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猥亵的电话问卷调查
猥亵的电话问卷调查

猥亵的电话问卷调查

差不多该来电话了。

  我买菜回来,拿起无线电话,兴奋的走向客厅。把电话放在玻璃桌上,舒舒服服的坐在双人座的沙发上。

  就好像跟前有一个我想诱惑的男孩,高高的翘起二郎腿。

  身上穿的米黄色洋装的下摆撩起,露出黑色裤袜的双腿。

  这样的大腿,真想让那孩子看到。

  在大脑的银幕上出现一个少年的脸孔。是国中三年级的儿子从小学时代就是同学的三村洋介。

  好像很难为情似的双颊红润,但还是受到好奇心的驱使,不断的向裙内看去。

  洋介,快打电话来吧。今天和过去不一样。说不定会做到电话性交...

  最近到下午的这个时间,我一直期盼洋介来电话。因此买晚餐的菜时也尽量的快一点赶回来。

  说到第一通电话,那是二星期前的事倩。听到铃声,我拿起电话,传来不是很自然的尖锐声音。

  是竹内太太吗?我是W公司接待客户的中村。今天为裤袜的事情,想请奶回答本公司的问卷调查,所以......。

  说起W公司,是生产女性内衣的大公司。

  我立刻知道,打电话的人绝对不是W公司的职员。好像用什麽机械改变音质,唯说话的特徵是无从改的。说话时不断的露出幼稚的口吻,毫无疑问的是三村洋介的声音。

  洋介为什麽这样胡闹......

  我一时之间,很想泽备他,但还是放弃了。他现在是国中生,冒充女性内衣厂商的职员打电话来,一定有什麽异常的目的。

  随时都可以骂他、现在和他开一个小玩笑吧。

  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一种期待。就这样假装没有发现,谈下去吧。一定能知道像他这种年纪的男孩,对女性有什麽想法了。说不定还能了解十五岁少年对性的看法。

  想起来,儿子雅和最近好像经常手淫。偶尔在他的房间看垃圾桶时,会闻到精液独特的味道,洋介应该也是一样的。

  「太太,听到了吗?」

  我保持沉默,他却迫不及待的追问。

  「我在听,要做什麽问卷调查呢?」

  我尽可能用开朗的口吻说。在电话里听到他咕噜一声吞下囗水的声音。

  「是......本公司现在正在调查三、四十岁的妇女穿什麽颜色的裤袜。请问,太太喜欢什麽颜色呢?」

  我想笑出来,但还是忍住。既然想假装问卷调查,就应该想好适当的问题。这样足以证明是假电话。

  我假装考虑,忍着笑,以认真的囗吻回答:

  「当然不是经常穿同颜色的裤袜。因场合不同,穿的颜色也不同。」

  「什麽场合?比如说......」

  「这个嘛,穿洋装时就要考虑配色,去叁加葬礼就不能穿白色裤袜。如果说去学校叁加母姐会,就不能穿鲜艳的花纹裤袜。」

  「太太有花纹裤袜吗?」

  很显然的,洋介的声音开始兴奋,或许他喜欢那种裤袜吧。

  「嗯,各色各样都有。不过,穿的机会很少,因为我丈夫不喜欢。」

  「那麽......是照先生的喜好穿裤袜吗......?」

  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对女人来说,双腿是表现性感的所在,偶尔穿丈夫喜欢的,到了晚上,他很可能会想跟我做爱吧。」

  「是....是的。」

  只是几句煽动好奇的话,洋介已狼狈不堪,从电话里感觉得出呼吸急促了。

  国中生就是这样。听到这种程度的话就激动了?

