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教训隔壁人妻
教训隔壁人妻

教训隔壁人妻

房子的大门已应声被打开了。

  一披破旧衣服,头带草帽的身影,亦随即窜进了房子之内!

  看他轻轻地把大门再次关上后,他便转身向着睡房的方向悄然地逼近了。

  这人来到了睡房的门前后,才缓缓地把头上的帽子脱下,露出了一个半秃的头顶。

  那一些仅余下的数根发丝,却被又一层厚而发亮的头油黏附於几近全秃的头顶上!

  而那秃头的主人,亦正是曹九!

  他为何会突然出现?

  这时,看他带着一脸诡异笑容,还大胆地现身於睡房门前来!

  他那双布满红红血管的眼睛,还紧盯在睡房里的两人身上去!

  还懵然不知曹九已站於身后的老王,仍死命地搂着秀慧在索吻。

  突然间,秀慧在一声尖叫下,匆忙地把老王推开来。

  看到秀慧那充满惊吓的眼神,正瞪眼看着自己身后,老王才能醒觉地马上转身看过究竟!

  当看到曹九正站於房门前时,老王当场便看得傻眼了!

  而秀慧亦被吓至花容失色,呆立於一旁。

  房间内的气氛,亦登时便变得沉默紧张起来!

  还是曹九首先打破沉默地向老王说道:

  「嘻嘻嘻!

  赵老板可风流快活透了!

  竟忘记了我这好兄弟啊!」心虚的老王,这时才带着颤抖的语调向曹九问道:

  「你…

  你是怎…

  怎进来的?」老王的询问,曹九并没有回答!

  他只是从手中抛下了一根发夹到地上。

  而这发夹,亦是曹九开启大门的工具!

  於这老贼而言,单凭这小小的东西,他便可轻而易举地打开门琐进来了。

  曹九的眼睛,这时已瞄到秀慧身上去,他还带着一脸Yin笑向秀慧问道:

  「嘻嘻!

  陈太太还记得我这老乞儿吗?」秀慧当然记得曹九层经替自己搬运家俱。

  但在这情况下,她亦支吾已对!

  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倒是老王较老练!

  他站起来后,便转身向秀慧说道:

  「留在房间里,我跟他到客厅里谈谈。」他说罢,又向曹九说道:

  「有甚么事,我们到外边去说清楚吧!」老王连随把曹带到客厅里去后,便折返把睡房的大门关上,让秀慧独自留在房内。

  这时,老王却尽量把语调压低,向曹九质问道:

  「妈的!

  你这老乞儿跑来干吗?」曹九则笑吟吟地回答道:

  「嘻嘻!

  赵老板可真够眼光,这太太长得蛮不错啊!」老王又气奋地说道:

  「妈的!

  我也给了你不小啊!

  怎么还不滚远一点?」曹九却轻挑地回答道:

  「那!

  我打扰了你们快活吗?」这时老王怒了!

  他上前便推了曹九一把后,接着便说道:

  「我巳没有钱再给你了!

  你还想我怎样?」但曹九却仍是一脸轻挑地回答道:

  「赵老板,请客气一点好!

  我不是来找你要钱,更不是来讨你麻烦的!」老王着实拿他没法子,便强忍着怒气说道:

  「那你想怎样?

  快说!」曹九并未有回答老王的质问,他只管一脸笑吟吟地瞄向房间的方向,作了一个诡异的眼神!

  到了此刻,老王才恍然大悟!

  但曹九的意欲,却又令他气愤难填!

  於事他又对曹九说道:

  「你真他妈的,连这个你亦要插一脚吗?」曹九又连随答道:

  「是又怎样?

  你有损失吗?」曹九这么一说,已教老王为之马上语塞起来了!

  而曹九亦借势向他不断游说。

  这两头狡猾的老头,在经过一番交头接耳后,老王面色虽极难看,但他最终亦似在无可奈何下,被逼向曹九让步了!

  刚巧这时,秀慧忽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还向着老王二人说道:

  「你…

  你们说甚也好!

  请…

  请你们到…

  到外边再…

  再谈吧!」秀慧在不知就里下,竟跑出来突然下逐客令!

  但老王却只低头不语,并未有理会!

  而曹九却突然快步抢前,竟手起掌落,狼狼地就给秀慧掴了一巴掌!

  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秀慧打得跌到在地上了!

  接着曹九更跪下来,一把抓着秀慧的长发说道:

  「他妈的!

  你这四处勾勾搭搭的臭表子,还敢在老子面前撒野?」曹九突然发难,竟向秀慧动粗起来!

  他这突然的举动,把老王弄得一时间不知所措,只懂得睁大眼睛,呆立当场。

  无故被这突然而来的掌掴,把秀慧打得几近晕掉,头发更被曹九抓扯得剧通难挡!

  使她本能地奋力争紮起来!

  她还带着一脸惊恐的叫道:

  「快放手啊!

  你…

  你干…

  干甚么打人啊?」曹九又随即向秀慧喝骂道:

  「嘿!

  像你这样四处勾搭的臭货,老子喜欢打你便你!」秀慧不住的争紮叫道:

  「你…

  你胡说!

  快放开我啊!」秀慧不停地叫喊着的咀巴,马上已一下子被一只皮肤极之粗糙手掌掩住了!

  这时曹九又在秀慧的耳边说道:

  「嘻嘻嘻!

  真想不到,像你长得那样年青貌美的太太,竟然也会衬老公不在,便跟邻居搭上呢!」接着曹九把秀慧的面,使劲地扭至向着老王,他又续说道:

  「看啊!

  以老赵的年纪,恐怕能当得上你老爸有余啊!

  你定是看上人家是小店老板,想讨便宜吧?」面对曹九不断在耳边诬蔑羞辱,秀慧除在喉间咿晤地发出哀鸣外,身体亦在猛烈的扭动反抗,企图争脱开曹九的箝制!

  但曹九那双强而有劲的手臂,已把秀慧的整个身子紧搂至动弹不得了!

  这时曹九又再向秀慧说道:

  「陈太太怎么了?

