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成长
成长

成长

因为晚上太忙到夜里2点钟才睡,而我在睡觉时最不愿人吵我。我听到儿子的哭声后就起身来哄儿子,可是他非但不听而且闹得更凶了,婆婆用被子都裹不住他,他是不停的在床上翻来翻去,就是不愿停下来,我非常害怕他来这一手,因为他这样一闹很有可能要感冒,而且还会把吃的东西吐出来。我实在没有办法了,便在他的屁股上打了二下,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他闹得更凶了。唉!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不管了,任他奶奶去哄他。不知道后来他奶奶用什么方法把他哄睡着的。“》

  我是他妈妈,可他那根东西此刻在对着我勃起!

  我的呼吸莫名其妙急促起来。心怦怦乱跳,和任何一个男人我都不会如此紧张和窘迫。

  儿子靠近我,接着硬拉着我的手放到他的那根硬东西上。

  我的手刚放到上面就像触了电收了回来。

  ”大吗?“儿子问我。

  我咬着嘴唇低着头,说实话儿子那根东西还很稚嫩,大小一般。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没有见过他之外的别的男孩的。

  ”我的大鸡巴!“儿子对我说,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他对我说这些是鼓足了勇气的。

  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抬起手理了理头发,但这个时候儿子按倒了我。

  我双手伸了出去想推开他,可还是停住了, 罢了,头都洗了一半了还能不洗完吗?

  我的皮肤很白,灯光下,就象一堆白白的肉放在了床上。

  儿子把我压在身下,我感觉到我下面有个很硬的东西在我阴道附近不同位置的冲击着,它掠过一片毛发丛生的地带,然后接触到了一团柔软炙热的嫩肉,跟着,顶住了一个湿润滑腻的小孔。然后,它进去了。

  阴道口处明显感觉一涨,那一瞬间我张开了嘴从鼻孔里发出呻吟声,”…嗯…“

  然后,它直直地整个插进,阴道很快感觉到那充实的感觉,那根稚嫩的东西竟然可以把我里面塞得很满。我可以感觉到儿子那根东西的形状,可以感觉到他的龟头突起的那个沿。

  我脸红耳热,闭上眼睛。我再一次让儿子给上了这一事实让我羞愧难容。

  儿子现在肯定觉得这一幕很刺激,刚才我还是他妈,现在却躺在他的身下被他操。

  他趴在我身上,不再那么生涩,一下一下,不轻不重不快不慢地干着我。一边干一边手继续在我的身体上摩挲着,将我的乳房如不会冷却的馒头般把玩着。

  《亲子日记:”晚上,我和儿子一起看电视“米老鼠和唐老鸭”,突然儿子转过头来对我说:“妈妈,你给我生一个小米老鼠嘛,可以陪我一起玩”。吓了我一大跳,怎么才能生一个米老鼠啊!呵呵!我说:“乖儿子,妈妈可生不出来米老鼠,每天有妈妈陪你一起玩啊,好不好”。麒宝宝哭了,哭得很伤心,“那妈妈,你就再给我生一个妹妹吧!我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我想要一个妹妹陪我玩!”呜呜、呜呜,儿子哭得越来越伤心。“妈妈、爸爸每天要工作,如果有了妹妹没有人可以照顾我呀”妈妈,你放心,你和爸爸去上班,我和妹妹上幼儿园,我来照顾我“我开始反思,是不是因为我每天陪儿子的时间、跟儿子的交流、沟通太少了,才会这样呢!我还一直以为我是很称职的妈妈,原来不是这样!继续努力吧!好妈妈!”》

  儿子的头就在我脸部上方,呼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他凝视着我的眼睛,脸上那渴望与充满占有欲的神情让我无法呼吸。