  我觉得洋介很可爱的同时,下半身也不由得火热而搔痒。如此一来,我想说更剌激的话好使洋介更兴奋。

  「说到配色,不只是和洋装,也要考虑和三角裤的平衡。穿穿黑色三角裤时,裤袜自然也要黑色......」

  「黑......黑色三角裤......」

  「嘻嘻嘻,我是很喜欢黑色的内衣,所以黑色的裤袜也比较多。不喜欢厚的。」

  「是.......是.......」

  「我认为裤袜薄的比较好。我的皮肤比较白,所以浅黑色或灰色的话,大腿的部分看起来像透明,我喜欢这一类的。」

  「是,奶很适合穿黑色的裤袜。」

  「嗯?你认识我吗?」

  「不,不是的。我只是听到声音,就觉得会是那样......」

  我又要忍着笑不出来。他既然露出马脚,也许我应该告诉他已经知道他是洋介了。

  我并没有说出来。说话的内容不是什麽严重的,可是当他知道我早就发觉的话,一定很难为情的。说不定再也不敢来找儿子玩了。

  再者,没想到和国中生谈话会如此剌激。就这样假装不知道,他以後可能还会打来这种电话。

  既然如此,就多说一些他喜欢听的话吧。

  我这样决定。下午除了买菜和准备晚饭之外,几乎无事可做。这种电话游戏能打发无聊的时间。

  「太太,今天就谈到这里为止。以後还可以打电话来吗?」

  听到他用颤颤兢兢的口吻说。

  「当然可以。随时都可以打电话」

  「谢谢,在下一次之前,能不能请太太检查一下种类厚薄,有没有脚後跟的......」

  「好的,我一定会看一看不过我的都是有脚後跟的」

  「是。今天谢谢太太了。」

  放下电话时,我吓了一跳。怎麽回事?我好像湿了。

  这就是下午的电话开始的情形。

  其实我对内衣也很有兴趣。

  第二天,洋介到家里来。和往常一样向我鞠躬後就和雅和上楼,进入儿子的房间。

  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异样的光泽。

  洋介真的把我当做女人看了吗?

  想起和洋介的对话,昨天晚上一直没有睡好。不知为何,他说我适合穿黑色裤袜,使我很高兴。如果洋介说的是真心话,等於是他早就注意我的腿了。

  对了,就穿黑色裤袜给他看。如果盯着我的腿看,就证明他是把我看成女人了。

  我想确定他的心思。因为是同学的母亲想和我开玩笑,还是因为我是女人对我有兴趣,我想把两者分清楚。

  我回到卧室穿薄袜,严格的说是灰色,但在我看来是浅黑色。为能看到大腿的部分,换上黑色的短洋装。

  就这样泡了红茶端去雅和的房间时,两个人正在玩电脑游戏。可能是轮到雅和,洋介立刻回头看我。

  他的视线盯在我的洋装裙摆上。

  他果然对我有兴趣。

  (你就大胆的看吧,这是为你穿的。)

  我这样想着,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你们可要趁热喝。」

  「是......」

  精神集中在游戏的雅和根本没有回头,洋介却立刻伸手拿茶杯。假装注意电视画面,不断的向我偷看。

  「这是上次买的,好玩吗?」

  我用不在意的囗吻说完,在洋介的旁边坐下。

  「很好玩,我还不太行。不过,雅和玩得非常好......」

  洋介的视线又移到我的下半身。我侧坐後,配合洋介的视线,尽量分开腿。这样不会太下流,而且能露出大部分的大腿。

  果然,洋介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大腿,似乎已忘了电脑游戏,一心只顾看我的大腿。

  洋介,黑色的裤袜怎麽样?因为我很适合穿,所以才穿绐你看。仔细看吧,回家以後再好好的想一番。

  我把大腿分开到极限,洋装的下摆紧绷,他可能连三角裤的底部也看到。我想今天晚上他一定也会想起我的......。

  「啊......完蛋了!」

  雅和好像失败了,电视上出现游戏结束的字样。

  我急忙收回大腿,站起来。

  「你们慢慢玩吧。」

  说完,我下楼梯时,觉得身体深处有搔痒感。在厕所里拉下裤袜和三角裤时,阴唇确实湿润的。因为给洋介看大腿,我好像兴奋了。

  啊......身体搔痒,用自己的手指安抚吧。

  虽然这样想,但差不多该准备晚饭了。换一件新三角裤後走进厨房。

  他今天晚上一定会想着我而手淫的明天下午很可能可能又冒充W公司的人打电话来。那时後要说更大胆的话挑逗他。

  我在心里想,这样可以使单调的生活增加一点趣味。後来又发生使我更期待的事倩。洋介临走时进入厕所,等我进去时,那件刚脱下的黑色裤袜不见了。

  意外的是三角裤还留下来。这样使我想起他在电话访问时的内容。

  那一次他也只问裤袜的事。他的性格大概只对女人的腿有兴趣吧。偷去的裤袜是做什麽呢?闻味道吗?还是自己穿......

  想到洋介的模样,我不由得兴奋起来。是夜,难得主动的把身体依偎在丈夫的身上。

  从第二天起,到下午四点左右,电话一定会响。除星期六和星期日我和洋介有了共同的秘密时间。

  和他谈话并不容易。

  因为表面上他得假装W公司的访问员,而我是被访问的家庭主妇,谈话内容不能太露骨。

  假装的谈话也到了限度,差不多该说出真相,然後说两个人能愉快的.........

