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李师师【作者:黄泉】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李师师【作者:黄泉】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李师师[作者:黄泉]



本帖最后由 sfkcly 于 2009-11-20 13:59 编辑
李师师
作者:黄泉
一、
  李师师,是宋徽宗时汴梁人,家住在永庆坊,父亲叫王寅。王寅的太太生下师师时,就因难产而去世,王寅只好父代母职,用豆浆当母乳喂养师师,所幸师师在襁褓时,从来没有哭闹过,因此让王寅免去许多烦恼。
  在汴梁有一个习俗,就是凡生了孩子,父母一定会带着孩子到佛寺里许愿祈福。王寅对这孩子十分怜惜,就带她到宝光寺去许愿祈福。
  王寅抱她到宝光寺,一个老和尚看到师师,看出师师将来定然是风尘中女子,就斥责师师说:「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来!」。师师由出生之后都不曾哭过,可是一听见老和尚说的话,却哭了起来。老和尚看见她哭得凶,就摸摸师师的头,师师就不哭了。
  王寅看了,心里很高兴,心想:「这孩子和佛真有缘。」那时候,凡是做佛弟子的都叫“师”,所以王寅就叫她师师。
  师师四岁时,因为父亲受官府诬陷,被判了死刑。师师无家可归,就被一个叫李姥姥的妓院老鸨收养。李姥姥对师师仔细的教养,果然长大以后色艺绝伦,尤其是诗词文赋更是令人赞赏,所以有许多慕名而来的文人雅士,都特地指名要与师师一起吟诗赋文。在汴梁,大家都知道金钱巷的歌妓院,第一把交椅就是李师师。
  在师师十六岁那年,李姥姥就以三千两白银,把她的初夜给“卖”了,买主是当地粮行的钱少东主。
  当天,金钱巷的歌妓院挂着朱纱粉灯,阵阵绿竹弦管奏着妙曼清音。前厅上,席开百桌,珍馐佳肴、美酿醇酒一应俱全;本屋里,师师更是凤冠霞披,有如闺秀出阁。
  宴罢,曲终人散。钱少爷带着微醺癫步,来到师师的本屋客室。「吱呀!」钱少爷推开雕门,一见师师低着头坐在床缘,桌上的烛光映着清秀艳丽的容颜,?眉杏眼、挺鼻峭瘦、朱唇一点。而玲珑剔透的身材凹凸有致,看得钱少爷一阵心神荡漾,心中直呼:「…三千两白银…值得!值得!…」
  一直在沉默中师师,此时不禁热泪盈眶。虽然师师自幼即来到歌妓院中,妓院里的形形色色都看遍、知晓,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必定有今日,心里早已有底了,而且事前就跟李姥姥说定,不论是初夜献红;或是侍候留宿,都必须让自己看上才愿意,否则再多银两也不依。可是真的事到临头,师师也不禁惧怕、怨尤起来。
  而钱少爷在众过客中,可算是比较正派一点,对人总是彬彬有礼,毫无富家子弟的傲气;对院中的姑娘也是温柔体贴,从来也没有财大气粗的恶状,可说是具备了“潘、驴、邓、小、闲”(注:1。潘安的英俊--至少要穿着高级名牌、2。驴马的大屌--不然也要床技高超、3。邓通的财富--没钱也要装阔,出手大方、4。体贴的细语连哄带骗、5。有闲功夫死缠烂打。)的《泡妞五字诀》,所以很得院里姑娘的缘,这也是让师师首肯的主因。
  钱少爷来到师师面前,轻轻托起师师的脸庞,一看到师师含泪汪汪,不禁一怔,柔声问道:「师师姑娘,?是否不愿意?……是否被迫?……或是另有苦衷…」
  钱少爷连问几个问题,师师都不言语,只是摇着头。
  钱少爷继续说:「师师姑娘,假如?不愿意,那也没关系,我绝不勉强,那那些钱数(三千两白银)就算给师师姑娘添个脂粉妆钱。」钱少爷说罢转身就往外走。
  师师这才开口,幽幽的说:「钱少爷,请留步!……真抱歉,我……我只是哀叹自己命薄而已,并非有意扫你的兴……」
  钱少爷回到师师面前,见到师师楚楚可怜仰着头看他,不禁低下头舔拭师师眼角的泪痕。像这种亲热、或者更激情的情况,师师是看多了,可是还算是“清倌”
  的师师,被这样亲吻倒是头一回。因此,钱少爷这种温柔的动作,让师师既惊、且爱、又害羞,而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起来。