  我把脸扭过一边,真的怕他看我此刻的表情,更加没有勇气和他面对面双目对视,要知道刚才我们还在麦当劳,我们还是一对正常的母子。

  沙发在我们身下吱吱地响着。我两腿被抬高后架在儿子肩膀上。

  那根东西在我体内象根烧红的烙铁,它在里面抽来捅去很快将我浑身烧的滚烫。

  他的律动慢慢让我起了反应,我轻声喘气,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弓起身体迎合他的动作。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清醒地体验着儿子带给我身体的感觉。当那根东西在里面抽送时,我清楚地感觉到儿子前面那个叫龟头的部分来回摩擦我阴道壁的那种感觉。那种强烈的感觉是如此不受我意志的左右,它如此轻易就让我的身体漂浮在空中。

  身体是那样飘飘荡荡的飞起,象一片秋风中的落叶。

  “一定是妈妈上辈子欠你的…”我在被儿子一下一下干着时幽幽地说了句,闭上眼睛,泪珠由眼角溢出滑下。此刻我说话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个劝诫着孩子的母亲,而是个面对着征服者的软弱女子。

  (儿子小学二年级时的小作文《我的妈妈》:我的妈妈中等个子,不胖不瘦,留着长长的头发,经常扎着一条马尾巴。漂亮的眉毛下面长着一双单凤眼,笑起来像一对月芽儿。我的左脸上还有一个甜甜酒窝,看起来很亲切。 别看妈妈外表看起来很亲切,在我不认真做作业或者做错事情的时候,我对我可凶了!常常会骂我,有时候甚至还会打我屁股。当我表现好的时候,妈妈会眯着我的那对月芽儿,满足我的要求,作为奖励。妈妈每天都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我烧出来的菜香气扑鼻、美味可口。总之,我还是很爱我的好妈妈。)

  硬热的男性生殖器从我阴道中慢慢退出,直到龟头顶到了的阴道入口处才停止拔出,接着又快速有力地的捅进,让它全数深入阴道的深处才停住,再以同样的速度,节奏性地重复着抽插的动作。

  这个孩子完全掌握了男人在女人身上该掌握的那些技巧。

  被这样干我不可能没有该产生的反应。我呻吟了,不是大声叫唤,而是轻轻地哼。

  “嗯…”从我嘴里不知何时开始发出喘息。我在极力抑制自己发出来声音,每一次轻微的喘息后我都极力咬住嘴唇,但接下来儿子更加猛烈的捣入又使我的嘴唇不自觉的再次张开。

  听着我的呻吟儿子兴奋之极,这还是我在被他上时第一次真正发出叫床声,这可能也是儿子第一次真实的听到女人在这种时候的呻吟。这一切更加激发了儿子,他更加发狂地插起来,用双手撑着他的身体,像是伏地挺身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来回对我那个地方狠捣。

  我受不了了,下面有一些疼,我喘息着回头对他说:“你轻点…”

  《亲子日记:“今天儿子幼儿园的小邹老师来家访了。我抱着儿子特别亲。一般长得漂亮又性情乖巧的孩子都讨老师喜欢,但是仅仅漂亮并不机灵的小孩时间一长老师的喜爱程度就会打折扣。儿子偏偏既漂亮又聪明,所以在幼儿园深得老师喜爱。尤其年轻的小邹老师格外喜欢他,小邹老师身材高挑,脑后用彩色皮筋系着一束黑亮顺滑的马尾辫,走起路了一甩一甩的像随风摆动的麦穗,粉扑扑的鸭蛋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显得和蔼可亲,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红润的嘴唇衬托着一口小白牙,笑容格外甜美。小邹老师刚结婚不久,还没有孩子,我对自己班上这个的小男孩本来就有一种偏爱,不仅因为他聪明漂亮,学东西快,而且他比同龄的孩子懂事,特有眼力见儿,愿意帮助老师干活,比如给小朋友发饭,归置玩具什么的。儿子也特别喜欢和颜悦色的小邹老师,和小邹老师在一起,他一点拘束都没有,他总爱跟在小邹老师的身边。真的,儿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特别给我长脸。”》