  我的这种念头逐渐加强,对他来说这样是更好。

  不过,揭穿真相时可不能吓坏他。

  我兴奋中也感到紧张,说穿之後他也许立刻挂断电话,再也不敢来,所以我说话时必须小心谨慎。

  四点十分,电话铃响了。

  是太太吗?我是W公司的中村。今天也可以谈一谈吗?

  洋介一如往常,以战战兢兢的口吻说。

  「没有关系,不过,今天我有话要对你说。」

  「是.......」

  「你是洋介,对不对?」

  「什麽?这......那......」

  从电话里感受到他狼狈的样子。

  「你要镇静,求求你不要挂断电话。我一开始就知道这电话是你打来的。」

  「从开始吗?」

  「是啊。对不起,一直没告诉你。和你谈话很快乐,所以舍不得说出来......」

  电话里传来洋介叹息的声音,大概多少恢复一些冷静。

  「洋介,你打电话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你也没有吧」

  「这.......是...」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说你是W公司的职员,恢复你自己吧,然後我们再谈内衣等话题吧。」

  「真....真的吗?阿姨,真的要和我谈内衣的事......」

  「嘻嘻,我是说真的。和你谈喜欢的裤袜颜色,我就很快乐,最好今後也能这样。先把改变声音的机器拿掉好不好......」

  「哦,是......」

  听到喀喀的声音,然後传来洋介的声音。

  「对不起.阿姨我做这种事......」

  「没关系,果然还是这种声音好。你用什麽样的机器昵?」

  「在学校很流行,只是装在电话上就能发出各种声音,也能变成女人的声音。」

  「真了不起,但以後不要再用了。」

  「阿姨,知道了。」

  「洋介,你现在在哪里打电话昵?」

  「在我家,我是把无线电话拿到我的房间。」

  「哦,那样别人是听不到的。我也一个人在客厅。坐在沙发上发呆,你在房间的什麽地方呢?」

  「我在床上。每次绐阿姨打电话,都在这里。」

  洋介以难为情的囗吻说。

  他说在床上的话,不由得使我发挥想像力。

  「在床上是什麽姿势呢?难道是赤裸......」

  我半开玩笑,但他很显然的紧张了。

  「阿姨好厉害,我下半身是赤裸的。和阿姨说话会慢慢兴奋,为了以後的方便就这样了。」

  「你说方便......是把小鸡鸡......」

  「嗯,我和阿姨打电话时,每一次都揉搓鸡鸡的。」

  「啊!洋介......」

  我全身热了起来。谈话的内容是有某种程度的刺激,但还没有想到会这样,感到子宫一阵搔痒,溢出火热的蜜汁。

  「洋介,问你一件事。第一次打电话来的第二天,你来我家了,然後把我的裤袜拿走了,是不是?」

  「嗯,可是......那是......」

  「嘻嘻,不用担心......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是对你拿回去做什麽用感到兴趣,能告诉我吗?」

