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大双学姐
大双学姐

大双学姐

我上大学的时候,网络信息时代属于飞速发展的时候,网游有传奇、奇迹等等,聊天的有QQ和聊天室,总之好多好多。那个时候就听说什么见网友,和网友发生性关系什么的各种艳遇故事。听的我也想在网络上猎个艳,操个妞什么的。反正大学的时候课程就是一个幌子,上网打游戏、把妹子才是正事。

  而我,读过我文章的人了解到。我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性爱是跟我家的保姆,就在我大学大一暑假。男人就像是食肉动物,一经有了性爱的经历,就会像食肉动物吃到人肉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一样,也会对性爱有了疯狂的迷恋与追求。而我也正好经历了这种转变的过程,因为那个保姆在大二上学期的时候就回家经营她的小饭店去了,而我就失去了可以做爱的对象。因为那个时候和我的堂姐还没发生到做爱的地步,加上我在学校属于内心色魔,表面天使的腼腆型男人。这种男人要想得到女人是比登天都难的。所以我将我的目标放在了网上。

  从那时候起,我就疯狂的泡聊天室,在QQ上疯狂的加人,只要是看到女人的名字和头像就加。然后就聊天,接着就往色情方面聊天。但是我不知道是我的聊天技术不过关,还是艳遇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每每都会碰壁,直到我遇到了大双。

  我记得那是我大二寒假的时候,跟同学打了一天的传奇守卫沙巴克,沙巴克是守卫下来了,没有什么意思了,就泡在聊天室继续我的猎艳之旅。看到是女人名字的就加过来私聊,大多数都没有下文了。看着天色有点晚了,我也有点累了,就当我要下线的时候,一个之前我打过招呼的号和我聊天了,说是之前忙没看到,于是我们就聊起来。

  而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有一上来就直奔主题,有的没的开始聊天,聊正经话题我发现我还是有一套的。我俩聊了好久,最后还加了QQ。那时候的想法是聊天室退的话,再上这个人就会找不到的,加上QQ方便日后继续聊。于是我们在QQ上又聊了一会。在聊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彼此有很多话题,她是学艺术的,我也是。她是学音乐的,现在在一所学校做音乐老师,我是学编导的;而且我们都喜欢看电影,文艺片、战争片什么的她都喜欢,我也给她介绍了不少好的电影。最后我们彼此留了电话。然后就互道晚安下线了。

  可是没想到的事,我刚洗漱完毕,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当时我的脑海里就先闪一个念头,不会是刚才的那个女的吧!心里忐忑了几秒钟,我还是飞快的接了电话。

  “你是小L吧!”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沙哑的声音。

  “我是...你是?”我对于这样的声音还没做好准备,因为这样的声音,让我想象到这个女人的形象也不咋的。

  “刚留了电话你就忘了?”电话那头接着说。

  “想起来了。”我有点心不在焉的和她聊天,毕竟这样的声音实在让我接受不了。很难想像电话那头的女人是个什么模样。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跟她电话聊天,同时也知道了她的真名叫双,我就开始叫她大双。

  随着话题的深入,我发下我们俩相似的地方还是很多的。从学校聊到了专业,又从专业聊到了爱好。而且大双的兴趣爱好还真广泛,足球、篮球、台球、电影无所不好,所以我们聊得很开心,让我忘记了电话那头大双会不会是个丑八怪。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双突然问我“有对象没?”

