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天堂在左
天堂在左

天堂在左

(一)

  刚读完大学的林刚一毕业就去了南方最繁华的城市深圳。来深圳打工没多久,他便遇到了一个让他永远刻骨铭心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是林刚在找房子时遇到的,她是个二房东。

  林刚见她第一眼时就有些眩晕,这正是林刚喜欢的那一类型!漂亮的脸蛋,修长的身材,可爱的表情,还有一双美腿!林刚一直喜欢女人的脚,这是他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林刚总认爲一个女人的脚对男人是最有吸引力的,尤其是那种脚型又美,腿又漂亮那种,林刚见了就会暗暗直流口水。

  林刚假装侃价,「九百太贵了,能不能少一点,美女?」「不贵啦!你在深圳哪里能租到这麽便宜又好的房子,再说我这里还有这麽多家俱,还有电视冰箱洗衣机,你都不用再花一分钱」林刚趁美女介绍的当口,迅速扫了一下屋里,这是个两房一厅的房子,在深圳像这种农民房一般只租一千四五左右,林刚只租其中一个房间却要九百,实在是有点黑。林刚注意到厅里大门後面有一个鞋架子,上面摆满了高跟鞋、女式休闲鞋还有拖鞋。看到这里,林刚便不再磨价,「那好吧,就这样定了。我晚上搬过来」林刚搬来後,便了解了下美女的情况。美女叫小蔚,年龄和林刚差不多,不过来深圳已经两三年了,和她一个房的还住着一个女孩子叫阿娟,只不过前不久回家了还没有回来。

  互相介绍完後小蔚给林刚订了一些合租规矩,他都一一答应了。其实林刚根本就没有细听,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小蔚在做文秘,有时会去夜总会兼职啤酒推销。林刚没住多久便摸清了她的规律。晚上九点後只要美女不在家,他就开始大胆行动起来。打开电脑,登录一会儿恋足网站,先酝酿一下情趣,然後到厅里捧来小蔚的高跟鞋开始自慰起来。林刚真的很喜欢小蔚的鞋子,小巧又漂亮,没有什麽难闻的味道。有些鞋子估计是穿久了,鞋里有些磨损,林刚就拼命舔那里,同时幻想着是在舔小蔚的脚。不到一个月林刚就把鞋架上每双鞋子都舔遍了,这个月他自慰的次数都超过以前几个月的总和了。

  这天晚上林刚又舔着鞋子自摸起来。正要射出来,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林刚吓得弟弟都软了下去。他赶紧把鞋子收了起来,穿上裤子,幸好他的房门是关的。林刚拉开门,发现小蔚似乎喝过酒了,脸红红的正躺在厅里的沙发上。小蔚没注意到少了一双鞋子,一只手捂着前额很痛苦地对林刚说:「有没有水?」林刚马上去饮水机倒了一杯水过来。喝了水小蔚好了很多,过了一会儿就安静地睡了起来。林刚没有马上回屋,他在边上偷偷欣赏起来。

  沙发上的小蔚好美,黑色的连衣裙勾勒出动人的曲线,一双动人的大腿上裹着长长的肉色丝袜,一只脚的腿踝上还有一根银色脚链,使小脚看起来更加的诱人。林刚看得口开舌燥起来,他盯着那只小脚咽了咽口水。林刚心里开始狂跳,他大着胆子慢慢蹲了下来,头靠近小蔚的脚部,开始在脚底嗅了起来。小蔚的小脚闻起来有点酸酸的,估计是丝袜脚在高跟鞋里套久了,又走过路。但是并不难闻,而且还有一些其它的淡淡的香味。林刚冲动起来,忍不住用嘴轻轻碰了下脚跟。看了看小蔚没什麽反应,林刚胆子大起来,伸出舌头开始由足底轻轻亲了起来。林刚兴奋得难以言状,下面硬得要爆发了,他长这麽大还是第一次偷亲到女人的丝袜脚,温温的感觉又真实又像是在梦中。林刚正陶醉地舔着,突然感到舌头一空,小蔚缩回了脚正立起上半身瞪着他。林刚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小蔚并没有大骂,只是冷冷地问,「原来你喜欢舔我的脚?」林刚满脸通红,不敢应声。「还以爲你挺老实的,没想到原来你这麽变态!」林刚羞死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是大学生呢,是不是读书时你们老师上课就教你们怎麽舔女孩的脚呀?」

  小蔚这话不知是开玩笑还是嘲笑。林刚不敢乱应声,只得嚅嗫地说,「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看到林刚可怜兮兮的样子,小蔚饶了他,「好了,这次我不怪你了,下次你可别这样偷偷摸摸的。」

  林刚听完赶紧道歉「对不起,小蔚,下次我再也不敢了。」说完逃命似的回屋里去了。在床上林刚紧张激动了好久,才吐了口气,终于放松了下来。

  (二)

