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神功欲女无双
神功欲女无双

神功欲女无双

吃过了晚饭,李仁让吕姐先睡觉,他就坐在床上开始练习书上的内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仁觉得浑身燥热,下腹部股股热气乱窜,裤子里的鸡巴直挺的似乎要爆裂了一般。李仁忙打开那本书,看看里面有没有差错,是不是走火入魔了。看来看去,终于在书的最后一页上看见了几句话:“初学此法,便有燥身、阳亢之感。若以童子之身练功,需以冷水坐浴三个时辰;如非童子,则可御女直至泄身。待此法修炼至阴阳平衡即可神清气爽,御女不倒尔,既不损阳元亦可男女皆欢。”

李仁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径直走到外屋吕姐的床前,看见烛光中的吕姐娇艳欲滴的俏脸,俯身下去就亲了一口。吕姐从梦中惊醒,恍惚中看见李仁在床前,忙翻身起来找衣服穿。李仁看着吕姐白如莲藕的玉臂,欲火更加难耐,猛的抱住吕姐,急道:“姐姐,快救救我吧,难过死了。”吕姐被李仁抱得呼吸困难,轻声道:“怎么救你啊?那里难受?快说啊。”李仁放开吕姐,一把脱下裤子,露出下身狰狞的鸡巴道:“这里难受,我要你。”

吕姐一看李仁的鸡巴,吃惊的捂住了小嘴,她从来没见过如此雄壮的男根。死去的丈夫是个病秧子,鸡巴不过三寸多,又细又短。而李仁的才十几岁的孩子却有一根比之一般成年人都长大的鸡巴,足有九寸长,粗如杯口,紫红的龟头散发着淫靡的光芒。吕姐死死盯着这条鸡巴,嘴里却说:“七天还没到啊,少爷你答应我的啊。”李仁强行拉过吕姐的手放在鸡巴上,急道:“你那本书上说的,碰到这个情况必须要睡女人的,我有没成亲,只能找你了,你就行行好吧。”说着就吻住了吕姐的小嘴。

吕姐刚要张嘴说话,李仁的舌头就强行进来了,而且他的手也在吕姐饱满的酥胸上游走。虽然隔着薄薄的亵衣,但是李仁早就在城里的窑子中学过如何挑逗女人,几下抚弄,就让吕姐的下腹一阵颤抖,紧接着玉壶之中就有了湿意,忙不迭的夹紧了一双玉腿。李仁就在吕姐刚刚夹住玉腿之时,猛地横抱起吕姐,在吕姐挣扎之中,来到了里屋的床边。

放下吕姐,李仁伸手就要脱吕姐的亵裤。吕姐双脚乱踢,阻止着李仁。李仁在混乱中抓住了吕姐的一只玉足,看着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的美足,张口就在足底的软肉上舔了起来。

吕姐被这突如其来的挑逗弄的又是一阵眩晕,玉壶中更加的潮湿了,嘴里舒服的呻吟起来“呃……少爷……别啊……我们……说好的……还有两天……啊……”

李仁根本不听吕姐的,更加卖力的舔弄吕姐的玉足,甚至用舌头插入脚趾的缝中游走。吕姐这时被这酥麻的刺激弄个的六神无主,玉腿猛地挺直起来。李仁的手借势顺着吕姐的玉腿一路滑下,隔着亵裤摸到了吕姐的玉门,手指准确的点到了吕姐的花蒂之上。

吕姐被李仁如此挑逗,身子犹如去骨一般,瘫倒在床上,玉壶中花蜜不由得流出,浸湿了亵裤。吕姐的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又夹杂着一丝抽泣,“啊……哦……哦……哎呒……不……要……少爷……”

李仁在吕姐瘫软之时,摸到了吕姐的亵裤边缘,借势扯下了吕姐的亵裤。于是吕姐白皙修长的玉腿在李仁面前一览无余,二十四岁正是女人如花般绽放的年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发出吸引异性的光芒和气息,尤其是吕姐,更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且双腿的尽头交汇处,在黑漆漆泛出一丝淫靡的倒三角的阴毛覆盖下正是李仁向往的桃花源。

李仁的动作更加的迅速了,双手撑开吕姐的双腿,蹲下身子,用头顶住吕姐刚要翻起的上身,舌头就借着吕姐玉壶的花蜜滑入花径中。

吕姐突觉花径中舌头入侵,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李仁的头发,上身抖动的更加厉害,双腿就盘住了李仁的脖子。李仁腾出双手,顺着亵衣的边缘,掠过吕姐纤细的小蛮腰,一路攀上了酥软却弹性十足玉乳,准确的捏住了一对已经勃起的乳头。