  “没有”我实话实说。

  “跟女人上过床吗?”她接着问。

  “没有”我明白里面的含义,我只能编瞎话说,我可不能说我跟我家保姆发生过关系。

  “就连一夜情都没有?”大双接着问。

  “那是肯定了”这分明是挑逗我呢,我反问“那你呢?”我的意思是,不管你啥丑八怪了,我也要睡了你。

  “我都各种夜了”她那边爽朗的笑着说,并和我说了很多她和她男友之间的故事。

  从那以后我俩经常煲电话粥,主要是聊一些两性的话题。我只跟她说了我跟我表妹的事,我在我表妹脚上射精的故事。言外之意是想透露给她我恋足。而双也特别能理解我恋足的心里,还跟我说她大冬天都穿丝袜。这一下让我产生了联想,就算不做爱,足交也行啊!
日子就这么过着,有好几次大双给我打电话找我玩去,我都不敢去,因为当时觉得大双太开放不是好事,戒备心理还是有的,还有一点就是我当时学业真的很忙。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下午没事,大给我打电话找我,我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虽然她家离我家不算远,但是我还是墨迹了半天才去。打了电话说我在哪哪等着,在等她来的时候,我脑子里无数次的幻想着一会见面的情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见网友,同时因为之前大双电话里的声音不是很好听,让我顺理成章的联想到是个丑八怪。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见马路对面有人喊我,声音就是大双。我赶紧跑过马路,定睛一看,发现是个美女,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模样像一个台湾影星,至于像谁我就不多说了,反正就是好看。穿了一身运动服,下面是一个黑色的短靴。

  “傻样吧!”大看我直眼了,嘲笑我说。最后我在她的带领下来到她的家。一个老式家属楼。大家是两居室,虽然是两居室,但是格局和现在的两居室不同,就是两个卧室,要想进入到里面的小卧室,必须经过外面的大卧室,而进户门和大卧室之间没有隔断,一进门就拖鞋上炕那种。

  大双住在外面的大卧室,里面据说是借给一个同学校的同事住,也是个女的。大双的卧室很简单,地上铺的那种简易的泡沫地板,上面一个床垫子就是她的床了,旁边是一个硕大的衣柜,仅此而已,连个电视都没有。

  我俩进屋之后,拖鞋坐在床边聊天,我才看出来,那天大穿了一双红色的丝袜。带颜色的丝袜我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有点失态了。大双看出来之后大笑“你还真是恋足啊?”说完把脚故意的在我面前晃悠一下,缩了回去。

  聊了会天,我才知道,那天大双下午学校本来是有活动的,特意见我回来了,说实话心里有些小感动。后来聊了很多,具体内容是忘记了,但是最后大双的举动我至今忘不了。

  她问我“接过吻没?”

  我能说啥,继续编瞎话,说我没接过。

  就这话刚说完,大双的脸凑过来了,用她的嘴准确的吸住我的嘴唇,并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因为我之间有过接吻,我俩就这么深情的亲在一起,两条舌头互相的交缠在一起。说实在的话,和大双的接吻感觉还是很美妙的,她的舌头不像我家保姆的纤细,我姐姐的灵活,有点厚厚的但是很好吃。

  亲了一会之后,我俩嘴分开了,但是我说我还没亲够,于是大双又主动的把我压在身下,俯下身申请的和我接吻。我也顺势将大双翻到我身下,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亲。因为我刚把她翻过来,大双的一只脚还蜷缩着,正好在我的下体处,我就接势用我的下体在大双的脚上蹭着。

  我自己觉得势在必得了,就起身要亲大双的脚,但是被拒绝了。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也不肯说。我反复央求也不管用,最后大双又把我压在身下和我接吻,一边手伸进我的裤裆,在我裤子里面给我手淫,第一次见网友的刺激,加上大双的手上功夫真的很厉害,没多大一会我就一泻千里了。

  最后大双一脸坏笑的对我说“惩罚你,让你湿着内裤回家。”

  在我看来,有了第一次就应该有第二次、第三次......可是,并没有那么顺利。自从有了第一次之后,我经常打电话约大双,但是她总是以各种借口回绝我,就是不见我。这让我很郁闷,个中原因,她就是不告诉我,这也成了到现在的迷。直到有一天,该来的都会来的。
那是一个开春之后的中午,我在学校刚上完上我的课,无所事事,正在纠结是下午翘课回家,还是上网吧打游戏的时候,电话响了,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大双,这让我有点小兴奋。冥冥中有一种暗示,让我想到今天是不是又有好事发生。