  是我说错了吗?」接着曹九又Yin笑地说道:

  「那么?

  陈太太你不是贪老赵的钱?

  依我看你定是因老公不在身边,没人慰藉,难抵骚痒吧?

  是吗?」喜怒无常的曹九,接着又使劲握着秀慧的面颊说道:

  「嘿!

  真想不到,太太你平日那端庄样子,是装出来偏人的!

  骨子里,你原来是名背夫偷汉的Yin妇!

  你跟老赵的好事,老子全都知道了!

  你要我跟别人说出这种丑事吗?」曹九说罢,便把握着秀慧面颊的手放开来,而秀慧又随即地叫道:

  「呸!

  你…

  你不要胡说,你…

  你想怎样啊?」秀慧那惧怕的样子,却正合曹九的心意,他又Yin笑地向秀慧说道:

  「要我不把这丑事张扬开去吗?

  成啊!

  以陈太太的美貌,要我不说出去有多难呢!」曹九边说,边把一张污脏丑陋的咀脸凑得更近!

  他的说话及举动,直把秀慧吓得马上毛孔直竖!

  本能地随即激烈挣扎起来!

  秀慧这时更大惊地叫喊道:

  「啊!

  不要啊!

  快放手啊!

  救命啊!」秀慧的叫喊挣扎,令曹九动作变得更粗野起来,那粗糙的手,便随即使劲扣着秀慧的喉头上,使她叫不出声来!

  另一只手,又再使劲地抓扯着她一头长发!

  这时曹九又向秀慧骂道:

  「他妈的臭表子!

  还敢在老子面前装模作样吗?

  真不识抬举!

  你既然骚痒得要偷汉,那就让老子看看你又多骚吧!」曹九说罢,已使劲把秀慧拖行起来了!

  而一直坐在旁边的老王,亦只是眼巴巴的看着!

  丝毫没半点要阻止的意图。

  顷刻间,曹九已把秀慧拖拉至睡房的门前了!

  就在秀慧被拉进房间内的一刹那,她那双已渗满泪水的眼睛,正瞪着眼地看着老王,像是在绝望前,希冀着老王最终能施已援手?

  可是当老王接触到秀慧的眼神后,他竟然瞬间便把头低下来,避过了秀慧那种充满乞求的眼神。

  而曹九把秀慧拉进房间后,便使劲地把秀慧整个人,推倒在睡床上了!

  而他亦如一头饿极的野兽般,紧随便向着睡床上跃身扑下了。

  而秀慧亦马上挥动着粉拳并命抵抗起来,更不住的大叫道:

  「救命啊!

  不要啊!

  快滚开啊!」秀慧的顽抗,却换来了曹九狼狼地给她两记重重的掌掴!

  这两记掌掴,登时便把秀慧打得头昏目眩!

  而曹九亦乘势从裤腰间抽出了一条裤带,几下子,已熟练地把秀慧双手紧紧地捆绑於床沿之上了!

  而她的下身,亦被曹九整个身躯压着,秀慧这时,已变得动弹不得了!

  曹九那双满布红红血管的眼睛,已紧紧地盯在秀慧正急速起伏的胸前!

  他边发出那沙哑的Yin笑声,边已动手把自己那破旧的衬衫脱去,露出那壮健如牛的身体来!

  但不竟他已年界五十!

  一身贲胀的肌肉亦见松弛下来了!

  而那黝黑的皮肤,不但又皱又乾的,而且更长满了年老的色斑。

  此时,曹九那粗糙的手,已使劲地握向秀慧那俏丽的面蛋上,使她连叫喊的能力亦失去了!

  而在跟秀慧纠缠间,曹九头顶上那些仅余的发丝,亦有数根垂下至他的面前来!

  令他那张原本已长得极丑陋的面容,更添上几分狰狞。

  曹九那张令人呕心的咀脸,此时已靠近至秀慧的面前了!

  他那沙哑的声线,却带着Yin笑地向秀慧说道:

  「住在这带的女人,陈太太你算是长得最漂亮的了!

  但真想不到?

  你却是个会勾搭男人的荡妇!」曹九边说,面容亦随之变得更狰狞!

  这时他又向秀慧怒骂道:

  「嘿!

  老子就最痛恨像你这种会偷汉表子!

  就让来我好好的教训你吧!」面对着曹九那张令人呕心的咀脸,可怜的秀慧,已怕得必里发毛了!

  但咀巴却被那只粗糙的手,紧扣得想去叫喊也不能了!

  只能用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瞪着曹九。

  而曹九的眼睛,此时却只是紧盯着秀慧那正在急速起伏的胸脯之上!

  这时曹九把紧握着秀慧脸颊的手移开后,便开始隔着衣物在秀慧身上抚摸起来了!

  而秀慧在大惊下,虽是双手被捆绑着,但她仍并命地扭动着身子,望能摆脱开曹九那种令人呕心的侵犯!

  同时她又再次高声地呼喊起来叫道:

  「啊!

  不要啊!

  救命啊!」秀慧的不住叫喊,曹九虽心知附近根本不会有其他人听得到。

  但唯恐多生枝节,他又再一向秀慧动粗起来了!

  随着啪、啪的两声,可怜秀慧又再一次换来被曹九狠狠地掌掴!

  这两记重掌,要比刚才的来得还要利害,把秀慧打得差点便昏倒过去了。

  而曹九还使劲抓扯着秀慧的长发向她骂道:

  「你这他妈的臭货,还敢在老子面前装甚么?

  像你这样的表子,可让老赵来干你,老子就不成吗?

  竟敢看不起老子?

  嘿!

  好啊!

  老子就给点颜色你看!

  让你这臭货在老子面前求饶。」曹九那张丑陋的咀脸,已凑近至秀慧面前,他边喝骂,咀巴便把喷出些令人倒胃的口气到秀慧的俏脸上!

  这时他整个人,已伏在秀慧那娇躯之上去!

  他那张总是令人感到满面污垢的样子,正咧嘴地Yin笑着,露出了一口又黄又黑的牙齿。

  而且自他身上,更发出阵阵浓烈扑鼻的汗臭气色。

  而更恐怖的是,曹九那张臭气冲天的咀巴,这时已不由分说地在秀慧的俏脸上吻舔起来了!