  师师心想:「……这种事早晚都得遇上,再这么自怨自艾也是于事无补,反而会绝了自己的后路,倒不如放宽心接受命运的安排吧……」师师慢慢想通了,遂一伸手环抱着钱少爷,让他紧紧的贴着自己,然后往后躺卧床上,钱少爷当然顺势被抱着压在师师身上。
  钱少爷只觉得身下的佳人,全身柔若无骨,虽然隔着衣裳仍然可以感到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靠胸前的两团丰肉,彷佛俱有无限的弹力。钱少爷开始发动攻势,先以舌头撬开师师的牙门,把舌头伸到师师的嘴里搅拌着,互相吞咽对方的唾液,而发出「啧!滋!啧!滋!」声,好像品?美味一般。
  热情的拥吻,让师师有点意乱情迷、如痴如醉,朦胧中觉得有一个硬物,顶在自己跨间的阴户上,虽是隔着衣裤,但那硬物彷佛识途老马一般,就对准着阴户上的洞口、阴蒂磨蹭着。师师一会意到那是何物,不禁又是一阵羞涩,而阴道里竟然产生一股热潮,从子宫里慢慢往外流,沿途温暖着阴道内壁,真是舒服。
  钱少爷的嘴离开师师的樱唇,却往脸颊、耳根、粉颈、、到处磨动着。而钱少爷手却轻轻的拉开师师腰带上的活结,然后把师师的衣襟向两侧分开,露出粉白的胸部,两颗丰乳便像弹出般的高耸着,顶上粉红色的蒂头也坚硬的挺着。钱少爷用手指甲,在丰乳的根部轻柔的划着,转着乳峰慢慢登上峰顶。
  钱少爷这些解衣的动作,轻柔得让沉醉在亲吻中的师师毫无所觉,直到感到胸口有手指搔划,才突然惊觉上身胸前已然真空,而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欲念正慢慢在升高。当师师感到乳峰上的蒂头被捏住时,全身像受凉风习过一般,打了一个寒颤,也觉得汨汨而流的淫液,已经濡染自己的臀背了。
  钱少爷看着师师闭着眼,脸上及颈上的红晕久久不褪、看着她比平常红润许多的双唇,刚才激情的热吻,在脑中一再地重演。钱少爷终于忍不住,低头含着那玫瑰花蕾似的蒂头。
  师师「嘤!」又是一声轻吟,两手遮住了脸,却挺一挺胸,让钱少爷的双唇与舌尖如电击似的?痹全身。脑中的昏眩与肌肤的颤?,把师师心理与生理上的须要,与极度的喜悦露无遗表。师师喉间开始「唔…唔……」发出声音,身体挣扎、翻转、扭动,双手不时揪扯钱少爷衣服。
  钱少爷近乎粗鲁地拉扯师师的下半截衣裳,师师自然反应的夹紧双腿,接着又缓缓松了开来,微微地抬高身子,让钱少爷顺利地将衣裙褪下。钱少爷的唇立即落在师师光裸平滑的小腹上,一边轻轻缓缓地嘘着热气,一边用脸颊与丰唇辗转摩挲;而手掌也占据了丛林要塞,把手长平贴着沾染露珠的绒毛,轻轻的压揉着。
  师师「啊…啊…」地颤抖轻叫、喘息,只觉得如置身烈火熔炉里一般,热度几乎要融化全身;又觉得如置身冰天雪地里,直发寒颤。师师觉得这真是人间最痛苦又是极度欢愉的煎熬,让自己已处在晕眩、神游之状态。
  钱少爷的手指轻轻抚摩微耸的耻丘、隐隐泛着光泽的纤柔绻曲毛发、濡染湿滑鸿沟中凸硬的蒂蕾、、。师师气喘吁吁地扭动着,不自主的张开双腿、撑起腰,让手掌与阴户贴得更紧、更密。钱少爷见状,突然地把脸埋向那已隐隐可见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尽情用唇舌品赏沾露欲滴的幽兰。
  师师极度愉悦的身心,觉得身体彷佛让滚烫的血液,充胀得像要炸开来似的,随着钱少爷舌尖的轻重缓急扭动着,发出不由自主「嗯…唔…啊…」的淫亵呓语。
  钱少爷的脸仍然埋在师师的腿跨间,双手熟练的宽衣解带,卸尽了所有蔽体、碍事衣物,与师师坦坦荡荡的相对。钱少爷起身跪坐在师师的身旁,欣赏着横陈身前美艳不可方物的胴体;伸手牵着师师柔荑般的手腕,握住正在昂首吐信的玉柱。
  师师略羞涩的缩一下,随即以温热的掌心手握住硬胀的肉棒。师师温柔的搓揉着肉棒,彷佛正在安抚一头受激怒的野兽般;温柔的抚摸着肉棒,彷佛是把玩一件艺品珍宝般爱不释手。
  这种温柔的爱抚对钱少爷而言,却彷佛是天崩地裂的震动,「啊!嗯!」的声音可听出正在激烈的颤抖。钱少爷终于忍受不了,跪在师师的腿间,慢慢趴伏在师师身上,感受着身下微妙的柔软、光滑、与弹性,也让硬胀的玉棒自行探索桃园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