  这是灵魂和肉体的抗争和撞击。

  夜幕已经降落了,象一只大鸟的翅膀一样盖了下来。没有开灯,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隐约可见,越发不真实。

  这个晚上,我永生永世也忘不了。因为我第一次在那过程中有那么一会儿完全忘了对方是我儿子,忘了使我绝望的道德的束缚,第一次在那过程中感觉到了两性交欢时应该感到的欢悦。

  “…嗯…嗯…”我在他的身下失声呻吟,两条大腿不知是该夹紧还是放松,无助的颤动。

  儿子大起大落的运动着,他蹲起来插,速度太快了,两人小腹撞击的声音频密热烈,他的每一次动作都会伴随着我似痛似乐的呻吟。

  《亲子日记:“今天我的心情很不好,起因是因为早晨儿子上幼儿园时,已经7:30分了,怎么叫都不起床,而我在8:30约了人去办事,看他在那里磨蹭着不起床,我的火腾的一下上来了,他喜欢裸睡,正好逮住他的小光屁屁很很的收拾了一顿。打完后看着他哭的可怜样子,我的心又软了,后悔自己动手太重,然后就哭了。

  说实话,丈夫不在家,我很疼儿子的,轻易不打他,可能是他摸着我的脾气了,所以才会像今早这样赖床。

  我今天一整天心里都不舒服,总觉得自己是个坏妈妈。”》

  灯光下我面色潮红,头发披散,眼睛半开半闭,儿子被我这种从未见过的媚态弄得更是火上浇油。他疯狂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加重抽插的力量。不顾一切的用龟头狂顶着我的子宫颈。那是我曾经孕育过他的地方。

  中间,他停下,站起,然后把我拉起来。

  我晕红着脸,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一时窘迫难当,不知道该顺从还是该拒绝,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还是按照那个孩子的意思双手扶着沙发伏下身,然后向后面抬起我的屁股。

  说实话过去和丈夫一起时我是不喜欢从后面来的,因为我自尊心很强,不愿跟牲口似的趴在底下等他上我,觉得这样子很屈辱。这种姿势对每个女人来说当然都是正常的,但我因为后面站着的是儿子而更加羞愧难当。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自己摆出这种姿势的情景,在那个之前我根本还不知道做这种事情还能从女人后面来。那是一个晚上,是在我和弟弟发生那件事大半年以后,也是继父拥有我一两个月以后。继父将侧睡在床上的我抱了起来,教我像他那样趴跪在床上——双手撑在床上,额头贴在床上,背拱起,腿跪在床上。就跟旧时那些大臣接皇上的圣旨时的姿势趴着。他说,我们来玩一次虎交尾。

  一听到“交尾”二字,我原本被继父多日激发的潜在情欲顷刻间便荡然无存了。只有猫狗才“交尾”,他也要跟我“交尾”么?莫非他是一只公狗,我是一只母狗不成?!

  继父再次抱我,再次求我。我只得依了,趴着,红着脸屁股翘起来,不顾廉耻地等待着继父的“交尾”。

  沙发旁边的矮柜上,我抱着三岁儿子的照片正好在我眼前。虽然屋内光线很暗,但我仍然看的很清楚。照片上面年轻的我和呀呀学语的儿子都笑得好开心。

  《亲子日记:“区里组织各幼儿园背诵《老三篇》表演,上台表演当然要选模样漂亮、聪明伶俐、口齿清楚的,小刘老师当仁不让地就推荐了儿子去。园长还特意要求给三岁半的儿子穿开裆裤,目的是为营造可爱效果。小刘老师教大松背了《纪念百求恩》的一段。