  这几天林刚见到小蔚都做贼似地不敢主动跟她打招呼,不过小蔚看上去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还是像往常一样。这天晚上林刚正在自己房里上网,突然小蔚过来敲门。林刚开门让小蔚进来。小蔚看上去刚洗过澡,头发湿潞潞的,还穿着浴衣。林刚找了张椅子让小蔚坐下。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你真的很喜欢我的脚吗?」

  小蔚突然问道。林刚不好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呵呵,你不要害羞,我早都知道有的男人喜欢舔女孩子的脚」林刚很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怎麽知道的?」小蔚沉默了一会儿,然後有些伤感的道,「我以前的男朋友也喜欢这个……」

  林刚没再问下去。突然小蔚擡起来,盯着林刚,「你想不想舔我的脚?我今天满足你!」

  林刚听後差点没晕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蔚真的就慢慢擡起一只脚翘在林刚嘴边。林刚看着那只脚,真是好漂亮,又白又嫩,脚弓很美。林刚忍不住就一口就吻了下去,好香,脚趾满是沐浴露的香味。林刚激动得把小蔚的脚趾一根根舔起来,舔完脚趾又舔脚底和脚跟。小蔚被林刚的舌头舔得直发笑,连声叫,慢点慢点。林刚不知舔了有多久,正沉浸在快乐之中,小蔚突然把脚抽了回去。「你以前帮女孩子口交过吗?」

  林刚摇头。「那你如果肯帮我口交,我就让你舔个够!」小蔚盯着林刚道。林刚听到快要幸福死了,忙点头答应。小蔚让林刚去床上躺着,然後起身脱掉浴衣。小蔚浴衣里面什麽都没有穿,林刚看得快要窒息了,眼睛看着小蔚的胴体喘不过气来。小蔚坐在林刚身边,两只脚翘起来压在林刚脸上揉搓起来。小蔚的脚很小,两只脚还盖不住林刚的脸,林刚在脚下拼命的舔。

  正舔着,小蔚突然收起了她的双脚,慢慢站起来,然後走近林刚的头部,将双脚跨在林刚的脸两旁。小蔚慢慢蹲下,将臀部慢慢压在林刚脸上。林刚被小蔚胯下的芬芳刺激得小弟弟都快要爆发了。林刚忙伸出舌头努力的舔了起来。小蔚被舔得兴奋不已,开始忍不住呻吟起来,双手用力的揪住林刚的头发,屁股也一翘一翘地配合着林刚的舌头。小蔚下面的水越流越多,但是林刚一点也没有放过,只要是小蔚身上的东西,他都觉得是美好的。突然小蔚大叫了起来,林刚感觉他的头发被揪得生疼,都快要被揪掉了,他还没明白怎麽回事,小蔚便在他嘴上高潮了,欲望的汁液糊满了林刚一脸……小蔚无力的瘫坐在林刚的脸上,林刚都快喘不过气来,他赶紧推了推小蔚。小蔚终于站了起来,露出满足的微笑,对林刚说道:「可把我爽死了,原来你这家夥舌头这麽厉害的……」林刚的小弟弟胀得好难受,他就势抓住了小蔚的一只小手,想把她拉过来。

  没想到小蔚一把甩过他的手, 「你要干嘛?你可别想歪了哦,我只答应过让你口交的。好了,不早了,我要回房睡觉了……」说完,小蔚拣起她的浴衣,往身上一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林刚郁闷坏了,这女孩子是怎麽回事?怎麽自己满足了就撇下他不管了?林刚想不通,只得无奈的用手帮小弟弟解决了问题。晚上他躺在床上还在想,今天这是谁满足谁啊?

  ……

  林刚和小蔚之间的关系突然变得亲密了起来。林刚心底里已经把小蔚当成是他的女朋友。小蔚这几天也对他很好,说说笑笑,林刚可以在小蔚看电视时大胆地去舔她的脚,小蔚也不生气。当然後来小蔚又让林刚用嘴给自己满足了几次,不过每次她都不和林刚做。最後林刚终于受不了了,想强行要了小蔚,小蔚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然後冷冷地说:「告诉你,这辈子我只会给一男人,那就是我以前的男朋友,你想都别想!你要是愿意和我继续,那麽你就只能用嘴,否则你就给我滚蛋!」

  林刚终于痛苦地明白,原来小蔚根本就没看上他。她只是利用自己的恋足倾向让他,确切地说是他的嘴,成爲了她的泄欲工具。那自己不就成了小蔚的性奴隶吗?经常上恋足网站的林刚脑海里蹦出了这个词语。想到这里,隐藏在林刚内心深处的被虐愿望被激了起来。

  他实在是不愿意离开小蔚,用嘴就用嘴吧,不是还能用手解决吗?

