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丧夫的姐姐
丧夫的姐姐

丧夫的姐姐


  我的姐姐最近遇上了不幸的事,姐姐与姐夫因为交通意外。而生离死别,姐姐虽然侥幸死里脱险,可是痛失至爱,精神上饱受打击,每天以泪洗脸,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身为姐姐唯一的亲人,感同身受,也流下男儿泪。现在我从校园搬到姐姐家里居住,以便照顾神智不清的姐姐。

  已经是姐夫去世一个多月了,姐姐仍然颓丧,念念不忘去世的姐夫。今晚姐姐终於可以睡熟了,我才松一口气。因为姐姐已经许久没有好好睡眠了。我也可以放松一下,我开启姐夫的电脑,上网检查自已信箱,都只是一些慰问的短信。我发觉桌面上有一条捷径是我的相片,便键入浏览,估计是姐姐和姐夫的生活相片。其中有档案的名称“我们的性爱”我便打开看看,随便开一段片段。哗然!原来是姐姐跟姐夫做爱片段,姐姐身材很好,看了几段之後,我的宝贝也竖起来,其中一段是姐姐的初夜。

  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我立即跑去看看姐姐,是玻璃杯掉在地上打破了。姐姐手里满是药丸欲放入口里,我扑上去将她手里打掉地上。

  我责骂姐姐:“你傻了吗!吃那麽多安眠药。”

  姐姐说:“弟弟!姐姐没法入睡,让我吃安眠药好吗!”

  我平心静气再说:“哎呀!你刚才已经吃了一颗。不可以吃太多了。”

  姐姐又再次流眼泪,双眼已经又红又肿,我不禁摇头叹息,我要设法令姐姐振作起来,否则不敢想像以後的事。

  我对姐姐说:“霞妹!霞妹。”我假扮姐夫身份呼喊姐姐。

  姐姐迷惑地望着我叫嚷:“老公!老公!”

  我又对姐姐说:“霞妹!你怎可以这样。你。好似熊猫……”我知道姐夫很喜欢熊猫。电脑桌面都用了熊猫做背景。

    姐姐更加迷惑地望着我叫嚷:“老公!老公!你是弟弟来的。不是老公!”

  我又对姐姐说:“霞妹!我是老公,你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你叫了五次救命,又咬了我的肩膀留下深深的牙印。”

  姐姐扑过来紧紧的抱着我,不停喊叫:“老公!老公!我非常挂念你。”

  我知道姐姐已经上当,以为我是姐夫上身,所以我看准时机对她作出要求,命她要好好生活,不可以再生自杀念头。神智不清的姐姐当然答应我的要求。

  我抱着她躺下来,让她睡在我的臂弯,她紧紧的抱着我。我感觉姐姐的两个乳房软绵绵贴近我,闭上眼精又带微笑的姐姐,突然伸手入我的裤子内,我不敢反抗,怕被姐姐识破我假扮姐夫上身,她掏出我的宝贝,不停搓揉,多温柔的手,弄得我兴奋起来,硬硬的竖起来。姐姐慢慢就静了下来,好像已经熟睡,我不敢乱动怕弄醒姐姐,姐姐仍紧紧扼住我的宝贝,没有放开。慢慢我也睡着了。

  睡熟的我,被姐姐吸吮我的宝贝弄醒,发觉姐姐已经全裸。跪在我身旁。

    姐姐发现我醒来了,就主动跨在我的上面,又轻吻我的脸还伸舌头入我嘴里,撩我的舌头。

  姐姐喊叫:“老公!你已经走了。你是弟弟。”姐姐拿起绵被掩着胸口。

  我立即说:“霞妹!你说什麽!我是你老公!”可能我太被动,不似姐夫,引起姐姐怀疑。

  我即刻拉开姐姐掩着胸口前的绵被,主动抓住的乳房猛搓,就像姐夫在影片中的动作,伸出舌头撩姐姐的小乳晕。姐姐又闭上眼精,还微笑起来。又伸手搓揉我的宝贝,徐徐将宝贝送入她的小穴,她的小穴已经湿漉漉了,轻易就将宝贝插入。

