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教室里的优等生
教室里的优等生

教室里的优等生

光亮的课室,整齐地摆放着桌椅,黑板上还留着老师上节课的课堂笔记。这一切都平和的跟普通的校园一样。
  “嗯……”一声嘤咛从教室的角落传来,一个女孩独自一人坐在课室里,趴在自己的课桌上,她面容清秀,留着清汤挂面的长发,外表与一般的学生无异。此时她正紧锁着眉,用力咬住下唇,止住了呻吟。她面色潮红,握紧了拳头用力按在自己的腹部上,似乎在隐忍着什麽。她身体轻颤,好像是生病一般。
  仔细听,还有一阵“嗡嗡”声从她的位置传出。“嗯……啊……”随着那声音越来越大,女生再也忍不出地松开双唇,一连串的呻吟从她那红艳的小嘴里溢出。
  “哟,瞧瞧我们的优等生逃课在课室里干什麽呢。”零散的足音接近,几个少年悠闲地踱进课室,看他们身上的制服,明显也是这间学校的学生。说话的那个少年走在最前面,他染了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煞是嚣张,长相风流俊秀,一双桃花眼春光四溢。後面跟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身形稍长一些,体态也较健硕,五官冷俊,轮廓分明,薄唇似笑非笑,带着一丝嘲讽。最後面的少年最为俊美,白皙的皮肤与女孩相比亦不逊色,那双如宝石般的眼微微抬了抬,长长的睫毛清冷地波动,整个人完美的如玉雕成一般。
  “怎麽?还好玩吧?”少年走近,将手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遥控器落在女孩桌上,他伸出手贴着女孩的白皙的脸颊慢慢滑下,滑过她小巧的玉颈,紧扣的领结,最後停在她微微起伏的胸膛。少年并不急着脱去女孩的胸罩,只隔着轻轻抚弄着她的柔软。
  “嗯……啊……不要……”女孩抬眼,难耐地扭动身子,如剪水眸泛着泪光;“啊……”少年加大了手劲,扭动着女孩的乳首。
  “你好像又忘了你只是我们的玩具,根本没资格开口。叙,这麽磨磨蹭蹭干吗,脱了直接干啊。”那皮肤黝黑的少年皱起眉,将女孩拎起,推倒地上。女孩跪趴在地,屁股高高翘起,正好对着那少年。他伸手探进女孩的裙内,粗鲁地将内裤扒下,“哼,口是心非的婊子,明明这里都这麽湿了,还喊着不要。把腿扒开点!”他毫不怜惜地朝女孩高翘的屁股拍去,在白皙的雪臀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掌印。女孩颤颤巍巍地分开双腿,露出了粉红的花蕊,那里一张一合,吞吐着淫液,少年伸出手指插入小穴,从里面掏出两个颤动的跳蛋随手扔在一旁。“真是淫荡。”
  “顾,你真粗鲁。”尤叙啧啧地摇头,蹲下身勾起女孩的头,吻住了她红艳的嘴唇,他的舌在女孩嘴里逗弄,灵活的舌头勾着女孩的香舌吸允着,索取女孩的回应。两人吻的缠绵狂烈,交黏的嘴角流下一条暧昧的银丝。同时,他的手钻进女孩校服的下摆,向上推开棉质胸罩,一把罩住她小巧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身後的万潇顾对尤叙的滥情不置可否,他拉开自己的裤链,掏出早已肿胀的发紫的硕大肉棒,扒开女孩的臀肉,直直冲了进去。女孩一声闷哼,却被尤叙堵住了呻吟,她撑在地上的手臂不住颤抖,手指紧抓着地。万潇顾抓着女孩的臀,用力地操着女孩的软穴,在课室里发出淫靡的“扑哧”声,女孩的身子被撞的不住往前,淫水顺着女孩的大腿往下直流。
  “杭,不玩吗?”尤叙移开唇,询问着靠在一旁的杭寅。他注意到杭的欲望好像还没有起来,“顾,换个姿势。”尤叙将女孩抱起,让她跪坐在杭寅面前“帮杭弄出来。”
  “啊……嗯……这……种事,我……不要!”女孩被操弄地连淫声迭起,她满脸通红,咬着下唇断续地回话,倔强地别开脸。
  “骚货,你敢拒绝?!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当自己是什麽身份?给我好好伺候寅!”
  “啪──”万潇顾朝着女孩的雪臀又是一巴掌,他按住女孩的头,将她的脸贴在杭寅的裤裆上,“快!”
  “嗯……”女孩委屈地眨着眼,泪水无声地从她脸颊滚落,是呀,她是什麽身份?从刚开始陷入这个境况就应该清楚了自己绝无拒绝能力了。她颤抖着伸手拉开杭寅的裤链,他的欲望还未苏醒,柔软的阴茎耷拉在他的腹间。女孩涨红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
  “用你的手。”杭寅睁开眼,冷清的眸子对上女孩的。他的声音清冷,如冰的气息扑面,女孩的身子又是一颤,听话地伸手握住他的欲望,那肉棒就像向吹气一样膨胀起来,热热地在女孩的手里跳动。“上下移动。”女孩听话地上下套弄着,肉棒很大,女孩必须用两只手才能握住。
  这时,她的脸被扳到了一边,一根硕长的肉棒猝不及防地闯进她的嘴里。尤叙舒服地溢出一声轻叹,握住女孩的头前後摆动着。
  一时之间,课室里泛起了淫靡的气息。女孩的小穴里是一根紫红色的肉棒在忙碌地进出,每次的进出,都带着里面的粉肉外翻出来,淫水顺着女孩的大腿根流下,煞是淫乱。她的手上,又是一根长且粗的肉棒在运动着,那张可人的樱桃小嘴里,也满满地塞着一根青筋勃起的大肉棒。
  大约半个小时後,女孩身子一阵痉挛,一股热流从她体内涌出,她身子一紧,无意识地加大了手上和嘴巴的力度。随着女孩的高潮,三个人也相继在女孩的小穴,嘴巴,手上爆发,白浊的液体洒了女孩一身,女孩瘫软在地,三人理好裤子,整齐的衣着彷佛刚才什麽都没有发生一样,唯独女孩,头发上,校服上都沾着白白的精液,内裤半褪在大腿上,精液混着她自己的淫液淌在腿上,景象十分淫乱。三人看着,腹下又是一紧。
  杭寅抬手看了下表,离课外活动结束只剩10分锺了。他微皱了下眉,“走吧。”率先转身离开了课室。
  “记住,在我们玩腻之前,你最好乖一点。否则,这只是一个警告!”万潇顾踢了脚女孩的身体,将一沓照片扔在女孩身上,狠狠地撂着话。随後便看也不看女孩,也跟着离开。
  锋利的照片割伤了女孩的肌肤,在她脸上留下道血印子,血珠渗了出来。“可怜的墨墨,”尤叙拿出一条手帕擦掉了女孩脸上的血珠,将手帕放在她的身侧,“好好整理下吧。只要你乖乖的,我们不会对你怎样的。”
  等到所有的足音都远去後,女孩方才缓缓地坐起身,她收拾着散落在地上的照片,照片上满是淫秽的交媾画面,里面就只有她的脸是清晰的,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正面。呵,是啊,这群少爷这麽金贵,这麽骄傲,怎麽会让自己成为闹剧的主角呢。女孩强撑着酸软的身子爬起,清理着周身。
  如果……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