  又厚又大的双唇,已一下子把秀慧那樱桃小咀完全封闭起来,一根粗糙的舌尖,更灵巧地在舔弄着秀慧那细致的樱唇!

  她虽并命地把双唇紧闭,但给曹九的手从脸颊上使劲一握,那小咀亦得被逼张开来!

  曹九那根舌头,亦乘势地钻进秀慧的口腔内去,肆意撩弄着她那根香舌!

  曹九那根湿淋淋的粗糙舌头,灵巧熟练地不停在秀慧小咀内进进出出后!

  再把她两片樱唇透彻地舔舐,弄得秀慧唇上一遍的湿滑!

  而曹九那张咀巴所喷出的口气,令秀慧差点儿就要呕吐了。

  而曹九边一手握着秀慧的脸颊疯狂地吻舔,另只一手,巳往下摸索,把秀慧的裙子撩起来!

  那只污脏粗糙的手,巳贪婪地在她那雪白的大腿肌肤上尽情地抚摸起来了!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感,令秀慧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气,使劲地摆动着身体,并命争紮起来!

  在冷不防被这突如其来的反抗下,正在沉醉於秀慧那香甜小咀的曹九,却一下子被挣脱开来!

  这时只见曹九一脸的怒容的爬起来!

  接着那双强而有力的手,已使劲地再向秀慧那张俏脸掌掴起来了!

  他还边向秀慧骂道:

  「操你的!

  不识抬举的贱货、臭表子!」曹九边骂着,那双手掌便不停地从左、右重重地招呼到秀慧的面上去!

  在一连数记的掌掴下,一张俏脸亦显得通红一遍了!

  知觉亦渐渐失去了。

  眼看秀慧已失去了反抗能力后,曹九便乘势抓着秀慧的衣领,使劲地把她身上的衬衫撕破了一大片!

  此刻的曹九已渐见狂态了!

  随着几度布料被撕毁的声音,秀慧身上的衬衫,已被曹九撕过寸碎,露出内里所穿的淡黄丨色碎花胸罩!

  衬托着一具骨肉均秤的雪白身体。

  这令曹九禁不住啧啧称赞!

  还下流得Yin笑地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

  这内衣的颜色我喜欢啊!

  那下面穿的是一样颜色的吗?」曹九这时双手已不停地在抚摸着秀慧那双美腿,而且更乘势把秀慧那裙子撩起!

  他那双布满红红血管的眼睛,正瞪得大大的紧盯到裙子之内!

  那神秘的三角禁区,正被一条同样是淡黄丨色的碎花内裤所掩盖着!

  而曹九抓着裙子的那双手,这时却突然使劲,一下子便把秀慧的裙子撕开来了!

  身子半裸地呈现於曹九眼前,遭连番掌掴后的秀慧,虽仍惑到一遍的头昏眼花!

  但一阵羞耻的感觉,却令她本能地摆动着娇躯,把身体上重要的部位尽量躲藏起来。

  但眼前这具诱人的半裸娇躯,曹九又起会轻易放过呢!

  这时曹九将整个身躯压到秀慧身上去,而且更Yin笑地向她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你不用害羞了!

  你那身体,老子早就看过,身材蛮不错呢!

  嘻嘻嘻!

  真怪不得老赵也受不住你引诱呢!」曹九边说,边用不屑的眼神瞄向一旁。

  吓然看见了老王巳不知在甚么时候,倚靠在睡房门前,偷偷地窥视着睡房内的一切!

  但当他察觉被曹九发现后,却只懂急忙地低头,躲避开与曹九的眼神接触。

  而曹九这时,亦懒得去理会老王这旁观者了!

  看他那张咀巴,已如雨点般向着秀慧的俏脸上索吻起来了!

  他那双黝黑而粗糙的手掌,就连每根指头,亦长满了厚厚的皮茧,又黄又黑的指甲上,藏满着污垢!

  那双令人看见亦会倒胃的手,此刻巳在秀慧那白里透红的娇躯上任意抚摸起来了!

  曹九的疯狂的吻舔下,那大咀巴滑过之处,总是残留下一滩恶臭的唾液!

  沾染得秀慧的一张俏丽脸咀脸,湿湿滑滑的!

  曹九那污脏的手掌,巳隔着那淡黄丨色的胸罩,一下子抓住了秀慧的一只丨乳丨房使劲地搓揉起来了!

  而另一手,亦已游到了秀慧身后,隔着那薄薄的内裤,抓弄着那浑圆挺拔的美臀。

  双手被捆绑着,身体亦给对方的身子压至动弹不得!

  面对着曹九那张丑陋的咀脸,那双粗糙手掌的肆意抚摸!

  实令秀慧感毛骨悚然!

  心里一想到快要给这头污脏丑陋的老头强Jian后,那恐惧感,迫使得秀慧像发疯似的,拼命争紮大叫起来!

  秀慧声嘶力竭地叫道:

  「快停手啊!

  不…

  不要啊!

  救…

  救命啊!」秀慧的疯狂争紮,令曹九的一张咀巴登时便扑过空了!

  正欲火高涨的他,就如一头被强抢了猎物的饿狼般,变得更凶悍起来了!

  那沙哑的声音亦带着怒意的向秀慧骂道:

  「呸!

  操你妈的!

  对你温柔点不成,老子就偏要操死你这Yin妇、贱货、臭表子!」曹九边骂,亦手起掌落,再给秀慧重重地尝了数记耳光!

  连串的啪、啪声响,曹九的掌掴,不但令秀慧的争紮停住了!

  而且更把她打至陷於半昏迷状态了。

  曹九在向秀慧发泄过怒火后,再度燃点起来的,便是那身烘烘的欲火了。

  喜怒无常的曹九,这时又Yin笑地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

  老子就是要把你这小贱货脱过清光,慢慢的玩你!

  嘻嘻嘻!