  从儿子从往台上走,台下有人就开始笑,儿子站在舞台中央,这时园长给穿的开裆裤的效果全部显现了出来,儿子却浑然不知,奶声奶气一板一眼地背诵起了《纪念百求恩》:”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说到这,儿子伸出一个小巴掌表示五十,还特意把”五“拉了长声,在他看来,这个岁数太大了。为了增加表演效果,小刘老师特意给大松编排了动作和表情。儿子皱着眉头右手攥拳戳着奔儿头,做了一个罗丹《思想者》的造型,小胳膊小手显得憨态可掬。刚走下舞台,站在幕布后面等着他的小刘老师一把抱起儿子在他胖胖的小脸蛋上使劲儿地亲了起来,嘴里不停地说:”宝贝你真棒。“

  坐在台下观看的我也跟着大家笑,不用说此时的我心里当然很得意。”》

  我抬着屁股跪趴在沙发上,和我丰腴雪白的身子比起来显得单薄瘦小的儿子站在我的后面。现在我们这副样子与我们平时相处的情景反差太大,不知道如果把此情此景拍下来和矮柜上上面那张照片放在一起该是一幅怎样的画面。

  那时我俩能想到现在这一刻吗?

  我抬起来的两片丰腴的屁股又大又白又嫩,儿子双手掰开我两瓣屁股,我咬着嘴唇,知道自己的那些器官现在就像是医学书上女性外生殖器的图片一样展现在儿子眼前。

  现在已经十四岁的儿子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向前插入,他的身体重重的撞在我肥大的屁股上,发出肉体撞击的声音,他重新把他的那根东西从后面插进了我体内。

  《亲子日记:“一直以来,儿子都和我很亲,每天早上送他去幼稚园,即使送他也是一直要把他送到班级门口,有时还会偷偷躲在一旁不愿离去,想看看他在班上的每一个一举一动,而每回被儿子发现后,他都是迫不及待地把我往外推,一个劲的让妈妈快走。而我则总是在心底暗暗的责怪着他的不懂事,嘴上却没有丝毫的责怪,只是叫他要乖乖的。上班以后,早上的时间一下子变得那么地匆忙,每天送他也只是把他送到快要到幼稚园的大坡前,然后让他自己下坡,进大门。每回我总要站在坡上,看着他那背着小书包的小小身影走下大坡,直到拐进大门看不见背影了,才放心离去,即使上班的时间已经要晚了。也曾笑自己的傻,那孩子每一次一阵小跑一溜烟的不见了,也只是临近大门时偶尔会想起来转身和我招招手,也未曾听见他和妈妈说过什么?今天早上送他去幼稚园,天正下着雨,撑着伞,母子俩个一前一后的,这次临下大坡前,他居然停下了脚步,仰起头看着我,温柔地对我说:”妈妈小心点!“随后向我摆摆手,自己慢慢走下了大坡。一刹那,心头一震,喉头有点哽咽,心里一阵欣喜,我的孩子已经知道关心妈妈了。心底被这种幸福的感觉填得满满的,儿子,因为有你的的那句话,妈妈过去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值得,看着你的长大,妈妈好像秋天等待丰收的农人那样的幸福,在这样的5个365天里,妈妈把你从只有3.85kg重、50厘米长的那么点点大的小baby,抚养到如今身高1米、长得结结实实的小小男子汉;从只会用啼哭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到现在的能说会道、懂得体贴妈妈的小小人儿…妈妈也在你的成长中悄然而逝了青春年华、任由细细的鱼尾纹爬上妈妈的眼角,但妈妈的心里未曾悔过,未曾怨过,是不是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痴心呢?孩子只要你快快乐乐的,妈妈永远愿意为你忙、为你累,妈妈爱你,直到永远! ”》

  “…啊…你轻点…”儿子的用力把我的身体向前撞去,同时让我感觉到下体的涨痛,这让我不由自主打破了沉默轻声对他说。

  儿子不吭声,但我肯求的话却让他动作好像更加猛烈。

  我竭尽所能的双手撑住身体,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地来承受来自身后的一下接一下的撞击。我听见了他身体轻撞我小腹的声音和下面出来的声音。