  原来她本教室进修,就在我们学校,她下午没有事就给我打电话看我在干嘛!我当时就说我也没有什么事,问清地址我就去找她,连中午饭都没吃。当时的大双就在我们学校附近的网吧玩游戏,我兴奋的跑了过去。

  当在网吧见到久违的大双,她还是那样的迷人。那天的她穿着一件灰色的小西服,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不长的头发简单的梳成短短的马尾在脑后,下面是一条牛仔裤,穿了一双露脚面的高跟鞋,最要命的是她穿了一双肉色丝袜。我去的时候她正在跷二郎腿,翘起的一只脚没穿鞋,丝袜脚就在空中晃悠着。一边吸烟一边打游戏。当看到她这身装扮的时候,我下体不争气的充血了。

  我问她吃饭了吗?她说吃过了,问我吃了吗?我怕耽误时间,也谎称吃过了。就这样我俩相约在学校外面的一条运河边走走。

  在散步的时候,我一直追问她为什么不搭理我,但是她都避而不答,这让我很气愤。后来我俩坐在一处背人的河提边上,我最后留下一句话,如果再不搭理我,我就回家以后别见了。

  当我这句话出来之后,说实话我有点后悔,万一不见怎么办?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就在我纠结的时候,之前的一幕场景有出现了,就是大双主动的吻上了我,而且也是像上次一样,主动的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当时有点懵了,跟我和大双第一次接吻一样,主动权在她那里,任由她亲我,亲的我是热血沸腾。

  热吻了一会之后,我们俩的嘴分开了。我俩不约而同的起身,默默的走。在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全是怎么和大双做爱。当走到每个大学附近都会有的标准配置小旅馆一条街的时候,我站住了

  大双看出我的想法,不出声的拉着我,让我离开这,但是我不走,倔脾气上来了。因为刚才的接吻就是我逼出来的,我于是又故伎重演。最后我明显看到大双无奈的叹口气,抓着我进了一家我在门口站了半天的一个叫日式旅吧的地方!

  因为我是第一次开房,有点胆怯,一切事宜都是大双打理的。交完押金,我们被指引到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和我想象的一样,整个房间不大,被一个榻榻米全部占据了,上面有柜子,电视和被褥,只有门口一个小小的空间是换鞋的。

  我破不接待的拖鞋上了榻榻米,看着大双换鞋。看着她脱掉鞋,漏出性感的穿着肉色丝袜的脚,让我兴奋不已。

  大双也看到我的反映(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脚看),损了我一句。脱完鞋,大双跪坐在我面前。

  我俩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出于紧张,因为这算是我第一次正常的性爱,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看过我文章的人知道,我的第一次是跟我家的保姆,毕竟比我大,我内心是不算的;再有就是跟我堂姐的亲密关系,这是不论之恋,也不算的。跟大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第一是跟同龄人,第二不是亲戚关系,这被我定义为正常性爱。紧张的我就看着大双的眼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的我有点好笑。也许是经验不足吧。

  她看着我局促的眼神发笑了,在当时我看来就是在嘲笑我。身为老爷们这怎么能行,我一点点的向她靠近,越来越近,最后直接吻了上去,大双熟练的用她的舌头回应着我,我用力的舔着她的舌头。而我的手伸向她的后面,寻找着我的最爱,大双的脚。摸到了,那种丝袜特有的触感从手传遍了我的全身。

  因为这个姿势是大双向后仰的,我们顺势倒在了榻榻米上。大双也把腿抽回来,分腿让我压在她的身上,我俩就在榻榻米上忘情的滚着,但是嘴一直没有分开。我的手也收回来,向她的胸部发起了攻势。大双的胸部不是很大,也就是一只手能握住的大小,但是手感很好。