  就让老子来嚐嚐你在勾搭男人时,又多骚啊?」曹九说罢,已伸手抓住了秀慧那胸罩上的吊带,随着他发起的蛮劲,那碎花胸罩亦给硬生生地被撕掉下来!

  而秀慧胸前,那双坚挺的美丨乳丨,亦充满弹性地跳跃裸露於曹九的眼前来!

  秀慧那一身白里透红的娇嫩肌肤,把两团浑圆而尖挺的肉球衬托得如白雪凝脂!

  丨乳丨尖上那粉红两点,真教曹九领会到,甚么才是娇艳欲滴!

  秀慧这双形状优美的丨乳丨房,曹九老早巳不下十数次在偷窥她出浴时看过了!

  但每次也都只能鬼鬼祟祟地窥看,那有如此刻近在咫尺般看起来令人兴奋!

  看他那双布满血管的眼睛,正紧盯着秀慧的身体,瞪大得快要从眼眶内掉下来似的?

  曹九那双眼睛,不断在秀慧每一寸的肌肤上游走!

  色白而线条优美,该丰满的地方便丰满!

  该纤细的,亦没有多出半点的脂肪!

  随着曹九那种贪婪的眼神不断往下移动,直至来到了秀慧双腿间的部位后,他那双瞳孔便马上变得像要透出火焰似的?

  对秀慧的身体,曹九是最熟识不过了!

  但那双腿间,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曹九郤对一直未能从每次偷窥秀慧出浴当中,一窥其神秘春光而耿耿於怀!

  此刻那里虽仍被一层薄薄的小内裤所遮盖着!

  但光是看到那胀鼓鼓地隆起的三角位置,便已教他看得为之神往了!

  但秀慧身体上那最神秘的部位,曹九现在却又并不急着要看!

  这时他的手,正由秀慧的大腿,缓缓地抚摸巳上,滑过那纤幼的腰肢后,他那双粗糙的手,便一下子把秀慧的一双丨乳丨房包在掌中,拼命地搓揉着!

  那洁白细嬾而又充满弹性的肌肤触感,曹九巳很久没有再尝过了。

  这使曹九兴奋得向秀慧说道:

  「啊!

  陈太太这双奶子真捧啊!

  嘻嘻嘻!」在阵阵Yin笑声下,指尖已不断挑弄着秀慧那两颗丨乳丨头!

  还边下流地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

  咪咪的颜色真够嬾呢!」曹九说罢,那张咀巴巳紧随地凑上,疯狂地在秀慧的身体上吻舔起来!

  在那张肥厚咀唇上,布满着细短的胡子,正不停地在秀慧那雪白的身体上吻舔着!

  从粉颈巳至腋下,更缓缓地移至秀慧胸前那双坚挺的美丨乳丨上了!

  此时曹九正瞪眼的盯着秀慧的一颗丨乳丨尖,如花朵般娇艳的粉嫩丨乳丨晕,正团团围堵着细如小豆的丨乳丨头,美得如鲜花的花蕊般!

  而他那两片厚厚的双唇,亦随即把秀慧那粉嫩的丨乳丨尖吞进咀里,拼命地吸吮起来!

  在陷於半昏迷状态下的秀慧,身上敏感的地方被猛然挑逗着,自然的生理反应,使得两颗丨乳丨头亦渐渐地硬翘起来了!

  而曹九亦兴奋得轮流地把这双丨乳丨尖含进咀里吞吐着!

  那根粗糙的舌头,亦不断在敏感的丨乳丨头上急速舔弄着。

  看着曹九那张熟练的咀巴,一时又用那黄黄黑黑的牙齿轻咬着那敏感的丨乳丨头,一时又张得大大地!

  把整个丨乳丨尖含进咀里使劲地吸吮!

  那宽大的咀巴,不停地在秀慧胸前来回滑动下,把秀慧那双丨乳丨房,亦给得沾满了他的唾液,弄得湿滑一遍。

  曹九那张咀巴和那粗糙的手,在不停地吻舔搓揉着一双美丨乳丨的同时,他另一只手亦巳沿着那平坦光滑的小腹,缓缓摸索而下了!

  他那污脏的手掌,每根粗糙的指头,也都在尽情地摸弄着秀慧那身细嫩白滑的肌肤!

  看着那贪婪的手掌,正从秀慧的大腿内则,渐渐地移近那双腿间的中心位置。

  那黝黑的手,不由分说的便向着秀慧双腿间,那胀鼓鼓的饱满位置抚摸下去了!

  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触碰,令秀慧禁也不住地全身抽搐颤抖起来!

  喉头间,亦吐出了一口娇弱无力的呻吟声来!

  看着曹九那只手掌,隔着那薄薄的淡黄丨色小内裤,按在秀慧那阴沪的位置上轻抚揉搓着!

  而且更不时伸出指尖,熟练地在撩弄着那饱满阴沪中间的小狭缝。

  秀慧虽在强忍着,但在那不能自控的生理反应下,再加上曹九的摸弄,那小内裤亦渐渐变得粘湿起来了!

  而这时曹九则吃吃地Yin笑着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丨穴够肥!

  水又多!

  嘻嘻嘻,陈太太果然是个骚货!

  口中说不要,但下面又湿起来呢!

  嘻嘻嘻嘻……」Yin笑声方歇。

  曹九那张咀巴便又再忙碌起来了!

  在大口大口地把秀慧的两个丨乳丨房吸吮过够后,便沿着那平坦光滑的小腹而下了!

  曹九那两片厚厚的大咀唇,并没有遗漏秀慧身上任何部位,咀吧内那根灵巧的舌头,亦不断地钻出,舔舐着每一寸洁白细嫩的肌肤。

  看着曹九那张贪婪的咀巴,已几近游遍了秀慧的整个娇躯了!

  两条洁白的美腿,亦给沾满了湿滑的唾液。

  而曹九这时忽地使劲把秀慧的双腿张开来,那丑陋的面孔,亦凑近至那双腿间的位置来!

  他那眼睛瞪得大大的,正紧盯着被一层的薄薄小内裤所包裹着的肥美阴沪!

  鼻头抖动着吃吃地Yin笑起来!

  曹九Yin笑道:

  「嘻嘻嘻!