  灯光下,儿子站在我跪趴着的丰腴雪白的身子后面,显得那么瘦小,但他却是主动者,他双手抱住我抬起的屁股胯部前后不停耸动,而我,只是被动地趴在那里挨肏。

  “…啊…嗯…啊…”我在天晕地转中稍一放松。这一松就全部垮掉,发出比欲望更加深切的声音,一种忘乎所以的尽情哼嘤。儿子的胯部撞击在我屁股上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时刻显得特别响。

  《亲子日记:“最近一段时间简直太忙,白天上班,晚上下班辅导儿子学习,儿子近段时间学习不是很主动。这一点让我心里很烦,真的是打也不能打,骂也不能骂。现在只有跟他讲道理,这孩子很聪明就是玩心太重,这一点很让我头痛。最一个多月忙着买房子,对他的学习上的确有一些方松。好家伙你松他也松,你紧他也紧。我有时真搞不清是不是现在的孩子,学习自主性就是这样的。还是就只有我儿子是这样的,做为母亲我很纳闷。我其实对他的要求不是很过分,只要完成他的作业。一般我是不会给他布置其他的课外作业,毕竟他才上一年级培养学习兴趣很重要。

  昨天下午我带他上街,在商店他看中一个玩具将近要二百元。我不同意给他买,他居然一生气转身就跑了。我怕他弄丢了去找他,这孩子脾气太坏了,也许是我惯的。但是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到他过来,我心里有些慌了。我在商场三楼找一圈也没找到他,我在商场喊他的名字也没有反应。我赶紧打电话给老公,等我找到买童装那边找到他了,我当时火冒三丈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二下。而且气的在他脸上打了一下,当时我的确是失去了控制。儿子回家告诉我他当时找不到我也很着急,所以边哭边找我。听他说后我也向他道谦了,说当时妈妈的脾气是有些不好。但是因为太紧张你了,害怕你弄丢了。如果你弄丢了,妈妈该怎么办呢?儿子点点头说:”妈妈,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我紧紧地把儿子抱在怀里,儿子是我的希望是我的全部呀!”》

  透明的液体在机械活塞般的运动下变成细腻的洁白泡沫,围在鸡巴在阴道口进出的一段。

  我丰腴成熟的身子起伏着,呻吟声擦过儿子的耳际,性欲交融处的翅响踩碎了我沉着的裂土。儿子全速前进,力图压制住我渴望超越的梦想,他轻轻地在我的耳边说:“妈,我在尻你”,这是他从开始和我发生关系以来对我说的第一句粗话。

  这句话让我如在梦里。我停止了呻吟,本来生理上有了反应的我因为这句话产生的羞耻而激潮退去。

  我紧紧的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开始一声不吭。

  儿子并没有注意到我这些变化,相反,在他鼓足勇气对我说出那些后心里是很忐忑的,我的安静让他知道我并没有生气。这让他更加兴奋,他的身体重重的撞击着我肥大的屁股,发出呯呯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我身体被撞得前后晃动。两个雪白的乳房在这暗寂的光线下晃动着,显得特别刺眼。

  “妈,今天终于又尝到了你的滋味!”儿子边干我边在后面对我说。

  我生他养他,就是让他尝我是什么滋味的?我呻吟着,儿子的话让我更加又羞又恼。我把头埋到沙发上。因为上身的下倾,屁股反倒抬的更高,乳房在他的撞击下前后摇摆着。

  《亲子日记: “周末,我告诉儿子:写完作业以后可以玩电脑。周六儿子告诉我,作业写完了。这两天他也断断续续玩了一些游戏。今天傍晚,刚转学过来的一个同学到家里借他的数学书,要写作业的,他不借,但是不说为什么。我看出来了:他没写完作业。我让他借给同学拿走,同学用完再还回来。同学走了,虽然我已经看到他害怕了,但是我没有忍住:你撒谎!为了玩游戏撒谎!我打了儿子。 ”》