  姐姐开始呻吟起来:“哎呀。哎呀……”

  为了满足姐姐的要求,我仿傚姐夫叫嚷:“霞妹!你没吃饭呀!用力!快!快!”姐姐就疯狂摆动身体,上上落落。就让姐姐尽情叫喊。

  我这个初哥,有应接不下的感觉,姐姐照样狂吞我的宝贝。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姐姐越来越疯狂,我也开始适应。

  突然姐姐大叫几声停下来。对我说:“老公!我无力再来!你来吧!”

  姐姐伏下来。臀部向着我,我在抓头皮。犹豫了片刻。突然想起片段中的姐夫,有样学样,学姐夫一样,扼住姐姐的腰臀,猛推猛插。我又拿起姐姐的睡袍,横缠在姐姐腰间打了结,像姐夫一样拉着,拉动姐姐身体向後,又拍打姐姐的屁股,像跑马一样,姐姐被我弄得呱呱大叫,不停喊叫老公老公。我也被姐姐带动,情绪变得兴奋,抽插又抽插。我也变得疯狂,我猛力狂推,姐姐被我推倒床上,大字形伏在床上,我伏在她背上,从两脚中间插入去,继续推插,我双手按在姐姐的肩膀,抽插再抽插。

    姐姐继续呻吟地叫:“哎呀。哎呀……老公!你劲了许多!继续!我要!”

  我这个冒牌货来得有价值,希望可以令姐姐从新振作。我将精液射在姐姐的背上。我已经倦透了,躺下来休息,姐姐又扼住我的宝贝,慢慢又入睡了。

  到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姐姐正在换衣服。我对姐姐说:“姐姐!现在才八时多,你想那里去。”

  姐姐爽快回答:“我要上班去!你快起来吧!不然你就迟到,教授就会责骂你了。”

  姐姐就拉开绵被,将赤裸的我推去卫生间。又说:“我驾车在门口等你,上班顺道送你上学。快!快!”

  姐姐好像已经正常了,再没有神智不清,经过昨晚的事,姐姐是否已经想通了。

  沿路上,姐姐跟以往一样,叮嘱我努力读书。又说她已经请假太久了,要努力工作赚钱过新生活,好像已经忘记姐夫去世的伤痛。

  下课後!我赶快回去,我受了姐夫和姐姐做爱的影片吸引,上课时仍记挂着,我打开档案遂一细看,没想到姐姐和姐夫做爱有这样多玩法。现在我才知道为何同学们沉醉看AV,我也上了瘾,突然奇想想当男主角来。

  不久姐姐就回来,我已经煮饭和造好菜,姐姐的精神不错,胃口也不错,好了!姐姐终於可以从新振作。

  晚饭後,我回到房间忙於家课和温习,姐姐却不停在房门外偷望我,经过数小时温习终於完成,可以上床睡觉。已经十一时多。

  我很快就已经入睡了。突然有人在我耳边说话。

  姐姐轻轻说:“老公!老公!”我被姐姐惊醒了。

  我晃动起来:“姐姐!什麽事呀!”

  姐姐的脸色变了,由嘴角翘起带笑,变得死灰,姐姐摇头转身就离开。温习了整晚的我太累了,很快又睡着了。

  我又被姐姐惊醒,姐姐不停在我耳边叫嚷:“老公!老公!”