  陈太太那骚丨穴,我也没有认真看过呢!

  但你那香气,老子嗅过后便忘不了啊!

  嘻嘻嘻嘻!」他说罢,便埋首於秀慧双腿间使劲地嗅闻起来了!

  一双手亦没有闲着的四处的摸弄着!

  秀慧身上的体香,已令曹九陷进了极度兴奋的状态!

  令他禁不住喃喃的叫道:

  「啊!

  晤…

  晤,好香啊!

  晤…

  晤,又肥又香的嫩丨穴啊!」曹九这头老色狼,着实已久久未有再近女色了!

  面对着秀慧这位貌美如花的少妇,那成熟的身体上,却又包含了少女的娇嫩!

  更何况秀慧老早已是被他盯上了的偷窥对象!

  若不是碍於自知已不复当年之勇,秀慧老早便已成为他魔掌下的猎物了。

  但这趟在不费吹灰之力下,只略施小计,便顺利地把秀慧这美少妇弄到床上供自己Yin乐!

  一直埋藏於心底里,那积压已久的兽欲,着实也再已按禁不住了!

  遭九就像重拾回遗失了多年的Yin魔本色般,疯狂地把眼前的猎物彻底Yin辱!

  曹九那张丑陋的面孔,再加上不断发出的阵阵沙哑的Yin笑声,令秀慧更感受到他那股极具狰狞的侵略性!

  心里发毛下,秀慧又再奋力地摆动着身躯,双腿更发起蛮劲的乱蹬,企图挣脱开曹九的侵犯。

  但秀慧那软弱无力的顽抗,很快便被对方重重的箝制着了!

  在无力跟曹九抗衡的同时,她还感到此时下身突地传来了阵阵的凉意!

  因曹九这时,已一脸Yin笑的双手抓扯着她的淡黄丨色内裤,缓缓地沿着大腿褪下了!

  泪如泉涌的秀慧,却只能苦苦地哀求道:

  「啊!

  鸣…

  呜…

  呜,不…

  不要啊!

  求求你!

  放过我吧!」秀慧的哀求,曹九当然并没听进耳内。

  这时只见他两眼瞪得大大的凝视着秀慧双腿间,被她那遍整齐地呈现倒三角、兼而乌黑油润得发亮的荫毛吸引着了!

  咋看这神秘地带后,他双手立时更粗暴地便把秀慧的内裤,硬生生地从她身上扯脱下来!

  这具令曹九多番偷窥过,也不觉生厌的女体,此刻竟可近在咫尺、清楚地完全裸露於眼前。

  而且还能触手可及的!

  这就连做梦也没有的实在感觉,令曹九亦一时间,亦被吸引得整个人呆住了。

  曹九那双布满红红血管的混浊眼睛,此时正不断地在秀慧身上打量起来!

  细味地因赏着她身上每一寸雪白晶莹的肌肤。

  虽则层在曹九胯下被Yin辱的妇女,小说也有数十名!

  但当中又有几人能如秀慧般,令人垂涎欲滴。

  美色既已在眼前了!

  他亦不急於一刻,先来让眼睛细味的品嚐。

  秀慧那甜美的样貌、洁白嫩滑的肌肤、曲线玲珑均秤的身段、浑圆坚挺的一对丨乳丨房、红粉娇嫩的丨乳丨尖、平坦光滑的小腹、线条优美的玉腿、那浓密适中的亮丽荫毛、都让曹九一一子细地因赏过了!

  这时看曹九那双粗糙的手,已分别各自抓着秀慧两条粉腿使劲地张开来,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秀慧那肥美的阴沪!

  那股令秀慧毛骨悚然的沙哑Yin笑声,又再一次自曹九咀巴内发出了!

  曹九这时Yin笑着说道:

  「嘻…

  嘻…

  嘻!

  长得真够肥美的骚丨穴啊!

  蛮很嫩呢!

  看来还没给人操滥啊!

  嘻…

  嘻…

  嘻!」他说罢,便把秀慧双腿屈曲起来后,还使地张得更开!

  好让自己能尽览秀慧的整个阴沪。

  Yin笑连连的曹九,还下流得拾起了秀慧的内裤,递到鼻子间嗅闻起来!

  一阵的羞耻感,令悲哭不绝的秀慧苦苦地哀求道:

  「鸣…

  鸣,求求你放过我吧!

  不要啊!

  不要啊!」此时曹九却忽地伸手使劲握着秀慧的面颊,还一面下流Yin笑着,把那小内裤递到秀慧的面前把玩着!

  他还无耻地向秀慧说道:

  「嘿!

  陈太太口中说着不要,但下面那骚丨穴却早就荡得出水来了!

  看啊,就连小裤裤也给弄湿了呢!

  嘻嘻嘻!」曹九还刻意地凑近至秀慧面前,手中还拿着她的内裤不断地嗅闻!

  更装出了一面陶醉的下流样子。

  而秀慧看到曹九这丑陋的老头,竟然在眼前亵玩着自己的贴身衣物,一时间,更羞愤得合上眼睛、别个面来!

  不敢再看下去了。

  看到秀慧的反应后,曹九便在她耳边说道:

  「晤……

  这小裤裤给陈太太穿过后,气味也变得芳香起来呢!

  嘻嘻嘻,陈太太真是个又香甜的大美人啊!」他说罢后,又忽地爬起来,更一子从大床上跳了下来!

  而秀慧突然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物离开后,整个身子也感到舒畅起来!

  她亦不禁缓缓地睁开眼睛,查看四周。

  但她不看由可,一看之下,眼前的景物,更令她惊吓至再次别个头来,把双目紧紧地闭上。

  因这时的曹九,却已不知在甚么时候,已把下身那破旧得发黄发臭的裤子脱去了!

  看他松弛的腰腹下,更已硬直地耸立了一根又大又黑的东西了!

  曹九那根大Rou棒,长度小说也有八、九寸之多!

  而且十分之粗壮!

  跟他个子不高的身形相比,绝不成比例。

  在那贲胀得青筋暴现的巨大Rou棒顶端,那呈紫黑色的大Gui头上,还渗出了些粘粘滑滑的液体来!