吕姐残存的理智在一点一滴的流失,但却用仅存的意志力抓住了李仁的双手,颤声道:“少爷……不要……三天……后……我肯……定……给……你……”

李仁停下了舌头的攻势,抬起头,支起身子,问道:“姐姐,你说什么?”吕姐死死抓住李仁的手,娇喘嘘嘘的道:“少爷,三天后我肯定给你。好吗?——啊——不——进来了——哦——”原来在吕姐分神说话之际,李仁的鸡巴早就悄悄的接近了吕姐的玉门,瞄准了穴口,直冲而入。

刚刚将半个龟头探入,吕姐就疼的脸色惨白,紧紧咬住下嘴唇,暂时失去了语言的能力。李仁这时的欲火直冲顶梁,看着下身楚楚可怜的吕姐,俯身下去,舔去了女人脸上的清泪,轻声道:“姐姐,都是那个书害了我,也害了你,你说的果然没错,那个书里却是有不妥。但是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办法才能就我。姐姐,你忍着点吧。”说着,将剩下的半个龟头挤进了花径。

吕姐又是一个冷战,双腿自然的卷起。李仁看着心疼,安抚道:“姐姐,别担心,我会慢慢来的。”吕姐似乎认命了一样,慢慢闭上双眸,轻叹道:“少爷,来吧。红儿能忍住。”李仁的龟头渐渐感觉到花蜜越来越多,适应了龟头的尺寸,于是后面就慢慢挺进。

终于李仁挺进了四寸的鸡巴,感觉到花径中的肉芽刮扯着鸡巴,软肉的挤压给他带来无比的快感。吕姐也渐渐适应了,嘴里发出了“嗯嗯啊啊”蚀骨的呻吟。来回的抽插,虽然李仁没有全根进入,但是舒适的快感使两人都渐入佳境。

就在这时,门开了。外面走进一个女人,年纪似乎比吕姐大一点,身材婀娜,凹凸有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盘着一个美人髻,皮肤粉白,弯眉凤目,口若樱桃,穿着白地绣着牡丹花的绢丝旗袍,一双修长柔若无骨的美腿包裹着肉色丝袜,秀足深入一双黑色缎子高跟鞋,可以说是风华绝代,倾倒众生的尤物。这个女人看见李仁和吕姐的活春宫,心中猛的一颤,没来由的身上一软,靠在了李仁屋里的兵器架子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立刻惊动了床上的一对男女。

李仁回头一看,猛的转身,道:“三婶?你怎么来了?”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李仁寡居的三婶艳茹。艳茹在李仁转过身后,看见了李仁刚刚沾满了花蜜的鸡巴,雄赳赳暴怒的贴在李仁的小腹之上,心中又是一颤,良久之后,艳茹才清醒过来,抬手捂住羞红的粉脸,转身向外就跑。因为是捂着脸,看不见前面,正好被一个圆凳绊倒,踉跄跪倒。

李仁忙冲上去,拉住了艳茹的胳膊。艳茹被李仁拉住,由于惯性,身子又弹了回来,而李仁却正是低身向前。艳茹突然看见李仁的鸡巴向脸上冲来,立刻“啊”的一声,可是却再难闭住嘴了,因为李仁的龟头正好挺进了艳茹的小嘴中。

还是李仁反应过来,马上抽出鸡巴。艳茹也羞的面红耳赤,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出屋子,地上却留下了一对鞋子。李仁也没发现地上鞋子,又走回床边,重新抱住了吕姐。吕姐忙问道:“她是谁?怎么这么晚还来找你啊?”李仁推倒吕姐,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好事,笑道:“别问这些了,赶紧办正经事吧?”说着,鸡巴又慢慢侵入了吕姐的玉壶。吕姐又一次陷入了李仁疯狂的挑逗中,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努力的迎合着李仁的进攻。

又一次的进入,使得吕姐完全放下了刚才的矜持,感觉到李仁大鸡巴给她带来了以前从没有过的刺激享受和又酸又麻又涨又痛的感觉。李仁一次又一次的挺进,每次都比前一次挺进的更深,更多,知道最好只留下了两个肉弹在外面,玉壶中的花蜜浸湿了床单,也溅的李仁小腹上流淌。在大概一个小时后的最后关头,吕姐的呻吟变成了无力的低声嘶吼之后,李仁将滚烫的精液强力的射进了玉壶之后,两人完成了初次的交合都感到精疲力竭,才昏昏睡去,而李仁的鸡巴依旧坚挺的留在吕姐的玉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