  儿子的肉棒在我的阴道中不断的猛烈进出,我阴道外侧的那两片嫩肉,不断地被他的肉棒带出插进,他的大腿不断地撞击着我的臀部,使我雪白的屁股上很快现出椭圆形的红润。

  “啊…肏女人原来真的这么舒服!”儿子不由自主的说。

  我半跪着,在儿子说的那些脏话中一声不吭地挨肏,只是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偶尔在儿子的抽插下不由自主的从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在儿子上了幼儿园一段时间以后,有一次他回到家里,丈夫也在家,我们三口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他忽然嘴里冒了句CB。我和丈夫在无比震惊下,都不愿相信这残酷的事实,齐声反问,“你说什么?”。结果儿子很镇静地说,我在说小小草、小小瓶,爸爸妈妈,我没有说CB哦。我们两个齐晕,然后噼里啪啦一番严肃教育。没办法,上了幼儿园,好的坏的,学的都快。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从别的小朋友那里听来现学现卖的,至于什么意思他也不懂。但还是不能让他说啊。还有的是丈夫有时候不注意会说“靠”,儿子也跟着学会了,然后我们越是不许他说,他越是开心得在那边蹦蹦跳跳说“靠靠靠靠~靠啊靠” 所以我们后来干脆冷处理,她说了这个字我们就都不理他,完全无视他~这样两次以后她就不说了,知道说了大人要不高兴的,没人和他玩儿了。

  我的日记里还专门有一篇:“记得儿子读幼儿班那年,不知啥时学会一句非常难听的脏话。一天晚饭后,儿子先上床休息,我和他爸爸各自捧了本书,正看在兴头上,忽然,”肏你妈“从儿子口中蹦了出来,在静寂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我和丈夫同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可待我们走进床边一看,小家伙嘴角含着笑意,睡得正香。原来这小子是在梦中骂人。我和丈夫生气极了,”不行,我们得问问“。于是,他捏鼻子,我揪耳朵,终于把儿子折腾醒了。当我们问他是从哪里学会这句脏话的时候,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们,”是一位大伯说的,听起来好玩“。

  知道事件的原委后,丈夫沉默了好一会儿,尔后他十分严肃地对儿子说,”你听着,现在爸爸要打你一个嘴巴,因为你刚才讲了不文明的话,以后要是你听到爸爸、妈妈讲脏话了,你也可以要求我们自己打嘴巴。“丈夫说完后,果真近前掴了儿子一巴掌,痛得儿子”哇、哇“大哭起来。当时,尽管我们心中不忍,但谁也没有再理他,儿子自个儿哭了一阵后,悄悄爬到我的身边说”妈妈,我记住了,以后一定不再讲脏话,但你和爸爸也一定不要讲。“说完,儿子伸出小拇指,先后跟我和他爸爸拉了勾。”

  现在,他竟然可以当着我的面对我说那些话了,而且,对象是我,直接地对我说“我肏你”。

  我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时候,我不能再奢望保持作为母亲的尊严而只是一个女人。要想让男人在做那件事的时候不对女人说那些是不可能的。

  “我肏你我肏你我肏你…”儿子嘴里边喘息着低低的叫边不停地动着下体,这个孩子今天表现得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作为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他的持久力让我惊讶。我的呻吟越来越大,屁股逐渐向上迎合着儿子的抽送。

  我感觉他的下面就像指天待发的炮弹,拼命要飞射出去。那就任它爆发好了。

  儿子终于喷薄而出,浓浓的精液喷向我的子宫。

  在最后一滴精液流出后儿子拔出了他的东西。我则侧身蜷曲在床上,白色的精液从我阴道口缓慢的流出。我躺在那里一下一下的抽搐着,把头埋在床上,一动不动。

  儿子沉沉睡去。我默默的躺在那里,哭了,眼泪汹涌而出,我真是无耻,是的,我是无耻的,我被自己的儿子干,而且还竟然有了快感,呻吟了叫床了!

  完了,我真的完了。想起这几天的一切,我只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疯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