  讽刺的是,在那根Rou棒的周遭,却长满了又浓又密的荫毛,多至直达腹部之上。

  这跟曹九的头顶,那仅余数根发丝看来,实是相映成趣。

  但他这时却是一面自满的,而且还带着不屑的眼神,向着仍一直躲於房门前的老王,瞟了冷冷的一眼。

  而惭愧不堪的老王,在摄於现在的形势下,也只有低下头回,再次回避了曹九的白眼。

  而曹九这时,当然无视老王这闲人存在!

  相反他更乐意有这旁人观看。

  随着那沙哑的Yin笑声再度响遍整个房间时,曹九的注意力,已再次集中在大床上被脱得光溜溜的秀慧身上去了。

  此时曹九已提着那粗大的Rou棒走近了秀慧的面前来!

  而双手被捆绑的秀慧,在无路可退之下,便只有紧闭起双目,尽量把身体紧紧蜷缩起来。

  但曹九却只是笑吟吟地又再伸手一把握着她的香腮迎向自己那方,还提着那粗硬的大Rou棒敲打到她的一张俏脸面颊上!

  曹九还Yin笑着向她说道:

  「嘻嘻嘻!

  陈太太怎样啊?

  老子的大吊是否比起老赵的、甚至比你老公也要利害得多啊?

  嘻嘻嘻!」曹九的身体本已散发出阵阵汗臭气味的了!

  但在那根粗黑巨大的Rou棒迫近面前时,一股比那身汗臭还要难闻得多的恶臭气味,更直扑向秀慧的鼻子里!

  浓烈的汗臭,夹杂着腥臭、和尿液残留下来的刺鼻恶臭!

  令秀慧差点便要呕吐大作了!

  她那一脸受尽屈辱的样子,却正好把曹九逗得更为兴奋!

  咧嘴Yin笑过不停的曹九,就像一头将要开怀大嚼的饿狼似的!

  看他这时已飞快地跳回睡床之上,看他抓着秀慧两条粉腿,使劲地张开后再屈曲起来,一张咀边正不断渗出唾液的丑陋面孔,那斗大的头颅,已不由分说,便向着秀慧双腿间那肥美阴沪凑上去了。

  看着曹九那半秃的头顶,正埋在秀慧双腿间,那长满乌黑油润荫毛的三角位置忙个不停地索吻着!

  在他头顶上那数根仅余的发丝,有些被一层厚厚发亮的油脂粘附得紧贴於头顶上,一些又散乱地垂下,状甚令人呕心!

  而正欲火高涨的曹九,当然没闲理会自己的身势了!

  他那张湿淋淋的咀巴,正张得大大地、拼命吸吮着,像要把秀慧那肥美阴沪,都要吞进咀里似的?

  那根长满舌苔而变得发黄的粗糙舌头,却灵巧地从咀巴内不停地吞吐进出!

  他那如毒蛇般的舌尖,一时又把秀慧整个阴沪舔拭着!

  一时又钻进那被两片肥美阴唇紧夹着的鲜嬾肉缝中窜动!

  曹九还刻意把布满在他那长大咀巴四周的细短胡子,擦刮向秀慧那娇嫩的阴沪上!

  在曹九如像饿虎扑羊的疯狂吻舔吸吮下,秀慧的整个阴沪,不消一刻已被弄得粘糊湿滑一遍了。

  那埋於秀慧双腿间的半秃头颅,正不断摇晃摆动,发出了阵阵Yin靡之声来:

  「晤…

  晤,雪…

  雪…

  雪…

  啜…

  啜…

  雪…

  雪…

  嘎…

  嘎…

  晤…

  啜…

  啜!」身上敏感的部位被挑弄着,令秀慧亦禁不住发出悲哀的呻吟声来:

  「啊…

  啊…

  不…

  不要啊!

  啊…

  啊…

  求…

  求你啊!

  鸣…

  呜…

  快停…

  停啊!」这时,曹九已伸出指尖,把那紧夹起来的两片肥美阴唇扒开!

  透现出内里嫣红鲜嫩的迷人肉缝。

  那又湿又热的粗糙舌尖,已急不及待向着那嫣红嫩肉舔吮下去了!

  在曹九那根熟练灵巧的舌头,不断剌激下,令秀慧的身体禁不住连番地抽搐起来,大量的Yin水,亦自荫道内分泌而出。

  一股粘滑的液体自秀慧那肥美阴沪溢出,令曹九暗暗自喜,因他深知,秀慧虽千万个不愿意,自己亦能把她的情欲挑逗起来!

  想到这里,曹九便更为兴奋了。

  那张大咀巴,更把从阴沪溢出的液体全都吸吮到咀巴里!

  舌尖更不断向着那颗已突翘起来的阴核熟练地舔弄起来!

  良久过后,曹九那半秃头颅,仍是埋在秀慧双腿间不停蠕动着!

  咀巴在贪婪地把秀慧的的阴沪,吻舔过一遍又一遍后,曹九才一脸像似饱餐过后模样,缓缓地爬起来!

  但他那双眼睛,却一直紧盯在秀慧那湿滑一遍的阴沪上。

  才刚爬起来,他便伸出那粗糙的手,紧接地不停摸弄着秀慧那阴沪。

  这时曹九又再Yin笑地说道:

  「嘻嘻嘻,骚丨穴水真多、又够肥!

  陈太太果真个迷人的骚货呢!

  嘻嘻嘻!」这时秀慧那张俏丽的面孔,忽地一阵痛楚的抽搐起来!

  因曹九的一根指头,而一下子插进了她的荫道里去。

  而且更展开缓缓地的抽插!

  另一只手亦抓着秀慧一个丨乳丨房使劲地搓揉着。

  随着曹九的Yin笑声变得更加兴奋下,相反秀慧的面容就变得更为难受了。

  因曹九这时,已把两根指头一同插进了秀慧的荫道里去!

  看那只粗糙的手,正一边伸出大拇指按在那突翘起的阴核上揉搓着!

