒在地上,周一帆的手臂已经牢牢接住了我。

  他扶住我的时候,手臂压在我的胸前,一种踏实的厚重感。

  我没有站起来,也没想站起来,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好安心,我很想就这么一直贴着这条手臂把这种感觉继续下去。

  周一帆可能有些惊讶于我的反常,也是半晌没有动,直到发觉我压根不准备起来的时候才托起我的上身,从后面抱住了我。

  他本是我一直在拒绝的男人,我也没有理由享受他的拥抱,可当周一帆开始亲吻我的耳垂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今天怕是又要做那些出格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我的塑身内衣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脱,周一帆脱掉我内裤的时候,我的下面已经流出了淫液。

  我全身赤裸躺在周一帆怀里,看着他兴冲冲地把我抱进卧室,周一帆将我放在床上的时候,他的阴茎雄赳赳地挺立在我面前。

  进入很顺利,我很快就感受到了阴道里被塞满的充实,周一帆的力气与他的外表有着显着的区别,我的身子被他紧紧压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

  下身的酥麻像海浪般一波波涌来,我开始低声地呻吟,也许是被我的反应刺激到了,周一帆忽然把阴茎从我的阴道里抽出来,然后用力把我翻了过来。

  我趴在床上,周一帆分开我的双腿伏在我身上吻着我的后背,龟头随着他的动作在我的阴唇上扫来扫去,痒痒的感觉让我期待着被再一次插入。

  他当然没有让我等太久,就在我试图耸起屁股的时候,周一帆的阴茎已经冲了进来,阴道被充满的快感同时袭向我的身体,我把脸侧向一边,大口喘着气。

  然后平放在身体两边的手臂就被周一帆抓了起来,他把我的双臂放在我的后背上,用他的左手死死按住,又用右手在我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我“啊”了一声,明明很疼,可我却分明更加地兴奋,阴道里的阴茎似乎也变得比刚才还要粗大,我费力地撅着屁股,去迎合周一帆的撞击。

  周一帆掐着我的手腕,在我的身体上不停地用劲抽插,被他稍显暴力压紧在床上的这种感觉令我恍惚觉得自己是在被强奸,可是下体反复传来的快感提醒着我自己的身体是多么需要那根并不熟悉的肉棒的插入。

  十分钟?还是十五分钟?周一帆就这样一直冲击着我,就在我感到一阵眩晕的时候,阴茎忽然从我的身体中离开,一股热热的液体洒落在我的裸背上。

  周一帆放开我坐到床边,在我望向他的时候躲开了我的眼睛,我把发麻的手摸向背后,精液沾湿了我的手指。

  我起来走到客厅穿衣服的时候,周一帆跟在我后面说道:“苏锦,我……你能不能等下再走?我想跟你聊聊……” 我摇了摇头,穿好衣服跟周一帆说了句“再见”就走出了他的家门。

  聊聊?聊什么?有什么好聊的?我不过是刚好需要一个男人,周一帆不过刚好就是那个男人,这么简单的关系有什么好聊的?

  第二天我没有出门,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接通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马上传进我的耳朵:“苏锦,我是周一帆。” “哦,什么事?” 我不记得给过他我的电话。

  只听周一帆继续说道:“我在你家楼下,你能不能下来一趟?” 我一愣,心里开始暗骂馨儿,一定是他告诉周一帆我家的具体位置,可人家既然来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下一趟楼。

  穿好衣服来到楼下就看到了周一帆,他今天穿得非常正式,手里还抱着一大束花,那是我一直期待王彬对我做的事情,可是每次我要求王彬送花他都会皱着眉去算账,然后告诉我一束花足够买两盘排骨把我吃成一个大白胖子。

  我喜欢王彬叫我“大白胖子”时的表情,看着周一帆手里的花束,我淡淡笑了笑。

  见我不说话,周一帆把花递到我面前。

  我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不要。” “你不喜欢?” 周一帆微微愣了一下,“你喜欢什么我送你啊。” 我又笑了笑:“找我什么事?” 看我始终一个表情,周一帆的神色有些紧张:“苏锦……你知道,是这样,其实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想……” “想我做你的女朋友?馨儿跟我说过了。” 我看着周一帆,“她应该也跟你说过我不同意了吧?” 听我这么说,周一帆脸上的五官开始凝固:“为什么?我有什么你不满意的地方我可以改的,只要你喜欢……” 我再次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你,也没有喜欢过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明白了吗?” “那你为什么……” 周一帆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为什么跟你上床?” 我轻笑了一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上了床又怎么样?” “苏锦……我没想……” 周一帆吞吞吐吐。

  “没想到我是这种女人?” 我盯着周一帆的脸,“你和我都不是小孩子,那种事能说明什么?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谢谢!” 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身上了楼,再没理会周一帆,我想他的表情现在一定很难看,但那与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其实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坏,但也喜欢不起来,如果他今天不是这么贸然来找我,我们的朋友关系至少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选错时间远比做错事情的后果更严重,尤其是他手里那束该死的玫瑰花!

  回到家我在门上倚靠了很久——远在那个多雨城市的某个人此刻是否也在捧着花等待着另个女孩?或者也像我这般想起过去的某个时刻,谁知道呢?

  如果真有人笑得比哭还难看,那就是现在的我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