  对我的问话,他沉默了。

  「洋介,我不会生气的,所以告诉我吧。」

  「那一天......阿姨送茶水来的时候,我看到阿姨的裙内,阿姨的大腿丰满而迷人,从很早就认为阿姨很适合穿黑色的裤袜。」

  「我知道,所以穿黑色裤袜是为了你。」

  「为了我吗?」

  「是呀,前一天不是在电话里说溜,说我适合穿黑色裤袜。」

  「哦,好像是......」

  「所以我才特意穿那个裤袜到楼上的,你来的时候我还没有穿裤袜。」

  「我记得。在玄关见面时,於前面看到雪白大腿,我差一点昏过去。」

  「你还是国中生就那麽会拍马屁了。」

  「我不是拍马屁,早就认为阿姨的腿很漂亮,那样在近处看还是第一次。我是拼命的忍耐,恨不得过去搂抱。」

  「其实,你抱也没有关系的。」

  「啊...阿姨......」

  洋介发出兴奋的声音。

  他说过下半身是赤裸的,说不定还用手握阴茎哪。

  「那麽,没有穿裤袜也会喜欢我的腿吗?」

  「那是当然。不过我还是最喜欢穿黑色裤袜的时候。透过裤袜的材质,阿姨的大腿更美,所以临走上厕所时看到那个裤袜在洗衣机上,就忍不住想要......」

  「所以就拿走了吗?」

  「阿姨,对不起。」

  「没关系,这样我反而放心了」

  「什麽?这是什麽意思呢?」

  因为你在电话里一直提裤袜的事,所以我想到是不是你只喜欢女人的裤袜,对我的身体一点也不关心。只要是裤袜,谁的都无所谓。

  不是那样的,我确实很喜欢裤袜。但那是因为我喜欢女人的脚或大腿,当然不是什麽样的腿都可以。能使我兴奋的人,包括阿姨在内,只有两个人。

  「还有一个人是谁呢?」

  「那个人是..........」

  在电话里也听得出洋介有些慌张。

  洋介对什麽样的女性感到兴趣,我很想知道。但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

  「好吧,重要的是你拿走我的裤袜做什麽用呢?」

  「嘿嘿,怪不好意思的......」

  洋介笑一下,没有说下去。

  我没有催他,只等他继续说下去。

  「开始是一面闻味道,一面手淫。只要想到裤袜穿在阿姨的大腿上我就很兴奋,可是这样还不能满足,第二次手淫时,在射精前的刹那就用裤袜包住我的鸡鸡。」

  「你是射在裤袜上吗?」

  「嗯,本来不想弄脏的......因为太兴奋......所以...」

  我感到身体越来越热,不停的溢出蜜汁,可能三角裤也湿了。

  「洋介,你的鸡鸡现在是什麽状况呢?」

  「这个......硬了......」

  「啊......我真想看到......亲眼看到洋介的鸡鸡」

  「噢!唔.....啊....」

  听到洋介的叹息声,我也受到刺激,产生迫切的需求。

  「洋介,开始揉搓鸡鸡了吗?」

  「嗯,我在揉搓。」

  「告诉我,现在你在想什麽?」

  当然是阿姨呀。穿黑裤袜的阿姨大腿,还有露出一点点的三角裤

  「现在拿着那个裤袜了吗?」

  「当然哪。每一次都看着裤袜,一面摸一面打电话的。」

  「啊......洋介......阿姨也可以吗?」

  「可以什麽呢?」

  「嘻嘻嘻,手淫呀,因为我也想和你一起得到舒服。」

  「阿姨!太棒了。我很兴奋。」

  洋介的声音大了起来。从电话里能听到好像是揉搓阴茎的声音。

  「阿姨,今天穿的是什麽衣服呢?有穿裤袜了吗?」

  「我在等你的电话。当然穿上黑色的裤袜。」

  「阿姨!我想摸!用我的手摸阿姨的大腿。」

  好啊。你就想像吧。这个裤袜光溜溜的,很舒服吧。还可以把手伸入大腿的缝里。

  「唔......阿姨......」

  我左手拿电话,右手摸大腿根,又用大腿把手掌夹紧。

  幻想有洋介的手插在大腿间的情景,子宫立刻产生搔痒感。

  「啊......感觉到了。洋介,你有感觉到吗?你的手在我的大腿间。」

  「阿姨,我真的想摸。每一次看到阿姨,我就想摸奶的大腿。」

  「好吧,就在最近会让你摸的。现在你要好好的幻想,想着给我脱裤袜的样子......」

  「是我给阿姨脱裤袜吗?」

  「是呀。快一点给我脱吧。直接手摸一摸大腿看吧。」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用右脸和肩夹住电话,双手撩起洋装,用手指勾住裤袜的腰。

  「啊......洋介......不要急死我吧......」

  「阿姨,我受不了了。」

  洋介的呼吸更急促,好像揉搓阴茎的速度加快了。

  我幻想洋介开拉我的裤袜,露出雪白大腿时,洋介瞪大眼睛脱去黑色的尼龙裤袜,我重新坐在沙发上,用右手轻轻抚摸

  「洋介,你把我的裤袜脱去了,那麽就摸吧。在我的大腿上,爱如何摸就如何摸吧。」

  「噢?阿姨....」

  洋介的声音急促可能快要射精了。

  「洋介,还差一点,求求你再忍耐一下。」

  「不行了,阿姨。我好像已经......」

  他好像听到了难以克制的状态,现在我只好加快速度了。

  我把放在大腿的右手,从三角裤的裤脚伸入,手指摸到阴毛和湿润的阴只是说话就这样湿润!

  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手指继续摸到阴核。

  「唔.......啊.......啊.......」

  下意识的发出哼声,阴核充血变硬,等待手指的爱抚。

  「阿姨,我好像不行了,要射出来了。」

  洋介泫然欲泣的样子。

  压在阴核上的手指,如画圆圈般揉磋。过去未曾有过的感觉,从後背向上扩散。

  啊......过去手淫从未曾有过这种感觉......