  而插进荫道内的两根指头,亦配合着拇指的动作在不停地抽插扣弄起来!

  在那极难受的Yin弄下,秀慧亦禁不住地自喉间发出连连的呻吟声!

  一波波的Yin水,亦大量从荫道内溢出。

  而曹九亦没闲下来,另一只手在搓揉捏弄着两个雪白的丨乳丨房,那张湿淋淋而发出恶臭的大咀巴,亦在秀慧那白嫩娇躯上疯狂地吻舔着!

  还不时向秀慧的樱唇深深的湿吻下去。

  在曹九那数根指头的剌激下,秀慧的荫道内已变得Yin水潺潺了!

  而那数根指头,亦不断地把力度与速度提高!

  指头在抽动扣弄着阴沪的唧…

  唧…

  唧响声,正夹杂着秀慧呵气连连的呻吟声!

  令曹九更加起劲地把秀慧Yin弄!

  在曹九手、口并施之下,秀慧忽地整个身躯绷紧地抽搐了数记!

  一股温暖粘滑的液体,亦从荫道内倾泻而出!

  而这时,曹九仍插在秀慧荫道里的两根指头亦停下来动也不动了!

  曹九这色老头,当然知道,秀慧已在情不自楚的情况下,失神地来了一趟高潮了!

  色途老马的曹九,待秀慧的高潮状态稍稍平静下来后,才缓缓地把指头从她荫道里抽出!

  还刻意地把那只已沾满湿滑液体的手,递到了秀慧的面前来!

  他还Yin笑地向秀慧说道:

  「嘻嘻嘻,看啊!

  还不承认自己是个又Yin又荡的骚货吗?

  你那又肥又嫩的骚丨穴,摸两下子便沾得老子满手蜜汁了!

  嘻嘻嘻!

  怪不得老公不在,便要四处勾搭了!」曹九说罢,便双手使劲地把秀慧的下身提屈曲起来!

  秀慧一双粉腿,更被大大的张开!

  让整个已湿滑一遍的阴沪,彻彻底底的呈现於曹九眼前!

  这时曹九又下流地说道:

  「操!

  陈太太的丨穴又肥又嫩,水真多!

  老子喜欢啊!」雪…

  雪…

  雪…

  啜…

  啜…

  晤…

  雪…

  雪!

  随着连串的Yin靡的响声,曹九那张大咀巴又再次疯狂地吻舔着秀慧的阴沪!

  他那根粗糙的舌头,却像灵蛇般不停地巧妙圈动,把从阴沪泄出的Yin液,都通通舔进咀里!

  而宽大的咀边,却又不停地渗出湿滑的唾液来!

  弄得秀慧整个阴沪也粘糊不堪了。

  曹九那布满闪耀油光的半秃头颅,正紧贴於秀慧双腿间忙个不停地晃动!

  阵阵说不出的难受抗拒感,迫使秀慧发出了仅余的蛮劲摆动着下身争紮起来!

  她还高声地向曹九喝骂道:

  「喔…

  你快…

  快停啊!

  不…

  不要呀!

  快…

  快滚开啊!」但秀慧那最后的拼命争紮,却给曹九用整个身子重重的压下而立时遏止了!

  而且更再度换来了曹九狠狠的掌掴了两记耳光!

  在给连番的遭受到曹九掌掴下,秀慧到了此刻,不但金星四目、神智不清!

  气力亦更是已完全耗尽了!

  剩下来的,便只可任由曹九为所欲为了。

  而满面怒意的曹九,却向秀慧臭骂这:

  「呸!

  你这他妈的臭货!

  水多得床单也给弄湿了!

  还敢在作甚么态?

  你这到处勾搭的臭表子,是男人的也可以操你的臭丨穴!

  像你这样的贱货,老子也看得上眼,该是你的福气啊!」在辱骂过秀慧后,曹九再次使劲地把她双腿张开,那油光闪闪的半秃头颅,又再度埋在秀慧双腿间疯狂的吻舔起来!

  良久后,他那张咀巴才渐渐地沿着那光滑的小腹缓缓地滑动以上!

  当曹九那张咀巴来到秀慧胸前时,那双粗糙的手,却狼狼地使劲抓握着秀慧那对坚挺的丨乳丨房拼命地吸吮起来!

  那肥大的咀巴,更不时把两颗粉红的丨乳丨尖全都含进咀里。

  他那些又粗又脏的指头,更深深地陷进两团充满弹性的雪白嫩肉里。

  在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肉的曹九、四处疯狂吻舔吸吮、捏弄下,秀慧那雪白娇躯,不但已给他那双粗糙的手,弄得留下了到处红红的指痕!

  一张发出难闻气味的咀巴,更不停把那些恶臭的唾液,任意沾染到秀慧的娇躯上!

  这时曹九那张贪婪的咀巴,已沿着粉颈一直来到了秀慧那樱桃小咀上,在一记深深的一记湿吻后,他忽地使劲握着秀慧的脸颊!

  呼吸急喘着,把一口一口恶臭的口气喷到秀慧的脸上!

  接着曹九吃吃地笑着说道:

  「嘻嘻嘻,漂亮的陈太太啊?

  老子要来当你的亲老公了!

  就让你嚐嚐老子的利害吧!」阵阵沙哑的Yin笑声下,曹九已使劲把秀慧双腿张开!

  兴奋得咧嘴而笑的曹九,在伸手摸摸秀慧那肥嫩的阴沪后,便提着他那根黑黝黝的粗大Rou棒,对准了秀慧的荫道口了!

  看着那紫黑色的巨大Gui头,而缓缓地把两片肥嫩的阴唇顶开了!

  噗哧的一声!

  曹九那根粗大Rou棒,只半根插进了秀慧的荫道内,便已令秀慧马上头向后仰的大叫起来了!

  这时曹九还喘息着说道:

  「嘎…

  嘎,陈太太的丨穴…

  丨穴…

  还蛮紧的啊!

  看…

  看来还…

  还没有给老公操滥呢!

  嘻嘻嘻!」接着,看他使劲双手齐施的狼狼地抓着秀慧的两个雪白丨乳丨房,那长满年老色斑的身躯,便奋力地再往前缓缓地挺进!