  (三)

  林刚终于见到了和小蔚一起住的女孩子。那天晚上他加完班,回来推门一开,小蔚正和一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说笑着。看到他回来,小蔚便起身介绍说这是阿娟。林刚见到阿娟,不禁眼前一亮,这女孩子也是美女喔!个头小巧,皮肤白晰,长得十分可爱,和小蔚比真是各有千秋。深圳真是美女多呀!林刚暗忖。阿娟起身笑盈盈地看着林刚,说道「你就是林刚啊?我一回来就听小蔚说起你了,果然是个蟀哥啊!」

  林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阿娟性格很活泼,她回来後房子里顿时热闹了好多。很快林刚就和她熟稔起来,不过阿娟老喜欢捉弄他。有时她和小蔚正坐在外面的沙发上谈笑,见到林刚经过,她们便突然挤眉弄眼低头耳语着什麽,然後两个女孩子又同时大笑起来,搞得林刚很是莫名奇妙,忙低头左看右看自己有没有什麽失态的地方,然後就见这两个女孩子笑得更大声了。让林刚感到郁闷的是,这段时间他都没什麽机会单独接近小蔚,小蔚也没理他。更难受的是,他连偷鞋子玩的机会都没有了。阿娟每次回来都比他早,而且又喜欢看电视,在外面的沙发上一坐就是半天,他根本没机会下手。每次弟弟不争气时,林刚只得咬牙切齿地打开电脑又开始重操旧业。

  这天林刚下班回来,又见到阿娟独自在沙发上看电视。林刚便坐了下来,和阿娟闲聊起来。两人正说笑着,突然阿娟把一只脚从拖鞋里抽出来,放在沙发上用手揉捏着,还笑着对林刚道:「唉呀,下午走路可把我累坏了,脚都走得酸死了。要是有人能给我揉揉就好了!」

  林刚的心开始砰砰跳,但是他假装没听见。谁料阿娟居然直接把小脚搁在林刚大腿上,嗔道「喂,你这人怎麽这麽没有绅士风度?没听见我的话啊,也不帮我揉一下?」

  林刚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满是疑惑道:「这……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阿娟掩嘴笑起来,说「哎,你别装了!小蔚早都告诉我了,你喜欢女孩子的脚!哼,难道我的脚不好看吗?」

  林刚差点晕倒,女人可真是三八啊,这种事怎麽能跟别人说?这叫他以後还怎麽见人?不过想虽这麽想,林刚的手还是开始揉起来,阿娟的小脚摸着好舒服啊。阿娟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这人挺奇怪啊,爲什麽会喜欢女孩子的脚呢?

  不嫌臭吗?」

  这话让林刚听起来觉得有点别耳,便擡起头一脸严肃的反驳道:「这怎麽能叫奇怪呢?这很正常啊!有的男人喜欢女人的胸,有的从男人喜欢女人的腿,爲什麽就不可以喜欢脚呢?这都是女人身体的一部分嘛。而且我告诉你,真正有品位的男人才会喜欢女人的脚!」

  阿娟不屑道「是吗?那我怎麽以前没见到别的男人像你这样?」林刚停下手,不服气的说:「你以爲我在骗你吗?不信我给你看一看,网上有好多人都和我一样!」

  阿娟随林刚进了他的房间,林刚打开电脑,然後打开一些恋足论坛,指着屏幕告诉阿娟「你自己看看,我有没有说错」阿娟将信将疑地坐下仔细浏览起来。

  过了一会儿,阿娟的表情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得不得了, 「哇噻!原来真有这麽多人喜欢女孩的脚啊?」

  「哇,连给女人舔鞋子的都有!」

  「呵呵,还有喜欢袜子的!」……

  「嗯?怎麽还有什麽女王啊奴隶的?」

  「呃,还有喝尿的?这也太恶心了吧!」

  林刚在旁边听到赶紧用手遮住屏幕,连忙解释道:「大部分男人只是喜欢脚,这些是少部分人而已,你不喜欢就别乱看。怎麽样?我说的你总信了吧?」阿娟给了林刚一记白眼,「信什麽?你还不是是个变态?」林刚差点没气晕。

  两人又闹了一会儿,大门开了,原来小蔚回来了。小蔚看到阿娟在林刚房里,脸色似乎有点不好看,没打招呼就直接回房去了。阿娟朝林刚吐了吐舌头,也回房去了。

  第二天小蔚趁阿娟没注意时警告林刚,「告诉你,我不准你接近阿娟!而且你要记住,你现在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不然你就不要再来找我!」

(四)

  阿娟这丫头自从上次在林刚房里上过恋足网站後,就一直念念不忘,几次三番去林刚房间上网。林刚很无奈,只得把电脑让给她。谁知阿娟居然好像迷上了这个,不停地向林刚问东问西。