  我对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惊讶,手指的活动更加快。

  左手在乳房,隔着洋装揉搓时,全身更猛烈颤抖。

  这样爱抚下去,很可能和洋介一起达到性高潮。

  「洋介,你就尽情的揉搓鸡鸡吧,心想着我给你揉搓。」

  「唔......阿姨......有一天会摸我吗....」

  「当然,不只如此,我会用嘴吸吮你的鸡鸡的。」

  「用阿姨的嘴吗?啊......我已经......」

  「我觉得很像看到你的小鸡鸡了。我要把它放进我的嘴里,然後射在里面吧。我会把你的白果汁全喝下去。」

  我紧闭眼睛幻想洋介的阴茎插在嘴里的情形。从身体深处溢出更多蜜汁

  「阿姨!我不行了......啊......射出来了......」

  「啊......洋介......你是射在我的嘴里......」

  就在洋介发出哼声後,我也达到性高潮,全身猛烈颤抖。电话掉落於地。

  啊......我泄了......

  连拾起电话的力气也没有,只好把软绵绵的身体靠在沙发上。

  其後,每天和洋介享受电话性交的快感。想到洋介也许会藉机要求发生性关系,多少有一些不安,但他好像从电话中即能满足,没有进一步采取行动。

  洋介是儿子的同学,如果不感到内疚,那是假的。电话是很奇妙之物,不会让人产生羞耻感,洋介和我都能尽情的暴露彼此的欲望。

  就在这样的时候,从洋介的母亲小百合听到使我大受打击的话。

  从母姐会回来,因为久未见面,和她一起上咖啡店聊天。

  「真由子,奶家有没有什麽W公司打来的问卷调查电话?」

  「什麽?W公司的问卷调查......」

  我吓了一跳。

  难到洋介也给自己的妈妈打那种电话吗?

  心里产生这样的疑问,无法立刻回答她的问题。

  「奶家没有吗?」

  「嗯......我家没有......什麽样的问卷调查呢?」

  「嘻嘻嘻,好笑极了。刚开始只问喜欢什麽颜色的裤袜,後来就说起色情的话。譬如说现在穿什麽三角裤,和丈夫每周几次......」

  「连这种事也问......」

  我感到惊讶。听她所说的问卷内容,一定是洋介做的事。一定是用机器改变声音,难道小百合连自己的儿子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吗?

  「是不是恶作剧的电话呢?像W公司那样一流的厂商,怎麽可能做那种色情的问卷调查呢?」

  我故意用不感兴趣的口吻说,因为开始对洋介感到气愤。他一面说喜欢我的腿,却又给自己的母打同样的电话,让我有被骗的感觉。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麽人的恶作剧。奇妙的是,那个人说话的口吻很像雅和。」

  「什麽?像雅和!」

  「当然是另外一个人,只是口吻很像,声音完全不同,但那种气氛是相同的,所以我很放心的和他交谈。因为我觉得是和雅和在谈话。」

  我立刻了解状况。打电话给小百合的确实是雅和。洋介和雅和,彼此以对方的母亲为对象,玩起色情电话游戏。

  「他对奶说什麽呢?」

  「真由子,因为是奶,我才说实话。在电话里说着说着,我真的有性感了。何况,丈夫几个月都没有碰我一下。想到对方是年轻男子,怎麽会不动心呢?而且是在电话里,不会真的发生那种事情,他要求脱三角裤我都会答应他的要求。」

  「奶是真的脱三角裤了。」

  「说实话,不但脱,还和他一起手淫。我感到很刺激,能知道他在电话的一端揉搓自己的鸡鸡。这就是现在流行的电话性交吧。」

  小百合感到难为情,脸泛红。

  我的脸也红了,因为我对雅和产生难以言喻的气愤。想到他瞒着我和小百合做电话性交,心里充满怒火。

  雅和!绝对不可以这样。妈妈是不会答应的!

  我这样想时,小百合露出抚媚的笑容说:

  「我真的想要红杏出墙了。」

  「奶的意思是......和电话里的那个男人......」

  「是呀。虽然还不清楚是什麽样的男人,我想是二十来岁的男孩吧。先不说会不会真的发生关系,我是真的想和他见面,对方也是这麽说......」

  我很讶。雅和和小百合见面後会做什麽呢?

  绝对不可以!绝对不能让雅和和小百合做那种事情......