  原本我还计划的很好,亲一会之后,起身去舔我梦寐以求的丝袜脚,然后在足交一会再做爱,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我感觉大双心里还是有防线的,我就开始舔她的耳朵,这个是跟我堂亲热的时候发现的,任何人都对舔耳朵抵抗不住的。一点点的大双开始发情了,双腿盘在我的腰间,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而她的动情也让我忘记了我的计划,开始疯狂的脱掉她的衣服,外衣衬衣一件件的被我几乎是撕扯般的脱掉了,露出了胸罩,我也没管那些,直接将胸罩推上去,露出大双的乳房,我对着大双的乳房用尽了我毕生所学,舔,抓。大双嗯嗯的在我身下扭动着身体。
荷尔蒙的刺激,让我就想进入到大双的身体里。还是用几乎是撕扯一样,脱掉了大双的裤子,在脱她裤子的时候,大双很配合的抬腿,并自己上手跟我一起将自己的裤子脱掉,并把脱掉一半的胸罩也脱掉了。剩下一条内裤,也一并跟裤子脱掉。露出了重点目标她的下体,这地方我幻想了无数次,现在就在我眼前,我仔细看了看,按照现在讲话,大双的下体是那种叫馒头B 的形状,毛很少。

  “小样没看过啊?”就在我看着入迷的时候,大双笑着对我说。

  “跟看小片不一样”我回答着。现在除了脚上的丝袜以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虽然我之前跟我家保姆做过,但是在跟大双说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处男,既然已经撒谎了,就要撒谎到底吧!

  我学着A片里的动作,一边舔大双的乳房,一边伸出手指试探着伸进大双的下体,刚伸进去,就能感觉出大双下面已经是黄河泛滥了,随便抠了几下,大双就难受的不行了。

  这时候的我,下体肿胀的不行,几乎就要爆炸了的感觉。我快速的脱掉我身上一切衣物。当我把我的内裤脱掉,露出青筋暴露的下体时,大双说“小伙挺有料啊!”这一点算是天生的因素吧,我下体在正常未勃起的情况下,都要一般人大一号(在学校洗澡或者游泳换衣服的时候得到了同学的认可),更何况勃起呢?还是这么长时间没做爱了。

  简单的撸了一下龟头,我就准备提枪就上了。但是大双一下制止了我。我惊讶的看着她,心里想“妈的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想怎么地?”

  “带套…”大双要求我。

  这时候我上哪整那玩意去,难不成要出去买?就在她很坚决,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套用现在的流行词就是老司机的大,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一盒崭新的避孕套。“这种旅馆都给预备

  我三下五除二的除去包装,笨拙的往下体上套避孕套,下面这一场景,会让很多看客嘲笑,因为套反了,最后大双亲自上手帮我带的避孕套。

  看着时间好像挺长,但是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吧!我带好了避孕套,挺着早已勃起,青筋暴露的下体,一点也没有什么预备动作,直接对准了大双的下体,一挺身进去了。在我进去的时候是犹豫突然还是我下面真的挺大,大双闷哼了一声伴随着“我草”。

  也没有什么技巧,没有什么规范动作什么的。我的下体就在大双的温暖潮湿处,尽情的冲杀,也不顾及什么体位,就是简单的男上女下,打木桩一般的活塞运动。大双在我身下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双手在我后背胡乱的抓。她的反映更刺激了我,更用力了,因为当时还没有什么经验,也不懂什么控制,也就三五分钟的时间,下体传来了信号,要射了。于是我加快了速度,没一会一股洪流从龟头前端马眼处喷发出来,我的浑身不由自主的打颤,双臂紧紧的抱住大双。

  正在动情的大双,被我突如其来的射精打断了。她睁开眼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没事,处男第一次都这样!”大双有点疼爱的摸着我的脸说。我起身拔出我的下体,看到避孕套前端积攒了好多我的精液。大双又说“货挺多啊!”