  在湿滑的肉贴肉磨擦声中,那巨大的Gui头,正把紧凑荫道璧续寸地破开!

  直至那根大Rou棒已完全插进了秀慧的荫道内!

  那巨大的Gui头,亦直抵住了子宫口,不能再前进后,才停下来!

  可怜秀慧只能够在哀嚎声中,流下了两行悲伤的眼泪!

  相反曹九则神情一脸满足的,紧闭着双目,享受着秀慧那娇嫩而又温暖湿润的紧凑荫道,正被自己那根Rou棒完全地填得满满的!

  这种Rou棒被嫩肉裹得紧紧的快感,曹九着实已多年没有再嚐了!

  重获多年未有再嚐的快感,令曹九显得更加兴奋!

  看他笑吟吟的瞪眼看一看秀慧,竟俯身吐出舌头,把秀慧的眼泪也舔进咀里去。

  腰腹下亦同时地旋动起来,令那在荫道深处的巨大Gui头,能与子宫口得到充分的磨擦!

  那种胀满酸软的感觉,令秀慧感到极度难受。

  这时曹九还下流的向秀慧说道:

  「怎么还哭哭啼啼?

  你不是很想男人操你的骚丨穴吗?

  嘻嘻嘻!

  陈太太总爱装着一脸的不愿,但你那湿湿的小丨穴,却又紧紧吸着我的大吊不放耶!

  嘻嘻嘻!」曹九的话刚说完,他那插在秀慧荫道内的粗大Rou棒,已开始缓缓地蠕动抽送着了!

  他那一身又皱又乾,兼且长满年老色斑的黑黝黝的身躯,此刻已完完全全地把秀慧那雪白娇躯环抱得紧紧的,他那结实的股肌,正不停地随着腰腹下的抽送而变得更加绷紧。

  曹九把整个身子重重压着秀慧缓缓地抽送一会后,秀慧那紧凑的荫道内,亦已变得相当湿滑了!

  随着大口大口的喘息,曹九的动作也加快!

  挺动着的身躯,幅度亦渐渐地增大和起劲了!

  那巨大的Gui头,亦连连地顶向子宫口的深处。

  看已泪如泉涌的秀慧,虽拼命地紧咬双唇强忍着!

  但随着曹九的侵犯变得激烈,阵阵胀满酸软的感觉,直透进体内的神经中枢,强烈的感觉,最终亦令秀慧禁不住叫出呻吟声来!

  「喔…

  喔…

  喔!

  不…

  不…

  要…

  啊…

  啊…

  喔…」面容显得难受极的秀慧,不断呵气连连的在呻吟着!

  秀慧的反应,却令曹九变得更兴奋!

  在急喘息中,他还向秀慧说道:

  「嘎…

  嘎,陈太…

  太叫得…

  真…

  真够骚…

  骚耶!

  嘎…

  嘎,那老…

  老子就…

  就让…

  你…

  你尽情的…

  叫…

  叫吧!」曹九说罢,便咬紧牙龈,腰腹下的挺动,亦随之而变得更剧烈!

  那把秀慧荫道填得满满的粗大的Rou棒,亦急速地在抽插!

  那又皱又黑的巨大阴囊,正不断地拷打在秀慧的盆骨上!

  而秀慧的整个身子,在曹九抽插下,亦被牵引得抛动起来了!

  曹九瞪眼看着秀慧胸前一对雪白的丨乳丨房,在自己的动作下,在不断地激烈晃动摇荡着!

  他虽已满头汗水的在急喘息,但亦兴奋得禁不住地咧嘴而笑。

  随着曹九不断把抽插的动作加剧,他那豆大的汗珠,亦如下雨般从身上洒落到秀慧那雪白的胸脯上去。

  经验老到的曹九,在经过一轮疯狂的抽插后,为免得过早便泄精!

  他亦把抽插的动作渐渐放缓。

  而且更不时俯伏到秀慧身上任意吻舔、摸弄!

  而那结实的股肌,却在不停地起伏着!

  房间内的睡床之上,就只看到一具黑黝黝而又满身长满年老斑纹的健硕身躯,正压在另一具雪白的女体上不住的抽动!

  湿滑的肉贴肉的磨擦声、男人的急速喘息、和女人的哀嚎呻吟声、已把这所简洁的小房子,演变成Yin靡的炼狱。

  而一直眼巴巴看着曹九把秀慧奸Yin的老王,却只是畏缩於房门外的一角!

  看他只是一直偷看着,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走进房里去,更遑论要他施出授手了。

  已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看曹九仍是压在秀慧身上不断地干!

  而到了此刻,曹九却忽地挺直身子,腰腹下的抽送动作,亦随之而变得更加使劲凌厉!

  霎时间,亦弄得秀慧的呻吟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一脸兴奋神情的曹九,欲火亦到达顶峰了!

  看他一手扶着秀慧的纤腰,另一手却抓着她的一个丨乳丨房!

  在急喘连连下,曹九仍发出那沙哑的Yin笑声!

  他还一脸得意地向着秀慧说道:

  「嘎…

  嘎,嘻嘻,陈太…

  太的丨穴,真…

  真好…

  好干啊!

  就…

  就让…

  让我射…

  射进去!

  替…

  替你…

  你老公,给你…

  你这臭…

  臭表子添…

  添一个小…

  小宝宝耶!」听到曹九这么说,秀慧更不住摇头苦苦地哀求道:

  「啊…

  啊…

  求…

  求你!

  不…

  不要这样啊!

  不…

  不要…

  喔…

  喔…

  鸣…

  鸣…

  求…

  求你…

  你吧…

  啊…

  啊…

  啊!」已兴奋到了极点的曹九,当然毫不理会秀慧的哀求。

  看他正不断地把抽插的速度与劲度提高,那又粗又大的Rou棒,在秀慧那荫道内,亦为发泄前作出一番疯狂的抽插!

  在猛烈的抽插下,曹九忽地全身一阵绷紧,浓浓的Jing液,亦在秀慧荫道内一泄如注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