  看到坐在面前的小百合,觉得她好像是淫荡的妓女。绝对不能把心爱的儿子交给这种女人。

  「奶不觉得我们已经到了可以做冒险的年龄吗?我最近常常受到洋介的刺激。」

  「这是什麽意思呢?」

  「奶家的雅和也是这样吧!越来越像男人,让我觉得好像看到丈夫年轻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会凝视洋介的下半身,还会想到和丈夫比起来,谁的会更大。当然不能和儿子有染,只是有时很渴望年轻的男人。」

  我觉得能理解她的想法。雅和的身体确实像大人,有时只穿一件内裤走出浴室时,真不敢看他的身体。打扫房间时,存废纸篓里发现沾满精液的卫生纸,下半身就感到一阵火热。

  我会和洋介玩电话性交的游戏,也许是受到儿子的刺激吧。

  可是我和洋介不会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也希望雅和不要有进一步的关系

  「和他见面还是不好吧。如果是变态的话......」

  「不要紧,从谈话中多少也了解他的人品。」

  事到如今,只有直接劝雅和,别无他法了。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家。

  「雅和,我有话和你说,先洗完澡後到妈妈的房间来吧。」

  看到雅和去浴室,我以很平淡的口吻说。

  「有什麽事呢?」

  「没什麽大不了的事。只是想和你谈一谈。」

  「知道了,妈妈。」

  我一定要让他离开小百合才行......

  我回到卧室,脱去洗完澡後穿上的睡袍,也脱去粉红色的三角裤和乳罩,重新换上黑色的蕾丝三角裤。

  穿上这个三角裤,雅和一定满意。

  我心里想,只是单纯的要求雅和不要和小百合通色情电话,他应该不会立刻答应,对於一个无法处理性欲的年轻男孩而言,小百合而言,小百合一定是很珍贵的女人。

  怎麽样才能阻止他呢?