  这天阿娟又上了会儿网,又开始向林刚问问题:「你说女孩子被舔脚时是不是很舒服啊?」

  林刚想了一会儿,回答道「也许是吧。」

  「真的吗?那我也想试一试!」

  阿娟双眼亮晶晶地盯着林刚。林刚没敢做声,他想起了小蔚的话。阿娟慢慢褪下短袜,把脚轻轻碰触林刚的腿。林刚忍不住用手把阿娟的小脚抓起来,往嘴巴上凑过去。哇,阿娟脚上的味道好大,和小蔚的完全不一样。不过这味道让林刚很受刺激,下面也开始活跃起来。林刚慢慢地舔舐,从脚丫到脚心。阿娟的脚很美,小而白嫩,皮肤细腻,脚背上还隐约见到一些青筋,脚底很柔软,一点硬皮都没有。阿娟开始被舔得咯咯直笑,连往後缩,但是被林刚的手抓得很紧。

  到後来就一幅很享受的样子,微闭着双眼,笑容慢慢消失,可爱的小脸蛋慢慢潮红起来。林刚舔了好久,舔完了小脚又开始向上亲起来。阿娟的小腿也是很白,而且脚踝以上的肌肤都有种淡淡的香味,让林刚爱不释口。突然阿娟双腿夹住了林刚的头,让他不再向上舔。然後又用一只小手按住林刚的後脑勺,把他的头往前推。林刚的嘴一下子就抵到了阿娟裤子的档部位置。林刚也很兴奋,用嘴和鼻子用力地在那里拱着。阿娟开始小声呻吟起来,用私处拼命地压林刚的嘴。

  过了一会儿,阿娟突然站起来,脱下了裤子,只留下白色缕空的小底裤,又复坐到林刚的嘴唇上。林刚一下子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味道,其中还隐约带一点骚味。林刚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阿娟漂亮可爱的面庞,他真没想到阿娟这麽可爱的美女也会这麽发骚,林刚的下面已经膨胀到了极点。林刚用舌头拼命舔起来,阿娟的裤底早已潮湿,分不清是林刚的口水还是阿娟体内流出来的爱液。在林刚的猛烈攻击下,阿娟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双手用力勾住林刚的脑袋,然後猛挺下部抵住林刚的脸,林刚顿时喘不过气来,窒息让他觉得头脑有点发晕。

  突然他感到阿娟的身体一阵颤抖,同时自己嘴上的汁液立刻多了起来。然後林刚就感到面部的压力骤然变轻,压住他脑袋的手已经松开……林刚明白阿娟刚才已经到了高潮。

  林刚擡起头,慢慢站起。此时的阿娟,一幅软弱无力的庸懒美人模样,让林刚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谁知还没吻到嘴唇,就被阿娟用一只小手抵住了自己的嘴。阿娟笑道:「你嘴巴太脏了,我不让你亲!」林刚气晕,说:「什麽啊?都是你自己的东西好不好,你居然还嫌脏?」林刚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开阿娟的手,又吻了下去,阿娟笑着逃开。林刚怎肯放过,一把便抱住阿娟倒在床上。林刚正欲行非礼,突然听到「咔」的一声开门声,林刚扭头一看,马上呆住了,小蔚正提着两个购物袋立在门口!

  三个人都怔住了。小蔚面色脸青,把袋子丢在地上,背着身用脚勾住大门,「啪」的一声重重的关上,然後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阿娟默默拾起裤子。林刚心里百味陈杂。

  女人发起脾气来神仙也劝不了。林刚找了小蔚好几次,都被拒之门外。小蔚恶狠狠地对林刚说:「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男人三心二意,最恨的就是男人对我不忠!你最好搬走,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林刚哪里舍得搬?可是阿娟这几天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旁边连个给他说话的人都没有!这天晚上林刚看到小蔚从房里走了出来,他又跟了上去。谁料小蔚直接进了厕所,林刚无奈,只得隔着门苦苦哀求。小蔚在厕所里被林刚的声音吵得不耐烦,「呯」的一声拉开门走了出来,然後把一卷东西扔在林刚脸上,说「你要是把这个吃了,我就原谅你!」

  林刚展开那东西一看,居然是一个卫生巾,上面鲜红的血迹郝然在目!林刚呆了半晌,颤抖地把卫生巾凑近嘴巴,鼻尖突然闻到一股猛烈的腥臊味,林刚忍不住低头干呕起来。小蔚冷冷的看着林刚,讥讽道「你真是个没用的男人!」然後一言不发地从林刚身边走过去。

  林刚没有吃下那块卫生巾。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闻到女人这东西的味道,这和他原来在脑海中想像的相差甚远,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再闻一次。看着小蔚冷漠的背影,林刚感觉他和她之间快要结束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