  我张开眼睛呆了一呆,望着姐姐。姐姐可能见我没有反应,又失望摇着头离开。姐姐一定是希望我又再鬼上身。

  我喊叫:“霞妹!霞妹!”姐姐立即转身跳上我的床,展露笑容向着我。

  双手拿着绳索的姐姐在笑淫淫。我问姐姐:“霞妹!是不是要绑绑!”姐姐点头。

  我便脱去身上衣物,让姐姐将我四肢分别绑在床头和床尾的床架上,我是从姐夫和姐姐做爱的影片中得知,他们是这样玩。

  姐姐很快已经将我捆绑起来,又替我戴上眼罩,开始吸吮我的宝贝,多温柔的姐姐,舔得我好舒服,姐姐又开始舔我的胸部,又吮我的乳头,不停搓揉我的宝贝,又送上乳房,让我吸吮她的乳晕,在拘束下有另一种感觉,又感觉有湿漉漉的在我的宝贝上轻擦,应该是姐姐用小穴撩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已经沾满了姐姐的淫水。

  姐姐在我耳边轻轻说:“老公!老公!我要!我要!”我便摆动下身,慢慢滑入姐姐的小穴。

  姐姐呻吟叫喊:“呀。”

  我图伸手抓姐姐的乳房,可是双手被绑着,戴了眼罩的我只感觉姐姐开始摆动身体,上上落落。出出入入姐姐的小穴,还听到姐姐满足的呻吟。

  我配合姐姐的动作,向上推插。姐姐呱呱大叫。

  鬼上身的我叫喊:“霞妹!*奸我,用力呀!”

  听到姐姐在哈哈大笑,耳熟能详的对话,是姐夫在影片中的对话,姐姐真的确信我是姐夫上身。突然姐姐咬我乳头。痛呀!

  姐姐停下来。松开我的脚捆绑,戴了眼罩的我不知道姐姐想什麽,只好任她舞弄,她将我双脚吊起来,向头上弯起,贴近跨在我上面的姐姐的背部。

  哗然!什麽东西钻我的屁眼,我大叫起来。

  姐姐说:“老公!你好喜欢假阳具插肛门呀!”

  我忍痛叫嚷:“是呀!霞妹!继续!”姐夫的影片有数十条,我还未看完,没想到姐夫喜欢这种玩味,我的泪已经流出来,好痛苦!

  姐姐说:“老公!舒服吗?”

  我忍痛叫嚷:“霞妹!好舒服呀!继续!”我心里想叫姐姐。

  你。你。手下留情。

  姐姐又开始摆动身体,让宝贝进出她的小穴,分散了屁股的痛苦,也慢慢适应过来。随着姐姐的叫喊,心情也开始兴奋起来,由痛楚变成快感。姐姐松开我的捆绑,我便抓着她的乳房搓揉再搓揉,也主动将她放下来,跨在她上面猛插,假阳具仍插在我的肛门,我继续推插姐姐的小穴。澎湃的兴奋涌上大脑,变得粗犷的我,疯狂地插,每一下都令姐姐呼叫不停。抽插再抽插。姐姐也疯癫了,我俩姐弟已经走入高潮。最後我将精液射入姐姐的口里。姐姐又扼住我的宝贝,呼呼入睡。

  过了一星期後,姐姐已经多天没有在晚上来找姐夫上身的我。我开始感到坐立不安。可能精液上脑,实在忍不住了,我拿起绳索冲入姐姐房间。

  一边叫着霞妹我来了,一边将姐姐双手捆绑在背後,拉开她的上衣,抓紧她的乳房狂吮,又将宝贝塞入她的嘴里,我又强脱去姐姐的厚厚的内裤,我已经急不及待,慾火焚身的我赶快要将宝贝插入姐姐的小穴。

  姐姐叫嚷:“老公!月经来了,不要!污蔑!”我已经火烧心。没法停下来。

  我叫嚷:“霞妹!我来呀!”我粗暴地将宝贝插入姐姐的肛门,鬼上身的我疯狂地猛插。拉着姐姐被捆绑的双手借力,出入紧紧的肛门。

  姐姐叫嚷:“老公!我要!快!”我便顺她的意思加快再加快。

  姐姐呻吟叫喊:“呀。”

  抽插再插,很快我就射出了,可能因为精液太满溢了,很快就出来。原来没有得射精真幸苦。幸好有姐夫上身。

  【完】字数:3042