  得到唯一的结论并不需要很多时间。

  只有我做他的女人。

  当然不是没有顾忌,尽量说不愿意儿子被抢走,但母子性交实在是罪恶深重。

  可是进一步想,我早就在雅和的身上感到男人的存在。小百合也说过,从现在的儿子身上,常常会联想到丈夫年轻时的情景。

  又不是今後永远发生关系,在雅和进入大学,有女朋友之前,我代替女朋友应该不是问题。

  我已经有这个意思了。就以身体而言,还有很大信心。就是每周也会去游泳二次,和二十多岁时的身体应该没有多少变化,更不会输给小百合。

  没有问题,雅和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来。

  我从衣柜拿出黑色睡衣穿着,透过很薄的布料看到身体曲线,比赤裸更显得恼人。对性交不很积极的丈夫,在他最需要时也会让我穿上这件睡衣。

  幸好丈夫去美国出差两个星期,现在可以说是最好的机会。

  我坐在床边,心跳越来越快。

  雅和也许会感到惊讶,说不定会畏缩不前。我也不能太畏缩。

  正在激励我自己时,听到敲门的声音。

  「进来吧。」

  雅和穿着睡袍进来了。

  「啊!妈妈......我......那个......」

  雅和看到我坐在床头,很明显的心里动摇了,东张西望,不敢看我。我穿这种睡衣,他是第一次看到。

  「你在看什麽?把门关上,坐在这里吧。」

  「嗯......」

  雅和关上门,坐在化台前的矮椅上。大概是难为情吧,不敢看我。

  「今天有一点难为情的话要说,但是很重要,你要认真的听,要看着妈妈。」

  听我这样说,雅和才把头转过来,不知何时脸颊已红润。

  「你好像给洋介的妈妈打过很奇怪的电话。」

  「什麽?妈妈为什麽知道....」

  雅和惊讶的抬起屁股。

  「你们的把戏,妈妈早就识破了。你和洋介彼此给对力的妈妈打恶作剧电话。」

  「嗯....可是我没有想到洋介的妈妈已经发现了,我自以为假装内衣厂商的业务很像。」

  雅和的脸更红,声音也软弱无力。

  「你不用担心,洋介的妈妈还不知道是你打的电话。」

  「真的吗?」

  「她对我说,有一个说话很像你的男人打电话给他,因此我想到你和洋介商量好玩这种游戏,对不对?」

  雅和弯下上身,很难为情的点头。

  「你们也真是的,竟然给同学的妈妈打色情电话。」

  「对不起,和洋介谈到彼此苦恼的事,就商量这样做了.....」

  他们的苦恼必然是排泄也排泄不完的性欲处理问题。

  「不过,你什麽时候打电话给洋介的妈妈呢?你去补习班以後,没有那种时间吧。」

  「有时借同学家的电话,还有同学带大哥大的。」

  「这是说在外面打的。在同学家,也不能打性交电话吧。」

  「可以呀,大家都有同样的苦恼,打电话时人家会离开,而有同学在身边也无所谓。」

  「妈妈当然知道,你们这种年龄的孩子会有强烈的性欲,可是这种打电话方法,毕竟不是好事......」

  我以略带责备的囗吻说。

  雅和低下头,像道歉似的点头。

  「对成年女性感到兴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洋介的妈妈肯和你谈话,你感到兴奋,这个我也了解。雅和,我认为现在是停止的好机会。在洋介的妈妈发现你之前,不再打电话,彼此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妈妈说的对,我也认为不该打电话了。」

  雅和立刻同意,倒令我感到意外。但不能就此相信他的话,说不定会瞒着我继续打电话。

  我叹一囗气说:

  「雅和,妈妈不行吗?」

  雅和一时间好像听不懂。瞪大眼睛,呆呆的望着我。

  「雅和,怎麽样?妈妈做你的对像不行吗?」

  「妈妈......这是什麽意思呢?」

  什麽意思......妈妈是说让我来代替洋介的妈妈,不需要用电话,我可以帮助你手淫。」

  「真的吗?妈妈真的要帮我手淫....」

  「是呀,今後为了升学考试,你会更忙在这时候,我不希望你为其他女人分心,所以妈妈愿意担任这个角色。我想我做你的爱人,怎麽样?」

  「太好了!妈妈,我不知道该怎麽说...」

  雅和站起来,脸颊比刚才更红。

  「那麽,你是答应妈妈的要求罗。」

  好像雅和接受了我的意见。

  「这样说来妈妈是可以了。」

  「当然,我根本不把洋介的妈妈放在心上,就是打电话,也是想打给妈妈的。我很久以前就喜欢妈妈,迷上妈妈的身体了。」

  「雅和!你......」

  现在轮到我惊讶了。

  在肉体方面,自信不输给小百合,但没有想到儿子会有这种念头.....

  「说实话,洋介也是喜欢自己的妈妈。」

  「是吗?」

  「嗯,我们在谈手淫的事情时,发现我们有相同的欲望。明知这是不对的,所以才想到要交换妈妈打色情电话。洋介早就对妈妈有兴趣,所以很高兴,但我还是不服气,想到他和妈妈打色情电话,我就受不了......」

  「雅和,你说的是真话吗?」

  「当然,妈妈也许还不知道。我手淫时从未想过妈妈以外的女人。从小学生时代就一直想着妈妈。」

  「你从那麽小就手淫了吗?」

  「第一次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妈妈还在工作,我从小学回来时常常累着在沙发上睡了。我那时候就会把头放在妈妈的双腿间,闻那里的味道。」

  「做过那种事......」

  我在惊讶的同时,感到子宫一阵搔痒,心里想到儿子把头放在双腿之间的情景,蜜汁就会涌出来。

  「妈妈的腿真美,那个时期,妈妈在家里也常常穿很薄的裤袜。有一次,我从裤袜上摸过妈妈的大腿,光滑的裤袜使我感到舒服,所以以後就迷上裤袜了。」

  「不是洋介特别喜欢裤袜吗?」

  「那是受到我的影响。我告诉洋介,妈妈常常穿很薄的性感裤袜,所以他常说希望自己的妈妈也能穿很薄的裤袜。」

  「原来如此,那麽你也用妈妈的裤袜手淫过吗?」

  「不是有没有,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摸的。洗澡时妈妈把脱下的内衣放在洗衣机里,所以我一面摸它,一面在浴室里手淫已经成为习惯,三角裤和乳罩当然也喜欢,最喜欢的当然是裤袜,因为那是包在妈妈大腿上的东西。」