  完事大双帮我摘下避孕套,拿出纸巾帮我擦下体。然后我们就赤身裸体的躺下闲聊天。在闲聊的过程中我了解,大双之前是一个很疯的女孩,因为是学艺术的关系,加上家里疏于管教。男人换的比较勤。而且在她上大学的时候,还曾经疯狂的跟一个女同学一起把一个妹的弟弟上了。至于为什么现在有这么长的空窗期,是因为她长大了上班了,加上之前处一个对象是奔着结婚去了,但是后来也分手了,才导致一年多没有男人。

  她说到跟她对象的点点滴滴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只是记住了她疯狂的三P经历,加上看到大双那双肉色丝袜脚在我的眼前晃悠着,我的下体又充血了。

  “还是小伙啊,又想要了?”大双略带有挑逗的问我。我只是嗯嗯的回答。

  我起身,这回就直奔我的最爱,在大双没有放映过来的时候,捧起她的丝袜脚就开始亲。大双起初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想缩回脚,但是我死死的抓住。开始是亲,后来伸出了我的舌头在大双的脚上来回的舔。毕竟有了舔脚的体验,熟练度上还是可以的。肉色丝袜已经被我舔湿了一大片了,每一个脚指头我都没有放过,还将她的半只脚都含在我的嘴里吮吸着,到疯狂的时候,我还用牙咬着她的脚跟,脚心,大双痒痒的不得了,不住的大笑,扭动身体,向我求饶。我哪里管得了她,我先舔够才行,就这样在她的哀求下,我又舔了一会,迎着阳光,看到大双的丝袜脚上晶莹剔透的全是我的唾液,加上我的嘴巴也舔干了,我才住嘴。

  接着我顺势分开腿,躺在大双的脚边,让她的双脚在我的两腿之间。然后我拿起她的双脚,夹住了我勃起的下体上,开始做足交。要不说大双是一位老司机,我用手把着她的脚动了几下,她就掌握了,用脚心,脚尖夹着我的下体套弄着,更有时候用一只脚踩着我的下体,揉搓着我的精索,一只脚挑逗我的睾丸,那种感觉简直就是飞上天了。要不是因为刚刚做爱射出去了,否则在这种挑逗下,我早就射了。大双一边给我做足交,一边自己摸着自己的下体,越来越兴奋,自己也呻吟起来。

  本来我就想她给我做个足交,我射在她脚上就好了,但是看到她那么兴奋,我也不能自私。于是我起身,拿出避孕套,戴上。直接就插进大双体内。我的下体经过大双双脚的服务,坚硬如铁。我半跪在榻榻米上,将她的双腿架在我肩膀,看到大双的脚就在我脸边,干脆一把撤掉上面的丝袜,开始舔她的裸足。下面下体使劲的抽查,上面我的舌头舔着她的脚。大双开始大声的几乎是喊出来的呻吟。呻吟中还伴有求饶“小弟,我错了,小弟我错了”

  就这个姿势我们做了半天,我还一点没有射的意思。突然大双一下把我压在身下,她在上面。这个姿势说实话,我只是从片里看过,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姿势。这种姿势女方起到主导的地位,我只能被动的享受吧!

  就看大双,坐在我身上,发疯似的上下运动,嘴里的求饶声音也含糊不清,就剩下歇斯底里的嘶吼声(我实在想不出怎么形容她的叫声),最后她开始说脏话,然后大喊一声瘫倒在我身上。

  “小弟我来了”大双喘着粗气跟我说,可我还没有想射的感觉。

  大双起身,把我的避孕套摘下,开始给我口交。那舌头,那嘴唇的感觉真的很美妙,一边口交,一边用手给我撸,感觉我又要射的时候,她住嘴了,又心照不宣的给我带上一枚新的避孕套,采用男上女下的姿势,继续做爱,抽插。最后我马眼一酸,射了。因为两次之后,我也有点累了,瘫倒在她身上,我俩互相看着,接吻着……

  休息了一会之后,她要回学校了,我们只好起身,穿好衣物。大双看了看她的丝袜,摇摇头不穿了,扔在一边,光脚穿着高跟鞋走了。

  临退房的时候,旅馆的管理人看着咱俩,有意无意的笑着。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