  「啊......雅和,你对妈妈是这样......」

  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晚上也在浴室手淫了,当然是一面吻妈妈的裤袜味道。」

  「雅和......雅和......」

  我站起来,摇摇摆摆的走到儿子面前。

  「妈妈......我......」

  「真没想到,如果能早知道就好了,今後你不用自己摸鸡鸡了,想射精时,妈妈就给你弄吧。」

  几乎下意识的跪在雅和面前,把他的睡袍和内裤毫不犹豫的拉下去。

  「啊!妈妈......这......」

  雅和急着阻止,但阴茎已暴露在我的眼前,像在表白他的心情似的已经完全勃起。

  「雅和!好棒!已经这样大了....」

  「每次都这样,只要想到妈妈就会硬起来。」

  「妈妈真高兴,很想吃你的鸡鸡。」

  我没有犹豫,用右手握住勃起的阴茎根部,一囗吞入嘴里。

  「啊......妈妈....」

  雅和的身体颤抖,发出兴奋的声音。

  事实上,我可能比他更感动。儿子的肉棒以难以相信的硬度和气势占有我的嘴。虽然有点呼吸困难,我还是开始前後摆动。

  「啊......妈妈......好舒服......啊......」

  儿子的声音使我觉得更舒服。

  我把右手向自己的下半身移动,伸入三角裤时,手指立刻沾上黏黏的蜜汁。完全湿润的花蕊,似乎恨不得马上迎接儿子的肉棒。

  幸亏我拿出勇气。原来经常都这样勃起等待妈妈,雅和,马上会让你插入妈妈的里面的。

  我继续摆头後才从嘴里吐出阴茎

  我站起来,在雅和的注视下,尽量做出恼人的动作,脱去睡衣,身上只剩一件三角裤了。

  「妈妈......好美!」

  「谢谢。你的鸡鸡也很棒。很想马上让你的鸡鸡进入妈妈的这里来。」

  「妈妈......是要和我性交......」

  从我刚才说的话,大概不会想到真正性交吧。雅和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是呀,你今晚就要和妈妈性交了。」

  「啊....妈妈......」

  我多少感到羞耻,同时体内也涌出强烈的快感。

  「我要脱三角裤你也脱光吧。」

  我对雅和说过後,慢慢脱三角裤。

  雅和脱身上的东西时,眼睛始终不离我的身体。

  终於两个人都完全赤裸了。

  「雅和,妈妈喜欢你。」

  「我也是最爱妈妈。啊......妈妈!」

  我把投入怀里的雅和紧紧抱住,想和他接吻可是他的嘴颤抖,几乎无法接吻。

  「雅和,你颤抖了。」

  「因为......我是第一次......」

  「真傻,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交给妈妈就行。」

  听到我的安抚,雅和镇定了。

  这时候才重新接吻,把舌尖伸入他的嘴里雅和的动作并不熟练,但却是甜美的接吻......。

  勃起的肉棒顶在我的下腹部。

  「啊......不行了....妈妈已经不能忍耐了。」

  我上床仰卧,双腿分开。儿子的眼光盯在花蕊上,感到强烈的羞耻,性欲更强烈。

  「雅和,来吧,到妈妈的双腿间。」

  雅和咕噜一声吞下囗水,战战兢兢的跪在我的双腿间。

  「妈妈,我该怎麽办?」

  「不用担心。来......抱妈妈吧。」

  儿子压到身上,我用右手握住勃起的肉棒。

  「唔......妈妈......」

  「雅和,你的鸡鸡很棒,经常想着妈妈,变成这样硬吗?」

  「啊....妈妈想要这个东西了吧。」

  龟头碰到阴唇时,两个人的身体同时颤抖。将他的阴茎诱导入她的肉洞口。

  「就是这里。这里是阴户的入囗,进来吧。」

  「妈妈......我......啊......妈妈......」

  雅和的下半身向前挺,他的阴茎终於进入肉洞里。

  「啊......雅和!太棒了......你的鸡鸡塞满妈妈的阴户了。」

  「妈妈....我好舒服......」

  这是十分美妙的充实感。有这样强势的阴茎进来,还是第一次。虽然内疚但仍不由己的和丈夫的东西做比较。

  「雅和,这个肉棒从今天起属於妈妈的。绝对不可以让别的女人摸到。」

  「妈妈,我知道。不会让别人摸的。只有妈妈,啊......」

  「雅和.....啊......雅和.......」

  可能是本能的动作,雅和双手抓紧乳房,开始猛烈抽搐。虽然是粗暴的行为,但使我感到更强烈的性感。

  「妈妈,太好了....我已经......」

  「没关系,不要忍耐,尽情的射在妈妈的里面吧。」

  「妈妈......可以吗?...可以射在妈妈的里面吗?」

  「射吧......妈妈要你的全部精液......」

  「啊...妈妈.....出来了......」

  雅和的抽插动作更猛烈,然後终於爆炸,在子宫深处感受到它开始喷射精液。

  就在这同时,我也全身颤抖,达到强烈的性高潮。

  「雅和,我不会放开你的......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雅和倒在我的身上,我抱紧他,肉棒还留在我的阴户内。我拼命的这样喊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